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23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只能给他津神上的支持,但在他极为想做这件事,而所有人又不看好不认可的情况下,这一点支持已经足够!
  我想得很简单,如果开了旅馆,那就得有人守着,然后我就可以离开那个家。
  刘远明为了这个旅馆,不仅掏空了积蓄,还贷了不少钱,老太太那个焦心,和刘远明战争升级。
  而我,就变成她们的出气口,不仅单着面尖酸刻薄的骂我是狐狸津,是赔钱货,后悔让我进她家的门,还在外面各种说我的是非。
  不过我不是太在意,因为她们越这样,刘远明越觉得了解他的人就只有我,对我越好。
  旅馆弄好,我如愿以偿的和刘远明搬出来在旅馆住,刘远明也对我比以前更好了,而老太太和刘芸更是把我恨到了骨头里。
  至于刘远明,他不算是个耳根子轮的人,但是他有他的痛处,那个别说戳一下,那是碰都不能碰的痛处!
  所以,即便搬出来了,逃开了老太太和他那个女儿,面对流言蜚语,故意搬弄的是非,只要那么一点点触到他那个痛处,他就会对我动手。

  为了让他不乱想,不给别人捏造是非的机会,我甚至足不出户门,天天就守在这旅馆里。
  然而,一年过去,两年过去,却不能改变什么,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他打过我后会想法设法的哄我。
  给我买东西,给我爸妈生活费,接受我的各种要求提议,供我弟弟上学……我已经不知道他打我是为了什么了?
  习惯?还是自然?又或者纯粹的不仅身体有病,心理也有病?!
  当然,即便我们搬出来,老太太还是会不甘寂寞的偶尔来找茬,现在这种情况,基本每次她们来都会出现。
  不过今天到是很神奇,那个总是站在刘芸身后摆阵撑腰的老太太居然连忙去拉住刘芸,“行了行了!”
  “乃乃!”刘芸转回头看向老太太,声音不甘。

  老太太蹙眉对着门口的方向努了努下颚,我心头一惊,转头就朝着门口看过去,入眼是两男一女,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衣着看起虽然随意,但能感觉到不便宜。
  我在心里重重吁了口气,还好不是他……
  见是有人来,刘芸是把那口气压下,瞥了我一眼松了那只还揪着我衣襟的手。
  老太太脸马上一变,对着定在门口的三人就笑着说:“要住宿嘛?有空房呐!”

  怪腔怪调的普通话,原本三个视线落在我身上的人视线朝着老太太挪,随即对望了一眼,也不知道听懂没有。
  到是那女的忽然嘴角抽抽的笑了下,转头看向身旁那两个男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尴尬,手还轻拍了一下站在他旁边的那个男的手。
  这样的举动表现出的,无疑就是想叫两男的走,别住这了。
  我想笑,看着三人没忍住的就轻扯了下唇,想来人家是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后悔选了这。
  被轻拍了下手的那男人转头看了看女人,顿了两秒后看向另外那个身形较高的男人刚张口,谁着那男的微微蹙着眉就走进接待室朝柜台走。
  我拧了下眉随即松开,转身轻轻推了我姐一把,示意她走。
  我姐没动,看着我,目光是担忧。
  “我要回房间。”我声音低低的说。
  我姐拧眉,顿了一秒还是转身就往侧门走。
  “你们这停车方便吗?”边上传来男人的声音,一口标准圆整的普通话,声音低沉带了一点点严肃的感觉。
  我下意识的转头朝那男人看过去,眉目清秀,很好看的人,不过就是给人感觉严肃了点,和他的声音很像。
  “方便方便!”老太太笑呵呵的就说:“我们这里面就是院子,车就可以直接停在房间门口,比那些宾馆酒店那些方便多了!”
  我收回视线,故意就往房间走,老太太连忙叫住我,“你去哪?”
  “回房间。”我淡淡的回。
  老太太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我是故意的呢,扭着头拧着眉就瞪着我说:“你回房间干嘛?!带人看房啊!”
  那横眉立目的样子,我看了就想笑,真想回她一句,你不是觉得有问题么,自己带人看房间自己登记啊,叫我干嘛?
  我站在原地没动,也没吭声,故意的!
  还站在接待厅门口的那个女人脸上立马透出不耐烦的神情,看着站在柜台前的男人用带了点撒娇和无奈的口吻就说:“学长,我们换个地方吧……”

  老太太一听换地方连忙转头,站在柜台前那个的男人转回身就对那女的说:“来都来了,就先看看环境怎么样吧。”
  “对对对!先看看!我们这里环境绝对好!”老太太连忙补充,然后从柜台上拿起钥匙就走到我面前塞进我手里。
  那女的欲笑不笑的轻扯了下唇角呵了声,站在她旁边的男人拉起她的就往里走,然后笑着说:“刚是谁是死活要来的?”
  那女的没好气的瞥他一眼别开头,我收回视线,一转眸,就见那个被叫做学长的男人正看着我,眉微微蹙着。
  我轻捏了下钥匙,抬手朝着侧门指了指,“我先带你们看看吧。”
  我说着,直接就朝着侧门走,某学长先跟了上来,而那个女的不是很情愿的被男的拉着跟上。

  出了侧门,我往前几步停下,像往常一样指着院里铁门说:“这门我们平时都关着,就是防止有外人进来,只有晚上卖宵夜的时候人都在,我们才会开,所以挺安全也清静。”
  “宵夜?”那女的忽然说。
  我对她弯起唇笑,“是啊,晚上我们会卖宵夜,你们在这住的话肚子饿了能就近,还可以帮你们送到房间,是不是很方便。”
  那女的笑笑,没吭声,拉着她的手的男人低头对她笑,是那种不由得让人心生嫉妒的宠溺眼神。
  “那平时怎么出去?”某学长问。
  我视线一转,看向他,“我白天都在接待厅的,你们叫我就行,我会帮你们开门。”
  他微微垂眸轻点了下头,然后朝着前面的院子轻努了下颚。
  我明白他的意思,转身继续往前走,能感觉出这个人话不多,而且很会摆架子,习惯发号施令。
  “我们这只是普通的小旅馆,不能和酒店比,不过也干干净净,基本的东西都齐全……”我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看起来还不错,挺清秀的。”那女的说。
  我弯起唇笑笑,“还好吧。”
  对于我们这,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院子宽敞,绿化也弄得好,让人能生出亲切感和感受到地方特色,而且价格也只是酒店的三分之一。
  如果不是那种很挑剔追求高品质享受的,基本看过房间都会在我们这住下。
  日期:2017-12-07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