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接到孟客电话的时候,正好他刚刚下课,准备去对面的咖啡馆跟舒晴见面。舒晴提前半天回到北京,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党校附件的咖啡馆里等彭长宜,他们俩这次见面主要是想商量假期出游的事。
  彭长宜接通孟客电话的时候,他正好刚刚走进咖啡厅,坐在舒晴的对面,舒晴接过他手里的包,放在旁边的座位上,孟客在电话里说道:“彭长宜老弟,你还在党校吗?”
  彭长宜听着他这个称呼有点别扭,就笑着说道:“是的,我刚下课,准备回家。老兄有什么指示?”
  “唉,我能有什么指示,我心里郁闷的不行,辛辛苦苦干了两年多,被你们亢州抢去了风头。”
  彭长宜没听明白他话的意思,就说道:“老兄,亢州抢你什么风头了?”
  “你别跟我装傻,装不知道?”
  彭长宜认真地说道:“老兄,我现在在党校学习,我这样跟你说吧,我出来这么长时间了,除去欢送舒晴那次,我就从来都没作为市委书记参与过亢州日常工作的事,更没有参加过一次亢州常委会。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你说的情况我一概不知。你要是没事的我就挂电话了。”

  孟客可能感觉彭长宜生气了,就连忙说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我知道你走后的情况,我是真的郁闷生气堵得慌。”
  彭长宜说:“老兄,你要是想跟我说说心里话,想让自己的心里痛快痛快,你就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想说的话我就挂了。”
  孟客愠怒地说道:“彭长宜,怎么听着你比我的委屈还大?你的委屈就是再大,还大得过我?”
  彭长宜听孟客这么说,就缓和了语气,说道:“我没有任何的委屈,委屈是针对那些有诉求、有梦想的人而言的,我现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没有任何的追求和梦想,所以没有委屈。”
  孟客可能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就大声反驳道:“你别跟我装蒜了,亢州的情况我不是一点都不知道,你说的那些我都信。我是说,有些人的确嫉妒心太强,恨不得整个世界都是他的合适!”
  彭长宜不再跟他“装蒜”了,说道:“老兄因何这样说?看来的确是有人惹你生气了,如果是那样的话,老兄尽管把气往我头上撒好了,我就是你的出气筒怎么样?”彭长宜说完,还冲着舒晴坏笑了一下。
  舒晴在他的旁边不敢出声。
  “唉——”孟客叹了口气,口气里就有了心平气和:“老弟啊,我知道这事和你没关系,也知道你在亢州的遭遇,我说的这事啊,和咱们私人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也别拿话点我,也别在我面前得了便宜卖乖,我念在你这个人还不错的份上,我就把我的憋屈跟你磨叨磨叨,不然这世界上,我没有第二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彭长宜笑了,说道:“看来我孟兄的确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了。”
  这时,舒晴给他要的咖啡端了上来,彭长宜最近跟舒晴学会了品咖啡,而且,尤其是下午一杯咖啡,的确能让自己的精神处于兴奋状态,有利于晚上的学习效果。
  舒晴给他扯开一小袋糖,倒入咖啡中,又扯开一小袋奶精也倒了进去,然后用小勺轻轻搅拌后,轻轻地放到他的面前。
  彭长宜很喜欢看舒晴调咖啡的这些动作,他觉得非常优雅、好看,看一看就足够让他对咖啡产生了浓厚的“饮欲”。他握过她的手,轻轻拍了两下,然后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就端起咖啡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孟客说道:“我跟你说,我的委屈大了去了。事情是这样的,省里不是要进行全省范围的创建生态文明大检查吗?原来定的是我们清平和督城,督城你知道,是锦安这项活动的先锋,而且又是省委廖书记的大秘在那儿率先搞起的试点,这个,没人能争得过他。早在市里那次现场会后,就定了督城、合甸、亢州和我们这里,后来又进一步缩减到督城和清平,但是我今天突然听说,让亢州做好了迎接检查的一切准备工作,清平没那一回事了?等我给锦安打电话核实这个情况后,才知道,清平已经被亢州顶了下来。”

  彭长宜说:“老兄就为这个生气发火啊?”
  孟客说:“这个还不行吗?你老弟知道,为了这个活动,我们做了多少工作?清平上到市委领导、下到村干部,为了应付这次检查,这段时间我们没有休息过一天,我更是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我们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为的就是想代表锦安接受省里的大检查,给锦安争光添彩。”
  彭长宜笑了,说:“老兄,尽管我没有参与市里的一切工作,但我跟你说,在这项工作上,亢州比清平一点都不差,谁代表锦安接受检查都一样,为这个生气上火不值得。”
  孟客一听彭长宜这么说,就知道自己找错倾诉委屈的对象了,他生气地说道:“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跟你们任何人都比不了,我没了任何根基,我只能靠苦干实干加巧干才能得到上级的重视,说实话,我连你彭长宜都比不了,你好歹还混了个中青班,我呢?就这么一个出头的机会,还让朱国庆抢去了,我能心理平衡吗?”
  彭长宜皱了一下眉,在这个问题上,作为亢州的市委书记,他是绝对要维护朱国庆的,就说道:“怎么是让朱国庆抢去了?临时变动肯定是上级的意思,跟他没关系,他就是想抢也抢不去。”

  孟客说道:“你得了吧,你就别替他说话了,我真是瞎眼,找你诉说,我告诉你,作为亢州和清平,在上级的眼里,尤其是在创建生态文明这件事上,清平是第一位的,就因为你们亢州死乞白赖往领导跟前凑,三天两头请市里的领导去视察,去指示,请媒体忽悠,上上下下去公关,在适当的时候,再踩贬我们清平几句,现在人家又是领导眼中的红人,顶了清平,还是难事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老兄,我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上问你,你为什么不去公关呢?你离锦安这么近,中午吃饭都跑到锦安去吃,为什么这次大意了呢?”
  孟客赌气说道:“我没有大意,我知道我目前的身价,公关那是一刻都没松懈过。我大意的是没把你们亢州放在眼里,我大意的是你们亢州的厚脸皮,一个礼拜的时间里,就让你们抢了风头。”
  “哈哈哈哈哈。”彭长宜大笑,说道:“老兄,你可是逗死我了,你呀,跟我说说心里痛快痛快就拉倒吧,别再因为这个生气了,气坏了龙体不值得,顺其自然吧,再说,也不一定是老朱公关来着,也许上级有上级的考虑。”
  孟客说:“我跟你说,就是老朱公关了,你不在家你不知道,谁都知道朱国庆现在是岳书记的跟屁虫,他在锦安呆的时间可能比在亢州呆的时间都长,我听说锦江饭店专门有他一个长期居住的房间,你们那个工贸园区的事,要不是岳书记亲自帮助跑省里,跑北京,你们根本就干不了,谁都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为什么让你学习去,就是不想让你当挡箭牌。我今天说话放这,用不了多少天,你就会被朱国庆取而代之,你还别没有危机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