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3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福点点头,也不说话,走到石壁前,举起手中清虚剑。也不见他如何捏决施法,只是简单的把手里清虚剑一下捅进了面前山壁上。
  阳神天师的威力自然非同小可,清虚剑捅进去之后,我只感觉脚下猛地一个晃动,然后四周响起了“隆隆”的声音,就跟发生了地震似的。
  紧接着。“砰”的一声,阿福面前的山壁炸裂开来,从清虚剑捅进去的地方开始,四周先是蜘蛛网一般裂开了无数碎纹,紧接着无数碎石落下,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凭空出现。
  等那些碎石落完之后,王灿第一个走进去查看,结果几秒钟之后他就又出来了,一连的不可思议,伸手指着那个洞口,对我说道,“里头都进去七八米了。可前面还是石头,这石壁居然还没穿透。”
  七八米了还是石头?我抬头看了一眼面前这块石壁的面积,再想想七八米的厚度,若真是风暴导致的巨石堵路,这巨石得有多大啊,比太岁都大得多。石头密度大概每立方米三顿。眼前这巨石,怕不有几十万吨都不止。
  我还犹豫着该怎么办,那边王灿却是不服气了,转头对阿福又道,“你进里头,继续往前开洞,我就不信了。”
  王灿有令,阿福自然不会拒绝,二话不说就提着清虚剑钻进了洞里。不久之后,又是一声闷响,这回不等王灿进去查看,阿福先走了出来。对着王灿和我摇摇头道,“我又挖了十几米深,前面还是石头。”

  若说七八米厚的巨石挡路我还相信,可这都挖了二十多米了,里面还是石头,绝不可能是巨石挡路或者地震造成的,结合前面的发现来看,很明显,这石壁是本就存在的,不是巨石,根本就是四周这山体。
  怎么会这样?先前那个巨大墓室,还有里面的小墓室、血棺、血门。一切难道都是假的,是幻觉?
  可我转头看了眼麒麟,闭眼感受了下身上的天师真元,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根本不是幻觉。但这石壁又该怎么解释?
  我和王灿又是大眼瞪小眼,不得其解。
  沉默片刻之后,我转头看了看胖子,这家伙还是乐呵呵的咧着嘴笑,丝毫没有要跟我解释的意思。没办法,我只好颓然叹口气,叫上王灿他们,一起离开了墓地,回到了青铜巨门之外。
  巨门外不远处,就是早先梁天心和乔思贵挖掘的地道,而在他们地道的另一边暗处,还有另外一个地道,四周都是新土,乃是王灿他们进来时候挖掘的。因为梁天心在这里布置了两个探照灯,灯开之后,光线虽然照的青铜门那里纤毫毕露,但光线找不到的地方却黯淡异常,是以他两人之前根本没发现这个地道。至于胖子父子,也是从外面发现了王灿他们挖的地道,跟着进来的。
  我们沿着梁天心挖的地道一起走出去,重新回到地面之上,在我先前住的酒店里开了数个房间,一起住了进去。
  出来的时候虽是早上,但先前在蚩尤墓里,众人都是心神紧绷,又接连遇到诸般事情,身体早就疲累不堪,所以住下来之后,就都各自回了房间,准备先休息。
  我虽然也很累,但却没睡觉。而是把小狐女叫了过来,询问她在蚩尤墓里被风暴卷回去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狐女一脸迷茫,告诉我说,被卷进去之后,她就昏了过去,什么都不记得了,等再次醒来的时候,胖子已经在她身边,叫着她一起离开,其他的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

  跟胖子那家伙一看就有事情瞒着我不同,小狐女一脸迷糊,显然说的是真话。
  看来她也不知道,我摇摇头,正准备让她回去休息,结果小狐女嗫喏又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从那里出来之后,我好像……好像变厉害了?”
  “什么变厉害了?”我一时没听懂,反问了一声。
  小狐女抬起自己的右手,一团绯红色妖力喷涌而出,在她掌心形成了一个绯色光团。
  这下不用她解释我也明白了。早先在广州,她母亲曾告诉我,瑶瑶有识曜初期修为,妖族本来到了天师境界才能化形为人,但因为青丘一族的独特,才能在识曜境界便化形。而且当时我还跟瑶瑶交过手,她的确是识曜初期无疑,被我一挥手便击退受伤。
  可现在看她手中这团妖气,至少到了识曜圆满,与天师境界恐怕也只差一线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一夜之间从识曜初阶到识曜圆满,距离天师只有一线之隔,这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便是吞了一整条真龙脉,恐怕也做不到。
  我忙开口询问瑶瑶到底怎么回事,结果她自己也是一脸迷茫,跟我说她根本不知道,只是醒过来之后才发现不对劲的,当时只是觉得体内妖力充沛,但也没多想,等回到酒店之后,自己调动妖气试了一下才弄清楚,自己也被吓到了。
  看她小脸煞白煞白的,的确是被吓的不轻。瑶瑶从小被李林奇夫妇养在家里,不跟外界接触,胆子本来就小。遇到这种事,没有高兴反而害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皱眉思索了半天,也想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最后让瑶瑶坐下,检查了下她的身体,确定她体内一切正常,这才放下心来,温声安慰了她几句,让我回去睡觉了。
  瑶瑶走后,我躺在床上依旧睡不着,闭眼思索着先前的事。
  胖子显然是清楚一切事情的,只是他是我朋友,他不说我也不能逼他。唯一担心的是,他修为低,遇到事情可能无法做出正确判断。若里面发生的事对他是好事也就罢了。万一是什么坏事,他自己又弄不明白,回头再遇到危险,那就麻烦了。
  心里这么寻思着,我决定还是要去找胖子一趟,必须得弄清楚他有没有危险。
  正在我准备起身出门的时候,门口却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我走过去开门一看,来的人正是胖子,他正咧着嘴笑呵呵的站在门口看着我。
  这下也省的我再去找他了。我没好气的让他进来,关上门,把他按在沙发上,不等他开口,直接问他道,“说吧,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为啥瞒着我?”
  他偷偷摸摸的来找我,显然是准备告诉我实情的,所以我也没客气。
  胖子不说先笑,傻呵呵的咧嘴笑了半天,等我没耐心想伸手揍他的时候,才终于收住了笑,神秘兮兮的对我反问道,“你猜我在最后一个血门里拿到了什么?”
  我猜?我一巴掌就抽到了他脑袋上,“我猜个屁。拿到什么,你赶紧说,别墨迹。”
  被我抽了一巴掌,胖子这家伙也不恼,反而笑的更开心了,眯着眼乐呵呵的又说道,“你猜猜看嘛,反正血门里头都是蚩尤的东西。陆振阳是得了蚩尤传承,那俩天师分别得了蚩尤的法器,王灿是蚩尤神力,你那麒麟怎么回事我不太清楚,但我得到的,也是蚩尤的东西,你猜猜看,蚩尤除了那些东西之外,还有什么。”
  他这一说,我也思索起来。蚩尤神力和蚩尤传承自不必说,那个麒麟实际上是蚩尤纹在身上的蛊虫,而两件蚩尤法器,也是蚩尤雕像中就有的东西,当然,还有把蚩尤斧,不过不知为何已经被陆振阳在早先的殷商王陵之中得到了。
  日期:2017-07-07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