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03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县长?你怎么过来了?你要干什么?你还带来了丨警丨察?”廖志成一脸讶色的质问李睿,表情还有几分茫然。
  李睿冷笑道:“我干什么?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在干什么?你把我们卜县长带到房间里想要怎样?”
  廖志成错愕过后大方一笑,道:“说起来都要怪我啊,是我不好,非要卜县长喝了那杯路易十三,结果卜县长刚喝完就醉倒了。我有心送她回去休息,但怕夜风寒凉她会生病,所以只能自作主张,让Vicky把卜县长带到她在酒店开的房间里来了。不过我这可全是出自公心啊,李县长,我可没有半点坏心思。如果我有坏心思的话,也不会让Vicky留在房间里了,对不对啊?”
  Vicky此时已经确认过门外没有一个丨警丨察,她脸色阴沉的走回到卧室里,语气冷冰冰的质问李睿道:“李县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居然假扮丨警丨察骗我开门,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私闯民宅?”
  李睿恨恨地斜了她一眼,目光回到廖志成脸上,问道:“你让Vicky把她带到房间里休息可以理解,可是你又在这里做什么?我记得你住在招待所啊?”

  廖志成一脸无辜的道:“我担心她呀,所以结完帐后上来看看她,难道不可以吗?我是打算看过她后就回招待所去住的呀,谁知道还没来得及走,你就突然跑来了,你是怎么知道卜县长喝醉的呀?”
  李睿尽管明知道他说的都是假话,但情急之下又找不到什么证据,只能是暂时假作信了,迈步来到床边,凝目望去,见卜玉冰脸色酡红,呼吸急促,伸手试探下她的额头,还有点火热,说是醉酒倒也可信,但要说她只喝了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就醉到这种地步,就不可思议了。
  Vicky走到他身旁,没好气的确认道:“我们廖总说的都是真的,卜县长喝多了,我担心送她回去她会着凉,就好心把她扶回了我的房间,其实这主意还是我出的呢,而且我会留下来照顾她一晚上。至于我们廖总,他是担心卜县长,所以上来看看她,等看完就会回招待所住的。不知道李县长突然跑过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我们的用心吗?我们又能对卜县长做什么事情?退一万步讲,就算我老板喝多了,想对卜县长不轨,又怎么可能当着我的面做呢?哼,某些人真是习惯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李睿心说你还是给我歇着吧,你这话也就是骗骗三岁小孩子,卜玉冰醉成这样正常吗?是喝酒喝醉能表现出来的样子吗?她这完全就是被人下药的模样,目光转处,忽然发现桌上放着一个真皮包装的酒盒,心中一动,有了计较,指向那个酒盒问道:“卜县长就是喝这个酒喝醉的吗?”
  廖志成见他关注起那瓶酒,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下,想否认却又怕他上前查看,只能硬着头皮道:“对啊,怎么啦?那是Vicky从香港带回来的路易十三,一瓶就几万块。若非我和卜县长引为知己,我都不舍得请她喝呢。”
  李睿冷笑道:“怎么啦?我怀疑那瓶酒里被你们下了迷药,否则卜县长怎么会只喝一杯就醉得人事不省?我要报警,让县公丨安丨局刑侦大队出动技术人员,过来对这瓶酒的成分进行化验。”
  此言一出,廖志成吓得脸色一白,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Vicky反应迅捷,忿忿地道:“李县长你到底要做什么?先是怀疑我们的好意,现在又怀疑我买回来的酒水,你是不是连我这个人都要怀疑?我告诉你,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报警,告你骚扰。”

