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齐老板让我们等一下,然后他就进他的办公室,我感觉他的办公室像是一个藏宝库一样,不知道到底藏了多少上等极品的料子。

  田老五拿着匕首刮手指上的皮,闷声不响,这不像是他的性格,田光也不说话,周围没几个人,虽然说气氛平平淡淡没什么不对的,但是我总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氛。
  这个时候齐老板出来了,身后跟着几个人,拉了一堆料子,大的小的都有,我就过去看料子。
  “我最后的库存了,都在这里,你看看。。。”齐老板说。
  我看着这批料子,价值应该上亿了,别看只是一堆石头,但是换成钱却能值好几亿。
  我拿起一块黑沙皮,我最怕的就是黑沙皮的料子,所以我打算赌黑沙皮,这是一坨莫西沙的料子,整体刷皮,分段开窗,开窗表现糯种,晶体略细,水头不强,光泽度略好,墨玉范围,窗口部位墨色感略好些,但渐变明显,出牌子,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小千万范围。
  这块料子敢赌就赢,所以我丢了。
  我又拿起来一块料子,不大,只有拳头大小,但是却是不规则的月牙形,从皮壳看,应该是莫湾基的料子,偏浅层刷皮擦口半赌石,擦口也有色,虽然色明显,但色较干,种水不强,结构有限,风化不均,人为刷皮较重,内部赌较好种水的空间有限,浮挂色的感觉明显,色跑皮几率较大,并且色渐变,色不集中的风险较大。
  这块料子赌输的可能极大,肥猪张虽然不懂赌石,但是我想这块料子他也不会心动,我要找一块让他怦然心动的料子,这个局我要布置的精细一点,所以不能马虎。
  我挑了有半个多小时,每一块都看的很仔细,但是没有我想要的料子,但是我没有灰心,继续挑。
  突然,我看都一块开窗的料子,很漂亮,非常的漂亮,我急忙拿了起来,仔细打量起来,料子是会卡的料子,是一块黑乌沙,但是偏灰,我看着皮壳应该是会卡中层的料子。
  总体来说是会卡偏中层开窗半赌石,我看着窗口,糯种局部略显化感,晶体略细,水头略好,光泽度略好,棉絮感略突出,瓜皮绿底偏蓝,出飘色牌子,无裂,无杂乱,如果内部晶体质量可控,单件市场价值小百万的空间有,出满色牌子,无裂,无杂乱,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小千万的空间有。
  内部色感深入的几率有,但周围色渐变及变种风险较大,我仔细端倪这块石头,心里高兴,妈的,我要找的,就是这种石头,赌赢了价值极大,但是赌输了就是倾家荡产。

  我拿着灯,在石头上打了一下,很透,皮很薄,会卡的料子就是这样,出高色,赌赢了就成了,但是很容易切出来水沫子啊,上次陈老板就是个例子。
  看到这块料子,齐老板脸色难看,他说:“邵飞兄弟,上次我就是栽到了会卡的料子上的,这块料子有二十多千克,我只是开了个窗,看到有糯种带色,但是我怎么都不敢切啊,万一在切出来个水沫子,我得亏上千万了。”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没有在看这块料子,这块石头跟之前的那块料子很像,应该都是从一个场口场地挖出来的,所以里面切出来水沫子的几率极大,所以,我就要这块料子了。
  万事俱备只欠入坑的人,刚好,这个时候我看到肥猪张上来了,他身后跟着的都是人,我看着有三十多个人,他一上来,看到我,就对我笑了一下,他说:“邵飞兄弟,你行啊,还有心情在这里玩?你他妈的把老子害惨了。”
  他说着就要过来,但是田光站了起来,身后的柱子还有田老五都过来挡住了肥猪张的路。
  “干什么?妈的,你们也敢挡老子的路?”肥猪张生气的说。
  “起开,都给我起开。。。”傻强狗仗人势的说。
  田老五一脚踹倒了傻强的肚子上,说:“妈的,以前看五爷的面子,现在你都他妈的跟五爷的女儿离婚了,你还横呢?肥猪张,撒泡尿照照镜子吧。”
  肥猪张瞪着田光,脸色不善,他说:“田光,老子以前是靠五爷,我也知道,道上的人给我面子是看五爷的脸,但是我告诉你,虽然现在我跟马玲离婚了,但是你信不信,老子还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最好别拦我,否则,我跟你没完。”
  田光笑了一下,很有风度,他说:“我跟邵飞是兄弟,谁动他,就是动我,我给五爷面子, 他不让我打,我就不会打,而且,这里是齐老板的店,我们得给齐老板面子,有什么事,出去说。”
  肥猪张看着齐老板,冷笑了一下,说:“好,咱们出去说,我给齐老板面子。”
  我看着肥猪张他没有之前那么猖狂了,或许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没有五爷罩着了。
  田光好笑的笑了一下,说:“你出去等吧,我要赌石呢,邵飞兄弟,又选了一块石头,打架是小孩子的事,我觉得还是赚钱重要。。。”
  田光说完就坐下来了,看都没看肥猪张,那种气势让人佩服,做男人,就应该做田光这样的男人,能屈能伸!
  对于田光的傲慢,费肥猪张气的咬牙切齿,他说:“田光,你有种啊,行,赌石是吗?我看着你赌。”

  肥猪张说完就对着下面的人吼了一句:“下去看着,谁他妈的也不准上来。”
  傻强听了就招呼人下楼,肥猪张是想把这里给包围了,不让任何人上来,我知道他是冲我来的,但是我不怕,有田光在,肥猪张伤不了我。
  我拿着石头,放在桌子上,我说:“光哥,赌这块,这块料子不错,这块料子是会卡的,你看这个窗口,里面带色,瓜皮绿底偏蓝,这块料子,我们赌出飘色牌子,从外表看,里面不可能有裂,而且底色不杂乱,一块牌子至少三十万,这么大的料子,出一百个牌子不是问题,如果出镯子,至少能出二十对,瓜皮绿的镯子,市场价至少能上百万一只,二十对至少四千万。”
  田光点了点头,说:“齐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齐老板笑了笑,说:“光哥是爽快人,我就开个最低价,料子十九公斤,会卡自尊的料子,市场价都得一千万,但是是开窗的,这得翻倍,两千万最底了。”
  田光听了两千万,就皱起了眉头,他说:“刚好两千万到账了,但是赌的有点大。。。”
  我说:“光哥,料子是好料子,我说的还不是满色,如果是满色的料子,那么六千万也可以卖,你信不信我?”
  田光听了,就点了点头,说:“邵飞兄弟的话,我自然会信的,好了齐老板,给我开单子吧,还是转账,这是我的卡。”
  田光将自己的卡交给齐老板,但是肥猪张站起来了,笑着说:“田光,上次你横插一脚,害我损失两千万,真是报应啊,今天轮到我了,齐老板,这块料子我要了,我出两千一百万。。。”
  齐老板笑了起来,说:“肥猪张,你跟马小姐离婚了,你有这么多钱吗?”

  肥猪张听了就很生气,瞪着齐老板,说:“哼,齐老板,你真是狗眼看人低啊,我不是离开了马玲就不能活,两千万我还是能拿的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