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9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生,请你实事求是地说。”温朝阳加重了语气。
  助手医生看着温朝阳,声音很低沉,缓缓地说道,“一百零一块弹片,他身脖子以下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这里,颈脖的左侧,一块弹片差点切断了他的颈部动脉。躯干,四肢,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了。”
  “医生,你直接说吧。”温朝阳忍耐着。
  助手医生缓缓地说,“我的意思是,他能活下来,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他的左腿原本有旧伤,钢板都没有拆掉。这一次再次受创。只是,左腿的问题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右腿……”
  温朝阳突然爆发起来,揪着他的衣领:“我让你他-妈-的直接告诉我他的腿能不能保住!”
  平时脾气好的人发起火来,天地都要变了颜色。
  石磊大步走过来保住温朝阳,拽开他的手,道,“政委,冷静,冷静。”
  到头来,最不冷静的石磊反倒成了最冷静的人。
  “医生,你说吧,我班长的腿能不能保住。”石磊语气平和地问。
  助手医生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李师长不是凡人,我相信他能自己站起来的。”
  “我-操-你-妈-的!”

  石磊突然疯了一般爆炸开来,扑向助手医生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温朝阳冷静下来,连忙死死的把石磊抱住,冲助手医生大喊:“快跑啊,站着等死啊!”
  助手医生屁滚尿流的跑了。
  “老子杀了你个庸医!”石磊狂吼着。
  尽管委婉,但石磊还是马明白了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医学,李牧已经没有办法站起来了!
  早,冯玉叶起床,看见李牧已经半靠在床头那里,看着前面像是在发呆。
  “你醒了,我去打水给你洗漱。”冯玉叶穿了外套,穿鞋子要往洗漱间那去。
  病房很高级,七十多平方的大套房。
  李牧说,“把窗户开一下,我看看外面。”

  “好。”
  冯玉叶走过去哗啦啦的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阳光和风,柔柔的灌进来,病房里的空气为之一清。
  李牧贪婪的呼吸了一口,“舒服。”
  冯玉叶开心地笑了,“等着,我去打水。”
  有特护人员,但冯玉叶根本让他们进屋的机会都没有,护理全都是她亲自在做。

  到了今天,已经是第三十天了,李牧在医院,躺了足足三十天,并且,还会持续更长的时间。
  他离不开床,每天都需要冯玉叶按摩他的各个部位的肌肉,而每一次做这项工作,看到所按的地方全都是伤痕,冯玉叶总是无法控制眼泪。
  废人一个了,李牧的意志很消沉。今天看到李牧精神不错,冯玉叶再开心不过了。
  冯玉叶洗漱完毕,打了一盆温水端过来,和往常一样给李牧擦脸,手,身体,脚,身每一处,都擦得很仔细。
  李牧心疼地握着冯玉叶的手,看着仿佛老了十岁的冯玉叶,轻轻摸着她额头的皱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一个月,冯玉叶憔悴得判若两人。

  李牧心疼不已,自责却是越来越深,更加的认为自己这个废人拖累了老婆孩子。顾了大家,顾不了小家。在很多很多时候,那可能是一句口号。在很多很多时候,李牧也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死不算什么,现在这个样子,才让他难受。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还不如死。他可以狠心的去死,把家庭扔给冯玉叶,总得有付出的。但他无法做到现在这个样子还能保持着坦然受之。
  是啊,二百多万人,缺了你一个什么,没了你部队不打仗了吗?当然不,只是,如果必须要有人去死,那么自己去和别人去,又有什么区别呢?别人没家庭吗没有孩子吗?
  都明白,都深切的有这样一个觉悟。
  因此,冯玉叶前面几天叨叨说了几遍,便不再说了。确切地说,作为军人家庭出身的孩子,冯玉叶早有这样的觉悟,作为军属同时作为现役军人,她更有这样的觉悟。

  “这样挺好,他站不起来了,不折腾了,我照顾他一辈子。”冯玉叶对张宁将军说。
  有了白发的张宁将军了车离去才留下老泪。
  “我去打早饭,想吃什么?”冯玉叶问。
  李牧笑道,“我想拉屎。”
  白了李牧一眼,冯玉叶说,“你再恶心点。”
  说着,轻车熟路地把李牧扶起来,让他坐到轮椅,然后推到宽大的厕所哪那里去,再扶着他坐到马桶,这才说道,“我去打早饭了,你自己解决。”
  “没问题滴,去吧,老婆。”李牧的笑容灿烂得很。

  带厕所门,冯玉叶往外走,一边走泪水一边的流。
  厕所里,李牧抱着脑袋,剧烈地哭,无声的哭,用力的捶打右腿,然而,根本没有用。
  夫妻俩似乎早有默契,他不愿让她看到他哭,她不愿意让他看到她哭。厕所,只是一个彼此都知道的借口罢了。
  李牧抬起头抹干净眼泪,慢慢的运劲,深深呼吸,他抬起双手,尝试依靠双腿的力量站起来。他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右腿一动不动,没有丝毫的知觉。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他放弃了,重重的坐下去,呆呆的无神的望着前方。
  彻底废了。
  他缓缓闭眼睛,心里慢慢的对自己说,不折腾了,不折腾了,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在自己身,认了吧,下半辈子,和轮椅以及拐杖打交道吧。还有遗憾吗,有,很多很多的遗憾,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做。
  可是又能如何呢,李牧,你不是救世主,你也仅仅是一个凡人,你也有站不起来的时候。
  所以,这样吧。
  他安心了,心安理得的,尽管他自己十分清楚,那是伪装出来的。
  认了吧。
  他艰难的用双臂撑着坐到了轮椅,慢慢的挪了出去,来到窗户前面,往外看着。外面是很多高大的树木,还有草地鲜花什么的,不知名小鸟叽叽喳喳的飞来飞去,清晨的阳光好得很。
  远远的传来番号声,部队出操了。陆军医院边是一个兵营天天的军歌嘹亮。想到再也不能跟着部队出操、训练,李牧心阵阵的失落,极度的悲伤。他才三十岁啊,他这个年纪的军官,是军的主力干部,应当奋战在部队的作训一线的,怎么能够与轮椅相伴呢。
  有脚步声,李牧连忙抹干净最后一点泪痕,调整了情绪,让自己看去显得开心。冯玉叶拎着早饭进来,在茶几那里摆好,说,“大米粥,小米粥,咸菜,馒头,豆浆,油条,包子,鸡蛋,几个小菜,都是你爱吃的。”

  置放完毕,冯玉叶走过来推着李牧过去。
  李牧说,“天天这么吃,我都快成猪了。”
  冯玉叶给他打了一碗粥,要喂他吃,他接过来,两个手有些颤抖的,一点点的舀着吃。
  “吃饱了我给你按摩,保证你不会胖。”冯玉叶说。
  她知道他在意的是身体的力量,全身的肌肉因为长达一个月的缺乏锻炼,已经开始有萎缩的迹象。冯玉叶坚持每天三次进行按摩,缓解这种现象。
  日期:2017-07-07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