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老板说:“好,做生意讲究诚信,你拿钱我卖货,但是价高者得,光哥,你有意见吗?”
  田光说:“我没意见,我要看看张老大到底有没有这个实力,我出两千五百万。。。”
  “田光,你做生意才多长时间,你有这个钱吗?人要量力而为。”肥猪张嘲笑着说。

  田光拍拍我的肩膀,说:“我有个好兄弟,给我赢的都不止两千万了,你说我玩的起吗?”
  田光说完就瞪着肥猪张,脸色变得难看,现在才是发力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变化。
  肥猪张瞪着田光,说:“好,你是要跟我斗到底了是吧?好,田光,咱们就看看谁笑道最后,三千万,我就不信你能拿出来更多。”
  田光说:“三千二。。。”
  肥猪张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心里知道他在考虑,现在田光有点冒险,三千万已经很多了,我相信以肥猪张的能力,三千万差不多了,而且这块料子的价值在四千万左右,我不知道肥猪张还会不会跟,如果他放弃的话,那么我做的一切都白费。
  “三千五。。。”肥猪张思考了良久之后,才说了这个数字。
  田光皱起了眉头,没有说话, 而是咽了口唾沫,肥猪张笑了起来,说:“敢跟吗?”
  田光走到椅子前坐下来,没有说话,肥猪张嚣张的说:“就知道你没这么多钱,齐老板,给我开单子。”
  齐老板笑了一下,将田光的卡还给他,但是却说:“肥猪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刷卡还是现金?”
  肥猪张有点生气,说:“凭我的面子,还怕我会跑了吗?”
  “那对不起,肥猪张,你的面子可值不了三千五百万。”齐老板毫不客气的说。
  “妈的,齐老板,你可记住你的话。”肥猪张冷冷的说,说完就打电话。

  我听着肥猪张到处是在借钱,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的借,听到这里, 我就放心了,三千五百万应该是他的底线,他没有那么多钱,不过这样刚好,我看他怎么翻身。
  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来了不少人,送的都是现金,肥猪张把现金推到齐老板面前,说:“这是一千万现金,这是我的卡,里面有两千万,你数数。”
  齐老板笑了一下,说:“那是应该的。。。”
  肥猪张气的是一鼻子一脸,但是没说话,而是坐在一边等着,齐老板拿着点钞机点钱,我估计得一段时间才能成。

  “邵飞啊,人呢,得从一而终,一脚踏两船,是江湖大忌,等会,我就会教育教育你,这个教训,够你铭记一辈子。”肥猪张冷冷的说。
  我看着肥猪张,他估计这个时候想杀我的心都有了,但是我还没说话,田光就说:“不必张老大动手,我的兄弟,我会教育。”
  肥猪张哼了一声,没说话,这个时候齐老板点完了钞票,说:“肥猪张,对数了,货归你了,要我的人切吗?”
  “屁话,我自己切啊?给我找最稳的师父来。”肥猪张生气的说。

  齐老板点了点头,还是那副以和为贵的样子,他说:“刘师傅,动刀子。”
  肥猪张指着我,说:“怎么切,说。。。”
  我看着石头,我说:“这块料子首选还是赌镯子,开窗的地方有色有底,就以这个为中心,来一刀,如果色进去了,那么料子保本,如果里面的色在好一点的话,就赚了,如果底子在干净一点,那么这块料子翻两倍不是问题。”
  肥猪张说:“从中间切。。。”
  师父本来想说什么,但是齐老板眯着眼睛摇了摇头,于是师父就闭嘴了,拿着石头放在切割机上,很快,我就听到了切割机摩擦石头的声音,我心里再冷笑,肥猪张看你走运不走运了,如果你走运,我就玩玩,如果你不走运,你就完了。

  石头一点点的被切开,我看着火化四溅的石头,我没有躲,而是在火花之中等待着我,热血澎湃,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肥猪张,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肥猪张喝着茶,有恃无恐,他说:“田光啊,人呢,得有实力,你明明知道邵飞挑的料子都是极品料子,但是你没钱,没办法,只能看着我把料子夺走啊,但是你记住了,这只是开始,没有五爷我依然能行的,看我以后在怎么瑞丽超过五爷。”
  肥猪张的话很平淡,但是越平淡越能体现他内心的狠厉,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料子,都在等着料子创造奇迹,在他话落音之后,料子开了。
  肥猪张紧张的看着,突然师父说了一句:“哎呀,糟了,水沫子,又是水沫子啊。。。”
  我听到师父的话,紧紧的握着拳头,冷笑了起来,果然如此,果然还是水沫子,哈哈,这就是会卡的料子,高色多,但是水沫子也多,肥猪张,你完了。

  肥猪张站起来,有点慌张的走过来,看着料子,紧张的问:“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
  我看着肥猪张,我说:“料子完了,外面都是表色,里面是水沫子,也就是一种不值钱的料子,这么大大概能卖十几万吧。。。”
  “什么?十几万?你他妈的,老子花三千五百万就换了十几万?你逗我呢?”肥猪张疯狂的对着我吼。
  我看着他双眼通红,就知道他愤怒了到了极点,我说:“对不起张老大,赌石就是这样,有输有赢的,我说过的。”
  肥猪张抓着我,说:“你妈的,老子弄死你,我弄死你。。。”
  田光说:“送张老大上路。”
  田光的话说完,我就看着田老五冷笑了一下,他跟柱子走了过来,柱子朝着肥猪张一拳,打的他弯腰田老五把布塞进他嘴里,两个人一气呵成,然后柱子抓着肥猪张,朝着电梯走,傻强要动手,但是他还没说话,田老五就对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吓的傻强连话都不敢说了。
  田光这个时候站起来,扣上西装的扣子,从齐老板哪里拿了厚厚的一叠钱丢到傻强的面前,说:“给你跑路的钱,你老大完了,识时务的就滚远一点,否则,你知道后果。”
  田光说完就朝着我勾勾手,我木讷而迷茫的跟着他走了过去,我们几个进了电梯,当电梯合上的那一瞬间,我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但是我感觉不会是好事情。
  张奇按了楼层,是顶楼,吉茂赌石店有三十多层楼,上顶楼干什么?我看着挣扎的肥猪张,但是柱子的手像是钳子一样抓着他,连动都不能,突然,门开了,我们走了出去,他们两个把肥猪张给拉了出来,然后将肥猪张按到了护栏前。
  我看着,有点傻眼,田光说:“邵飞,他怎么对你,现在都可以还回去了,送他上路吧。”
  我有点呆滞,我说:“你要我杀人?”
  田光说:“赌石输钱跳楼的多,他是自杀的。”
  田光的话非常的平静,但是却让我感到来自骨子里的害怕,对,这才是田光,这才是他。。。
  我摇头,我不会杀人的,就算是肥猪张对我侮辱过,但是我也不会杀他的,田光看着我,说:“男人,要狠。。。”
  我摇头,我抗拒,突然,我看着张奇走了过来,他抬着肥猪张的脚,说:“我老大的手是干净的,脏活我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