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4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老首长询问了丁一写蝇头小楷字的历史,丁一都一一如实作答。老首长十分欣赏丁一父亲对丁一的培养,他说:“只有摒弃了浮躁,才能将这一艺术形式传承下来,你才能在这么小的年纪将蝇头小楷写得这么好。”
  樊文良也在旁边说道:“老首长,您说得太对了,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刚刚从校门出来,那个时候我见到她的作品,就已经非常成熟了,这几年倒没看出有什么进步,加上这种书法形势就是写到老也是这个模样。”

  老首长说:“文良你说得没错,这也是好多人不学它的原因所在,我刚才已经说了,只有摒弃浮躁和功利思想的人,才有可能将这种书法形式传承下来,加以继承,那些想用艺术换钱的人是不可能学写这个小字的。”
  这个时候,樊文良的兴致还很高,他一直在跟老首长探讨书法领域存在的问题。
  但是,当一个人走进来的时候,樊文良就变得不是那么有兴致了,甚至有些深沉了。
  这个人就是党伟,丁一认识。
  党伟在跟老首长握手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丁一,等跟老首长寒暄完后,就走过来跟丁一打招呼。党伟惊喜地说:“小丁,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十年了,你还是这么漂亮,一点都没变!”
  党伟当年作为中央宣传部年轻的干部,被派到基层调研,体验生活,跟丁一和江帆认识,那个时候樊文良早就调走了。
  丁一见党伟春风得意的样子,就沉静地冲他笑笑,跟他寒暄了两句,就不再继续跟他聊了,毕竟,这个场合不适宜他们叙旧。

  但是党伟显然不是这样,只要有时间就往丁一跟前凑,跟丁一耳语,丁一开始还回答他的问题,到最后就只是应付了。
  这时,不断有人进来,丁一发现,这里的人,不光是蝇头小楷的爱好者,几乎什么人都有,工商文化界的人都有,最后还来了个歌唱家,是军内比较出名的女高音歌唱家,她当然是挽着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的胳膊进来的。
  这时,党伟低声给丁一介绍着这个歌唱家和这个老男人的关系,显然不是正当关系。过了一会,党伟突然跟樊文良说道:“樊部长,当年我们去亢州学习的时候,您已经调走了,当时我记得丨党丨委书记是钟鸣义,副书记是王家栋,对了,我听说王家栋和他的儿子先后都进了……”
  哪知,没容党伟下面的话说出口,樊文良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党记者平时总是呆在北京吗?”
  党伟说:“大部分时间是,但也往出跑,一般往出跑的时候都是有特殊新闻,比如,上次我去阆诸,就是丁一的老公江市长邀请我去的……”

  樊文良又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是啊,当记者就是辛苦,以后多往出跑跑,新闻都在外围,在基层。好,你坐,我到那边去看看。”
  樊文良说着就站起身,好像发现了熟悉的朋友,他就走到一对老夫妻身边坐下,把党伟凉在了这里。这对老夫妻的手里拿着作品,樊文良就开始跟他们聊了几句后,就冲丁一招了招手。
  丁一便跟党伟说了一句“你坐,我过去一下”后,也走了过去,丁一发现老夫妻手里拿的也是蝇头小楷作品,只不过他们写的是行书小楷,非常有功底,她感叹地说道:“昨天写的?”
  樊文良知道丁一话的意思,就说:“是啊,这才是功夫,小丁啊,我希望你将来也能写到老先生这个年纪,锲而不舍,从这些小字中可以看出来,这么大年纪了,手不哆嗦笔不抖。”
  老先生笑了,说道:“我这手啊,拿什么都抖,拿筷子吃饭都抖,就是写字的时候不抖。”
  “哦?那是为什么?”樊文良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老妇人说:“在于心,心静,才能气定神闲,才能沉下心来。”
  老先生这时看着老伴儿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吃饭的时候心不静,气不沉?换句话说,也就是我见到吃的就沉不住气了?”

  “哈哈。”老先生的话逗得樊文良大笑。
  丁一掩着嘴偷偷笑了。
  樊文良也让丁一拿出自己的作品,跟老先生交流经验,这个时候,丁一就发现樊文良走到老首长的跟前,跟老首长耳语了什么后,他就站起身,向丁一招了一下手后就往门口走去。
  丁一赶忙拿着自己的作品,向两位老人说了句什么,起身就离开了。出了门口后,丁一很纳闷,禁不住问道:“樊部长,我们是要走吗?”
  樊文良不动声色地说道:“是的。”
  丁一见樊部长的脸色没有了刚才的谈笑风生,就不再问了,他们坐上车,樊文良跟司机说道:“找个饭店停下,我不能让我的客人饿着肚子回去。”
  于是,他们在饭店吃完晚饭后,就回来了。直到快到阆诸的时候,樊文良才又开始跟丁一说笑起来。

  江帆听了后问道:“党伟都说钟鸣义和王家栋父子什么话来着?”
  丁一说:“他只是刚说出个人名,就被樊部长打断了。”
  江帆又问道:“你感觉他是故意打断还是无意打断?”
  丁一说:“如果说第一次打断勉强归结于无意的话,那么第二次说起你的时候,他故意的成分显而易见。”
  丁一这样说江帆深信不疑。在亢州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樊书记的性格,只要有人打断他的话,他就从不再接着说,更别指望他会说第二遍,因此,他也很少有打断别人话的时候,哪怕是工作之外的闲聊,他都很少打断别人的谈话,显然,他两次打断党伟的话,应该是故意的,换言之,他不希望党伟在这个场合谈起钟鸣义和王家栋,甚至是他江帆。这一点,作为记者的党伟,显然有些不知深浅。

  丁一说:“我们之所以提前退席,我感觉和这个党伟有关系。显然,樊部长不喜欢他,他的话太多了。”
  “嗯。”江帆点点头,一般情况下,樊文良出现的场合都是很有局限性的,党伟有些不知深浅乱说话,显然破坏了樊文良的兴致,这一点,也体现出了樊文良的谨慎。想起自己邀请党伟来阆诸做报到,江帆有些后悔,不过好在江帆办事谨慎,隐藏了自己真实的想法,没有给党伟留下什么口实,这也是他略感欣慰的地方。看来,党伟之所以没有在中央宣传部发展,而是调到了新华社,一定是有他自身的局限。

  江帆又问道:“你们几个人去的?”
  丁一说:“算上我和司机三人。”
  江帆说:“樊部长没有带秘书?”
  丁一说:“没有,来接我的时候就他和司机两人。”
  江帆点点头,这也体现出了樊文良的谨慎之处。他发现樊文良在工作之外很少带秘书,即便是带了秘书,就不带司机,带司机就不带秘书,他的秘书让他训练的也能熟练驾车上路,他的司机也让他训练的也能起到秘书的作用。目前来看,他之所以用亢州的赵秘书用了好多年,是有一定道理的,兴许赵秘书跟了他这么多年,樊文良究竟是怎么回事,赵秘书都未必知道。

  从这一点小事中就能看出樊文良的精细和谨慎,江帆暗暗佩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