  李睿嗤笑道:“美女,拜托你说话前过过脑子,这个县的县长在房间里躺着,副县长在怀疑你们,你说这个县的丨警丨察会帮谁?还告我骚扰,你告一个试试?”
  廖志成上前陪着笑说道:“李县长,我也不得不说,你实在是想多了,这瓶路易十三只是酒劲儿有些大,里面怎么会有迷药成分呢?我们又怎么会往里面添加迷药?那样有什么用?”说完递给Vicky一个眼色。
  Vicky气冲冲的向外走去,道:“我这就打电话报警,实在是欺人太甚!”
  李睿留意到廖志成的眼色,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也知道不能让Vicky出去,上去一把扯住Vicky手臂,把她拉扯回来,推到卧室里侧靠阳台位置,喝道:“不许走,要报警在房间里报警!”说完指着廖志成道:“你少给我废话,昨晚上你对招待所大堂经理做过什么你忘了?你这样的禽兽还有脸跟我解释?”

  廖志成陪笑道:“昨晚我那是喝多了,但其实我是一个好人……”说着话吩咐Vicky道:“李县长既然怀疑那瓶酒,那Vicky你喝一下,向李县长证明一下那瓶酒的酒劲儿威力。”
  Vicky明白他的潜台词,是要自己消灭罪证,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走到桌前,掀开酒盒,拿出那瓶酒拔出塞子,也不找杯子,直接仰头就灌。
  李睿听廖志成强调的是“证明那瓶酒的酒劲儿威力”,也就是说,就算酒里有迷药,Vicky喝下去变成和卜玉冰一模一样的晕迷状态,可也会被归结是酒劲儿太大,而非迷药药效作用,自己又岂能让他想法得逞?而且Vicky喝光了瓶中酒,丨警丨察来了又拿什么进行分析化验?上去一把就将酒瓶抢到手里,放回桌上,冷喝道:“干什么,想毁灭罪证吗?这瓶酒要留着过会儿给技术丨警丨察进行分析化验。”

  廖志成眼看他被Vicky拖住,转过身背对自己,对自己没有任何防范,一时间恶向胆边生,踩着薄薄的地毯,悄无声息地走到床头柜那里,拿过上面一个巴掌大小、厚重结实的玻璃烟灰缸,转身快走几步到李睿身后,扬起烟灰缸就朝他头顶狠狠砸去,打算把他打倒在地或者打晕,然后带Vicky跑路,阴谋已经被人识破,再不跑路可就要坐牢了。
  说来李睿也是运气好,他在这一刻疏忽了对廖志成的防范,根本不知道廖志成在背后朝他下手,本来是要挨这狠狠一下的,虽然不会受到重伤,但也要吃痛甚至是流血,可戏剧性的是,Vicky居然帮他示警了。Vicky眼见廖志成高举烟灰缸狠狠砸向李睿的脑袋,吓得脸色大变,呆呆的看着他的动作。李睿留意到Vicky看着自己身后表情变幻,瞬即意识到自己有危险,上半身第一时间向左偏移。
  他刚刚作出自救动作,廖志成手中的烟灰缸也已经擦着他的脸颊砸过,在他余光范围内划过一道光影。
  廖志成一击砸空,又惊又气,想也不想,抬手想要再砸,但身经百战的李睿哪会再给他机会?李睿倏地转身,左手扬起,抓住他持着烟灰缸的右手小臂,右手握成铁拳,连珠炮也似的对准他那张帅气的国字脸就是一顿殴击。廖志成根本没有任何的抗击打能力,中了一拳就差点仰面摔倒,何况是连续五六拳,只被打得连连后仰,很快倒在席梦思上。李睿又把他扯到地上,抬腿对准他脑袋踢了几记重脚。廖志成惨叫一声后晕了过去,躺在地上不动了。

  李睿出口恶气,心中大爽,哼了一声,不屑的看着他说道:“我本来只是怀疑你,但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的阴谋,你要是跟我硬扛下去,我还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报警了,你也能多挺一会儿。可惜你自己做贼心虚,暗里朝我下手,这反而表明你是因阴谋败露而铤而走险。呵呵,真是笨蛋到家了!”
  日期:2018-06-2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