《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4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燕北说道:“实不相瞒,我还真有点担心……”
  范昌明惊讶道:“你担心什么?”
  廖燕北反问道:“你觉得徐晓帆和陆鸣只见真的没有一点男女之情?”
  范昌明说道:“起码到目前为止,她和陆鸣只见并没有发生过苟且之事,并且正因为她和陆鸣只见并不是没有一点情感,所以,她才不至于因为表演过渡而受到怀疑……”
  廖燕北说道:“可陆鸣毕竟今非昔比了,他现在可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手握巨资,面对金钱的诱惑,别说是徐晓帆这种年轻人了,即便你我也不见得就能完全抵御诱惑……”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你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所以,必须速战速决,如果让他们把孩子都生下了,那我也不敢保证徐晓帆能顺利完成任务,好在徐晓帆有一个别人没有的优势……”
  廖燕北疑惑道:“什么优势,在陆鸣的那些女人里面,她反倒不是最出色的……”
  范昌明笑道:“我说的不是这方面,我指的是徐晓帆虽然已经改掉了坏毛病,但直到目前为止还是无法坦然的接受男人。
  从这一点来说,她应该不会陷入情感的烂泥潭,你也知道,做为一个卧底,感情才是最大的障碍,至于金钱的诱惑,我相信她能够抵御……”
  廖燕北说道:“但陆鸣知道她这个弱点,所以有可能对她不感兴趣……”
  范昌明说道:“那不要紧,我倒是希望他对徐晓帆的身体不要产生什么兴趣,毕竟,我不想让自己这个计划被人当成美人计。

  事实上,我更希望陆鸣因为徐晓帆的与众不同而对她一直有种新鲜感,并看重她的其他才能,这应该是一个属于心理学范畴的问题,在这方面我可比你修炼的深一点……”
  廖燕北笑道:“我可不认为像我们这种老头子能看得透年轻人的心理,不过,我觉得这个计划基本上是天衣无缝了……”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不过,我也把话跟徐晓帆说白了,她也没必要内疚,首先做为一个丨警丨察,必须坚守自己的底线,这一点她经受住了考验。
  此外,我没有让她去害陆鸣,反倒是给这小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只要他乖乖交出陆建民的赃款,我不但不追究他的责任,甚至还可以帮他扫清障碍,让所有人都承认他是陆云轩烈士的合法继承人。
  但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要逼他一下,否则,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这种人都未必经得住金钱的诱惑,陆鸣这小子那点觉悟,怎么会乖乖交出陆建民的赃款呢……”
  廖燕北说道:“但愿这一次能把陆建民赃款的事情彻底解决了。”
  范昌明笑道:“我这次在这小子身上可谓是煞费苦心,从几个方面双管齐下应该会有点效果吧,否则,这小子就是刀枪不入,好在这次不存在泄密的风险,徐晓帆的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廖燕北说道:“难道你忘了徐晓帆本人了?”
  范昌明说道:“说来说去你还是对她不放心……”
  廖燕北犹豫了一下说道:“不是不放心,而是基于以往的经验教训,心里总是有点不踏实,你这个方案毕竟是剑走偏锋,就怕引起不良后果。”

  范昌明问道:“有什么不良后果,最多不过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如果徐晓帆经不起考验,那这个刑警队长的位置也就不适合她,且不说别的,就是看在潘浩的一条命上,她还不至于和陆鸣坑壑一气吧。”
  廖燕北担忧道:“我担心的倒也不仅仅是徐晓帆,而是你那个配套方案,要知道,陆鸣和陆云轩的关系早晚有一天会大白天下,那时候他要是知道你暗中移花接木的话,恐怕不会善甘罢休……”
  范昌明说道:“这个不用你担心,我最近让人仔细了解了一下陆云轩的生平事迹和陆鸣的家史,慢慢发现上面为什么在宣传陆云轩的时候几乎没有提到他在梅源村的生活细节的原因了。
  其实,说白了,有人可能担心陆鸣的家史有可能给烈士脸上抹黑,所以对他采取了忽略的态度。
  且不说陆鸣一直是我们的怀疑对象,就是他的父亲也不干净,听说在陆家镇曾经为了一个女人杀了人,现在都可以查到有关历史记录,虽然有些年代了,可一旦被人翻出来,自然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何况,陆云轩后来又有了子女,所以,陆家镇这边不光彩的历史尽可能不提,我相信陆鸣自己对这一点也心知肚明。

  并且,严格说起来,知道他身世的人基本上都不在了,所以,他的身世根本就是一个谜,我们为了破案,为什么不能利用一下呢。”
  廖燕北说道:“可凭他眼下的实力,有可能被隐瞒一时,但早晚有一天会被他知道真相,到时候就怕他抓着这件事不放,你反倒会陷入被动的处境……”
  范昌明说道:“只要我证明他是陆建民遗产的非法继承人,那时候保证他会对这件事保持沉默,难道他还有胆量跟我闹?”
  廖燕北似有点无奈地说道:“既然你拿定主意就好……”
  范昌明说道:“你眼下把精力放在张昆身上,让吴淼调查神秘枪手的背景,至于陆鸣,我亲自来对付他,到时候就算是出了什么问题,起码你可以不受牵连,说实话,我已经做好了打算,万一我扛不住的话,这个局长的位置非你莫属……”

  廖燕北急忙摆摆手说道:“你还是先别给我戴高帽子,我们两个是一条绳子上蚂蚱,不出事便罢,否则谁也跑不掉……对了,关于孙维林挪用公司资金炒股票的举报你打算查不查?”
  范昌明说道:“这事就交给经侦上去查,我主张先不要直接跟孙维林正面接触,否则还没有开始查呢,廖声远就会出来干涉……”
  廖燕北说道:“孙淦眼下正在冲刺省委副书记的宝座,如果能查实孙维林挪用公司资金炒股的话,虽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但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污点,起码也是一桩丑闻吧?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想利用一下?”
  范昌明说道:“不用查我也知道这事儿**不离十,不过,只要我们上门调查这件事,凭着孙淦父子的影响力,马上就可以通过各种融资手段补上窟窿,到时候我们基本上算白忙活。
  我已经让经侦上派人去证券交易所和银行暗中调查了,一方面要搞清楚孙维林在证券市场的投资规模,另一方面要了解他在银行的贷款情况,如果孙维林挪用的是银行贷款进行炒股的话,我们就逼着银行去查……”
  廖燕北说道:“银行的人哪有胆子去查他?”
  范昌明说道:“那就要看这些行长们屁股干净不干净了,他们再怕孙维林的权势,也不会愿意替他陪葬吧。
  所以,我们只要拿着鞭子在行长们屁股面监督就行了,他们如果知道孙维林拿着贷款投资证券市场的话,肯定不会装聋作哑,谁要是装聋作哑,我就查谁……”
  廖燕北笑道:“你果然老奸巨猾,这样一来,既不会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又在暗中给孙维林脖子上套上了绳子,然后让银行的人去勒紧这条绳子,即便憋不死孙维林,也会让他喘不过气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