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4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感到了彭长宜的用意,她想挣开他,但是被他更紧地禁锢住了,尽管这是她第一次恋爱,但是她深知彭长宜作为一名成熟男人内心里的渴望,她不好在这样和他拥吻下去,趁彭长宜换气的空儿,就躲过了他的唇,将头别到他的怀里,她就听到了来自彭长宜胸腔里的擂鼓般的心跳声。
  彭长宜没有再继续下去,他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坐回去吧。”
  舒晴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彭长宜却没有立刻坐下,他仰着头,紧闭着眼。
  舒晴知道他在用这个办法平息自己,就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半天,彭长宜才睁开眼,坐了下来,见舒晴在注视着自己,就说道:“是不是在看我笑话?”
  舒晴没有理解他的话,说道:“看你什么笑话?”
  彭长宜知道舒晴没有这方面的男女经验,就端起酒杯,说:“好了,不说了,喝酒,谢谢你特地赶回来给我接风。”
  舒晴也端起酒杯,跟他示意了一下,就抿了一小口,她的唇上,就留下了一圈淡淡的红印,然后用餐巾纸轻轻拭去。

  舒晴这个动作再次勾起了彭长宜内心的柔软,他努力平复着自己内心的渴望,长长舒了口气,眼前这个姑娘,他认准了。
  两人边吃边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舒晴的一只手,就被彭长宜的大手包住了,她也很享受被他爱抚的舒晴欠着身子,凑到他的跟前,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吻了一下他的脸。
  舒晴也没料到自己引火烧身,被彭长宜俘获,但是,渐渐地,她的人也就软在了彭长宜的怀里,他们亲吻在了一起……
  吻毕,彭长宜抬起头,看着她说道:“跟我回亢州吧?”
  舒晴的目光触到了他的目光,她从里面看出一个男人的烈焰,她的心跳着,说道:“我可不敢……”

  “为什么?”彭长宜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舒晴稍稍离开他一点距离,低头理着头发说道:“呵呵,我也说不清。”
  “你怕?”彭长宜依然紧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舒晴笑了一下,点点头。
  “怕什么?我又不吃人。”彭长宜仍然盯着她说道。

  舒晴没有回答他,而是转身从包里拿出一个小镜子,打开,对着他说道:“你看看,你还说不吃人,眼睛已经露出了凶光。”
  彭长宜没有看镜中的自己,他知道舒晴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就把小镜子合在了舒晴的手上,说道:“吃你,是我彭长宜早晚的事,我后半辈子的奋斗目标就是吃你,你要做好被吃的准备。”
  舒晴的脸通红,她收起小镜子,说道:“呵呵,那可不一定。”
  彭长宜伸手将她额前的头发背到耳后,说道:“傻丫头,你早晚都是我的人。”
  舒晴的脸又红了,又说了一句:“那可不一定。”
  “为什么不一定?”彭长宜板起脸问道。
  舒晴想了想,调皮地说道:“万一你改变下嘴的对象呢?”
  “哈哈。”彭长宜开心地笑了,说道:“不会,你看动物在狩猎的时候,一般都是摁着一个猎物死磕,直到把它吃到嘴,这个过程,它从来都不会改变追逐对象,因为一旦改变,煮熟的鸭子也就飞走了。”
  舒晴一听,举起手就给了彭长宜一拳,说道:“你才是鸭子呢。”
  彭长宜一听她这样说,赶紧将手指竖在她的嘴上,小声说道:“嘘——我不是那个啥鸭子,我是男人,一个专属于你的男人……”
  舒晴自知说话有漏洞,被彭长宜钻了空子,她红着脸,娇嗔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因为她知道,她无论说什么,都会彭长宜钻空子的,与其被他钻空子,不如什么都不说。
  想到这里,舒晴就低下头慢慢吃东西。

  见她娇羞的模样,彭长宜笑了,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老顾打来的。老顾说他已经在党校门口等他。
  彭长宜说道:“啊?你来了,我都忘给你打电话了,太好了,你过来吧,我和舒书记刚要吃饭。
  老顾一听,就赶忙说道:“饭我就不吃了,这么早吃不下,另外我孙子今天过生日,晚上还等着我回去吹蜡烛呢。”
  彭长宜知道老顾的意思,就说道:“你晚上回去该怎么吹就怎么吹,现在先过来,不然我们俩在这吃,你在外面饿着肚子等,算什么事?”
  老顾说:“我真的不用,你们吃吧,我正好在车里休息会。”
  舒晴接过电话,说道:“顾师傅,我这就出去接您,既然您来了,怎么也得过来,您等着,我马上出去。”
  老顾一听,赶忙说道:“好好好,你别出来接我了,我过去吧。”
  合上电话后,彭长宜笑着说:“老顾来了也好,省得让饭店服务员以为我真的说瞎话,骗他们的雅间,以后再用这招就不灵了。”
  “哈哈,我去接老顾。”舒晴说着就站了起来。
  不想,她却被彭长宜拉住了手,彭长宜看着他,恳切地说道:“跟我回亢州好吗?”
  舒晴坐了下来,看着彭长宜眼里的真挚和爱恋,心就软了下来,但随即就说道:“真的不行啊……”
  “为什么?”彭长宜失望了。

  舒晴喃喃地说道:“妈妈已经知道我今天晚上要回家的……”情急中,舒晴找出了这么一个理由。
  彭长宜说:“那好办,你就跟家里说,就说跟我回亢州去玩,反正他们也都知道咱俩的关系,再说了,亢州你也应该回去看看了?”
  舒晴心里很矛盾,说真的,她的确很爱彭长宜,她也认定了彭长宜是自己将来要相守一辈子的人,可是,她又不想跟彭长宜过早地发展到男女之亲的地步,这倒不是她不爱,也不是担心彭长宜将来变心,只是女孩子的矜持让她不想这么早地把自己交出去,另外,她也不想让妈妈为自己担心,她曾经跟妈妈承诺过要好好把握自己,尽管妈妈可能不会反对她跟他回亢州,但她相信,妈妈肯定会往那方面想他们的。

  想到这里,她说道:“以后吧,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先去门口迎老顾。”说着,她又要站起来。
  彭长宜又拉住了她,说:“我现在除去上课学习,另外一件事就是想你,你知道吗?”
  舒晴笑了,说道:“我知道,因为我跟你一样,除去上班工作,另外一件事也是想你。”
  “那你还犹豫什么?”
  舒晴摸着他的脸,说道:“我就是要犹豫,关于为什么,你懂。”舒晴说着,再次起身。

  彭长宜这次没拦她,看着她消失在门口,不由地长出了一口气,舒晴不跟他回亢州,这也间接地表明了她的意思,舒晴不同于别人,是他要娶的人,有些事,他不能操之过急……
  转眼,国庆节快到了,许多人都在忙着安排假期的活动,而京州省基层的广大干部和群众却没有这么清闲,他们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生态文明建设的最后冲刺阶段,因为,过了国庆节,全省将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联查和评比活动,各个地区都要选出一至两个市县当做参评单位,督城和亢州,成为锦安市的两个重点参观单位,除去督城,之前最具竞争力的清平却被亢州取代了。
  所以,放假前夕,孟客郁闷的不行,他给彭长宜打来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