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22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姨。”我勉强扬起唇笑着叫了声。
  其实以前我是叫妈的,不过她说我不配,不让我叫,所以我就改口叫阿姨了。
  讲真,我还不乐意叫她|妈呢,就她这年纪,都可以做我乃乃了。
  她没回我,反而白了我一眼就又低下头。
  我姐小心翼翼的看向我,眼神不安,每次这老乃乃来我姐和我姐夫都不安,因为人家是专门来挑毛病的。
  我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走到柜台前,发现老人家低着头在看宵夜摊的记账本。
  “阿姨……”
  我才叫了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就打断我,“我听说昨晚上摊子给人砸了,账本上我咋什么都没看到?”
  “我还没来得及写。”我回。
  “有时间出去没时间写?”老人家终于抬起头看我了,是质问和嘲讽以及不屑,“你这没写进去的到底是有多少?”
  她想说的应该是我坑了多少他家的钱吧!

  呵……说真的,别说老子不屑做这点手脚,就算做了又怎么样!这摊子当初弄的时候就是我介意刘远明弄的,是我叫我姐和我姐夫他们来帮忙的,这生意本来就是我的!
  你不屑我,老子还不屑你呢!
  我别开眸没说话,不想看那辣眼睛的尖酸刻薄嘴里,而我姐更是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我说艾依,我儿子把生意交给你,你就是帮我们刘家这样做的?”
  “……”我还不想做呢,你来!“怎么了阿姨?“
  “怎么了?我怎么看着这个月旅馆的账不对啊?”老太太又说了。
  “哪里不对了?”我有些好笑,转回头看她。

  老太太一眼瞥过来,“你还好意思问我?”
  我很想说是你觉得不对,又不是我觉得不对,我不问你我问谁啊?
  努力压抑住心头的怒意,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阿姨,你看哪里有问题你说出来,你不说我真不知道。”
  我话音才落,身后就响起一道声音,“还用说吗?!”
  “……”刘芸那个小**!
  我指尖微攥,转回身,就见她从侧门走了进来。
  “这个月可是五月,旅游旺季,怎么可能才那么点收入!”
  “就是!”老太太也跟着符合。
  “呵……”我没忍住笑,“前两天晚上我还扎过一次账的,这个月还没完呢,已经比去年和前年的多了。”
  “今年能和去年前比么?”刘芸走到柜台前,斜眼睨看我。
  才十五岁的她踩着三分跟的凉鞋已经穿平底鞋的我一样高了。
  我轻点了下头,伸手就想去拿账本给他们解释,结果我手才触上账本,就被老太太一巴掌打在手背手。
  我手一下缩了回来,拧眉看她,她还恶狠狠的瞪我就大着声音说:“你干什么?!”
  “你们不是说不对么!我翻给你们看啊!”我声音也硬了起来,“现在是五月份,四月底到五月初的你们自己的看看登记了多少间,几乎都满还想怎么样!十号开始才慢慢淡下来的生意,哪里有问题了?!”

  我话才说完,老太太脸色瞬变,“你、你那么大声你跟谁说话呢你!”
  老太太这一声低吼,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一瞬没控制住自己,但话已经出口,是收不回来了。
  而且……我也不想低三下四的认错,去跪着给人家舔脚,所以我选择别开头,打算用不吭声顶着。
  然而,我脑袋才别开,站在我身侧的刘芸伸手就重重推了我一把。
  小妮子力气还不小,我没有防备,往后就退了两步,然后撞上我姐。

  我姐被我撞了下后连忙伸手稳住我,我才抬起头,刘芸就仰着下颚怒瞪我,“你怎么跟我乃乃说话的!你以为你谁啊!”
  我指尖再度攥起,强忍想伸手回推一把的冲动,“我没当自己谁,账没错就是没错,刘远明看着呢,你们要觉得有问题,打电话给他啊。”
  “我草!又拿我爸压我!”刘芸说着就抬手,又想推我。
  我下意识的后退,抬起手就拍开她朝我伸过来的手。
  许是没想到我会这样,刘芸微楞了一秒,立马变脸,“臭**!居然敢打我!”
  “……”这特么的谁打谁了?!
  我正无语,老太太冲上前,手就抬了起来。
  我知道她要打我,但这次我没躲,任由她一巴掌落在我脸上。
  躲了,还是要被继续追着打,更难看,拍开她吧,她一个刘六十多的老太婆,等下不管有事没事往地上一睡,刘远明回来能把我揍死!
  我下意识的闭上眼,心底又生出了绝望和不甘,然后是一声脆响,我脑袋白了一瞬,火辣辣的感觉在脸颊散开。
  “草泥马的!贱人!骚狐狸!”刘芸骂着冲上来就拽我头发,撕我领子,“打我!还拿我爸压我!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呸!”
  我垂眸不吭声也不还手,刘芸才不会打人,她除了拽头发,撕衣服也不会干嘛了。
  到是老太太那一巴掌,真是……年纪大手劲不小,和刘远明有得一拼。
  我姐愣了愣后就连忙去拉刘芸,“小芸……别打了……别打……”

  刘芸松开拽着我头发的手,嫌弃又愤愤的挥开我姐,矛头一转,就对我姐吼,“你不过是这个骚狐狸带进我们家白吃白喝的,你还凑上脸来了!”
  我放在身侧的指尖攥了又攥,真想反手就甩这臭丫头几巴掌。
  如果说,我最讨厌最恨的人是谁,那得先去掉一个刘芸才能轮到刘远明!
  当初,要不是她没事就挑事挑唆,最后还跟刘远明说,我在外面到处乱说他不行,刘远明就不会对我动手!
  那是刘远明第一次打我,也是最严重的一次,我差不多就剩一口气了,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多月才出院。
  后来刘远明那气下去了,想想也不可能是我说的,拎着刘芸就是一顿揍。

  那到不是他第一次对刘芸动手,却是最重的一次。
  两耳光下去,刘芸一嘴的血,耳膜都穿孔了,要不是老太太爬在那**身上护着,估计她会到医院来陪我一起住。
  只是,这一切不过都只是一个起点,我和刘芸矛盾越来越烈,和他妈妈的关系是越来越紧张。
  刘远明夹在中间,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对刘芸动嘴,而动不动就对我动手。
  呵……那时候我就知道,他再喜欢我又怎么样,我在他们眼里,不过就是他们家花钱买回来的媳妇,刘远明拿来充门面的一件物品!
  而老太太和刘芸,一个他老妈,一个是他女儿,是他的血亲,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
  我开始意识到,如果继续再那个家住下去,我真是什么时候被他们家弄死了都不知道。
  所以,在刘远明说想开旅馆的时候,我那是一个开心,也所以,老太太和那些个亲戚都不看好不支持他的时候,我却各种支持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