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4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笑了,低头扒拉着盘里的菜,有意识地说道:“我跟您说实话吧,我头报到的时候,把所有的工作都交接了,别说日常,就是市里发生任何事情人家也不跟我汇报,我出来七八个月了,没有接到市里一次的开会通知,决策什么事、发生什么事,没人通知我。不对,有一次通知我了,我回去了,是欢送在我们那里挂职的副书记。单位几乎把我完全忘记了,我就跟调走了差不多。这话我也就是跟您说,跟任何人说都难为情。”

  倪主任笑了,这种情况他见怪不怪,就说道:“给别人留些空间,让别人自由发挥合适,一是你可以安心学习,二是可以避免许多政治风险,这一年的时间,你们就如同冬眠一样,积蓄能量,蓄势待发。别说单位有事不请示你们,就是请示你们,你们都要做到超脱,尽量少地掺和单位的事,你想兼顾两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中央要求你们完全脱产的主要原因。”
  彭长宜说:“是的,这个我倒理解,所以市里发生了什么,来找我的是什么人,有什么事,我一概不知。我工作的手机都没带来,留给秘书了,真的是按照党校规定的那样,从形式到内容,完全脱产了。”
  倪主任说:“这样好,既然是脱产学习,就脱得干干净净,不要拖泥带水,只有这样,才能踏踏实实地学习,这也是党校要求学员做好三个转变的其中之一。”
  说道这里,彭长宜忽然问道:“倪主任,那位参谋长同学怎么退学了?”
  倪主任说:“嗨,别提了,为这事,无论是学校还是他单位,还是他本人,都很纠结,他所在的集团军马上要进入一场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参谋部他又是骨干力量,所以,不得不退学,这就是他们在选拔学员考虑欠周的地方。”
  彭长宜说:“这个可能是部队的特殊性决定的吧,军事演习这事,估计也是提前无法预知的。”
  倪主任说:“这倒是。他本人走的时候也是非常遗憾,因为有了退学这个历史,近期他是不可能再上这个中青班学习了。”
  彭长宜说:“是啊,我现在越发感到这个机会难得。”

  “是啊,上次开班务会的时候,赵主任还提到了你,说你是所有学员里最刻苦的一位。”
  彭长宜笑了,说道:“倒不是刻苦,是不学习没事干,另外跟大家比,我的基础差了一大截。”
  “呵呵,谦虚了不是?”倪主任看着他笑了。
  中午,彭长宜躺在床上休息,他拿出手机,这才发现有关昊给他回复的信息,他急忙打开,见关昊回道:谢谢!希望以后在工作中互相关照,互相支持!
  彭长宜一看他回复的时间,正好是他跟倪主任吃饭的时间,想想就没有再给他回复过去。他给舒晴发了一条信息:你师兄入主锦安市政府。
  舒晴很快回道:我也刚刚知道,刚想告诉你。
  彭长宜笑了,回道:还是我先告诉了你。
  舒晴:你是消息遥感器,当然比我知道的多。
  彭长宜:我不是,比如,我此刻就不知道你在干嘛。
  舒晴:在想你呀。
  彭长宜:我不信,因为我没有接收到信号。
  舒晴:我这信号是隐形的,你的雷达有盲区。
  自从他们确立了恋爱关系后,这样没有实质性的信息往来经常发生,彭长宜也感觉出自己有时就像一个懵懂少年那样,似乎刚刚品尝到恋爱的滋味……
  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就到了秋后,这个周五,彭长宜和他所在的中青班的学员们,结束了外地为期一周的调研活动,回到北京。下午,班里召开了一次小型的总结会,总结了这次外出考察活动的主要内容,并且要求大家做好思想准备,像这类的考察活动以后会更多,尤其是毕业的时候,大多会比较密集。元旦前还会有一次,分别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调研主题有可能是自选,希望大家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做好功课。

  总结会后,没再安排上其它的课,提前放学了。
  由于彭长宜提前没有通知老顾来接他,所以,他就想着去坐公交车回家,正在犹豫的时候,舒晴发来了信息:你回来了吗?
  彭长宜笑了,回道:是的,上午回来的。
  舒晴又发道:下午还上课吗?
  彭长宜:没有,提前放学了。

  看到彭长宜这个信息,舒晴就知道彭长宜这会接电话是方便的。她就直接给彭长宜打过了电话。
  彭长宜接通了电话,笑着说道:“呵呵,这么迫切,是不是很想我了?”
  舒晴笑了,说道:“是的,非常迫切,迫切的我现在都快到党校门口了。”
  “什么?你、你、你没骗我吧?”彭长宜有些惊喜。
  舒晴说:“我干嘛要骗你?你昨天说今天上午到京,我正好下午也没什么事,就提前回来了,想着给你接风。”
  彭长宜更加喜出望外,说道:“啊,你说的是真的?”
  舒晴说:“是的,不过可能要耽误你晚点回家了。”

  彭长宜说:“没事,我正好发愁这段时间怎么等老顾呢,你来了,太好了,我们去哪里见面?”
  舒晴说:“就去咱们经常去的那家饭店吧。”
  “好的,我马上就到。”
  彭长宜说着,就开始收拾东西。
  等他来到党校所在街上的一个饭店时,舒晴已经等在了那里。
  彭长宜看了看,发现舒晴坐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他没有立刻走过去,而是把饭店领班叫到跟前,询问是否有雅间。
  饭店的领班很职业地问道:“您几位?”
  彭长宜知道服务员这样问的目的,就随口答道:“五六位。”
  服务员一听,楼下大厅没有五六人的台位,都是四人台,就用对讲机跟楼上的人联系了房间,然后说道:“请先生这边上楼。
  彭长宜指着角落里正在低头看菜谱的舒晴,跟领班说道:“那位女士是我的客人,请你把她带到楼上来。”
  服务员问道:“请问先生您怎么称呼?”

  “我姓彭。”彭长宜说着,他转身上楼。
  楼上早就有一名服务员等在楼梯口,她领着彭长宜走进一个雅间。服务员说道:“先生现在是否点菜?”
  彭长宜说道:“稍等,你先给我泡壶茶,然后要一杯鲜榨桃汁。”
  “好的。”服务员说着就走了出去。

  服务员刚走出去,门就开了,舒晴推开门看了看,果真是彭长宜,她便笑着进来说道:“真的是你啊?我怎么没看见你进来?”
  彭长宜笑了,说道:“哪能都让你看见。”
  舒晴说:“你怎么要的雅间?我跟服务员要,他们说两个人不给雅间。”
  彭长宜神秘地说道:“两个人当然不会给你雅间,但是你要说五六个人的时候,他们就给了。”
  “啊?原来如此?你真狡猾。”
  舒晴笑着,将一件鹅黄色的外套挂在衣架上,然后坐在彭长宜的对面。

  彭长宜一看,说:“坐那么远干嘛,来,近些。”他说着,就站起身要去拉舒晴,这时,服务员进来了,彭长宜便住了手,借机脱去外套,挂在舒晴旁边的衣架上。
  舒晴偷偷地笑了。
  他们点完菜后,彭长宜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袋子,递给舒晴,说道:“看看,喜欢不?”
  舒晴接了过来,说道:“什么东西?”
  彭长宜有些不好意思,说道:“羊毛衫。这是我头一次给女人买衣服,我没有什么审美眼光,当时想买这件衣服,完全是喜欢这个颜色,天青色,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就穿了这么一身颜色的衣服,我当时就感觉啊,这个颜色就是为了你发明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