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3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并且从看见他那一刻起,那双多情的美目就总是在他身上打转,相比于半年前的青涩,居然多了几分妩媚。
  这让陆鸣不得不退避三舍,说实话,跟村子里的小媳妇们睡一觉他倒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只要人家的老公别拿着菜刀找上门来就行。
  可对于阿妙这种小姑娘,他可不敢随便碰,这可不是提起裤子就可以不认账的事,一旦招惹上,这辈子都别想跑得掉,何况,看在陆万林的面子上,他也不敢跟他的女儿始乱终弃。
  从第二天开始,陆鸣就开始陆续接到阿莲、陈丹菲、韩佳音等人打来的电话,倒是没有一个是因为公司的业务,多半是两天不见了,搞不清楚他究竟在忙活什么,所以打电话来问候一下。
  甚至连蒋碧云都打来电话跟他闲聊了几句,可却一直没有接到过陆媛的电话,这让他觉得有点奇怪。
  不过想想上次跟她在家里见面的时候也没有惹她不高兴,多半是所有心思都在生意上了,压根就没有把自己这个未婚夫放在心上。
  不过,陆鸣还一直处在抓捕张昆的兴奋和刺激之中没有回过劲来,眼下倒也没有多大的兴趣考虑感情上的事情。
  说实话,那天晚上王怀平告诉他有人想借陆老闷和陆媛的关系给他戴上黑社会的帽子,这也不能不引起他的警惕。
  毕竟,陆老闷以前可是陆家镇的一霸,自然干过一些跟黑社会挂边的事情,而陆媛是他的女儿,自己眼下在外人的眼里不仅继承了陆老闷的衣钵,甚至还跟他的女儿订了婚。
  如果再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抓到一点把柄的话,这顶帽子说不定真会扣到自己头上呢,所以,有必要提前做点准备给工作。
  比如,如果这次警方能认定自己在抓捕张昆的行动中有功的话,自然也是一笔不小的政治资本,等到将来和陆云轩的DNA检测结果出来之后,一旦确定自己就是陆云轩的孙子,那就不愁有人给自己戴黑帽子了。
  没想到一直等到陆满山下葬都没有听到徐晓帆那边有一点音信,就像是公丨安丨局已经把这件事彻底忘记了。

  “老大,看来我们这次是白忙活了,还损失了两支鸟铳,这些丨警丨察未免也太不厚道了吧,我们可是提着脑袋帮他们抓人呢……”陆虎也有点失望了,愤愤地说道。
  陆鸣端起酒杯自斟自饮了一杯,说道:“算了,别指望他们了,这一次你们四个都有功,回去老子亲自奖励你们……”
  陆虎笑道:“老大,你可别误会啊,我们可不敢在你面前邀功请赏,只是丨警丨察说话不算话,想想就来气,不说别的,起码把两支鸟铳的钱要给我们吧,好几千呢……”
  老三说道:“你就别异想天开了,要不是看在我们帮他们忙的份上,就凭这两支鸟铳,就可以让你去拘留所待几天,还要罚你一笔钱呢……”
  陆鸣烦躁地摆摆手说道:“都给我少说几句,难道张昆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危险人物吗?抓他也不仅仅是丨警丨察的事情,如果没有他们,你们四个有本事抓住张昆?
  何况,他们还死了一个人呢,奖金的事情就别想了,范昌明是有名的抠门,说不定连潘浩的伤亡补贴都想着落在我的悬赏资金里面呢,能给我们一个正面的评价就谢天谢地了……”
  陆虎说道:“老大,你说那个躲在暗处朝丨警丨察开枪的是什么人?这么多丨警丨察竟然连他的影子都没有发现,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啊……”
  陆鸣忧心忡忡地说道:“徐晓帆说是张昆的同伙,可奇怪的是他们两个人怎么没有在一起呢……那天还好没有朝着我开枪,否则死的可就不是潘浩了……”说完,忍不住一阵后怕,端起一杯酒替自己压压惊。
  陆万林说道:“我看这个人恐怕是晚上进去梅源村的,如果是白天到村子里,应该有人会看见……”
  陆鸣忽然冲陆万林问道:“陆建新的老娘跟丨警丨察是怎么说的?”
  陆万林说道:“她说早晨进到屋子之后首先发现满山死在了那里,当时吓坏了,随即厨房里一个老头用两把枪指着她,并逼着她进了厨房。
  然后那个男人就躲在窗户边开枪朝外面射击,不过,她发现这个男人好像是受伤了,走路都走不稳……
  后来他忽然倒在地上,一支手枪掉在了地上,闭着眼睛喘个不停,只是她不敢动,生怕逃跑的话男人会朝她开枪。
  可等了好一阵,男人靠在墙角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一样,于是她就大着胆子一把抓起了地上的手枪,朝着那个男人开枪,但没想到枪没有打响,最后吓的就跑出来了……”
  陆鸣说道:“梅源村的婆娘也算是有胆量了,竟然敢开枪射击……幸好那把枪里面没有子丨弹丨了,否则张昆恐怕早就被陆建新的老娘击毙了……”
  陆万林笑道:“梅源村的女人都很泼辣,何况张昆杀了她父亲,自然要报仇了……”
  正说着,只见王梁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王怀平的女儿王雪真,只见女孩上身是一件纯白的薄羊绒衫,衬托着高高隆起的青春的胸,下身穿着牛仔裤,紧裹着长腿和翘臀,头上扎着一根马尾,那副青春的模样倒是很对陆鸣的胃口。
  “阿鸣,我听说你今天就要走,这是我自己酿的荞麦烧,五年了,你带点回去尝尝……”王梁把一个土制的酒壶放在桌子上说道。
  陆鸣笑道:“王大哥,你这么客气干什么?这么好的酒,你还是留着自己喝吧……”

  王雪真接腔道:“老板,你还是帮他喝点吧,我大伯高血压高血脂,还是少喝点好,那天我爸还说他呢……”
  陆鸣问道:“你怎么还不去公司上班?”
  王雪真有点扭捏道:“我这不是就要去城里吗,听说你等一会儿要去陆家镇,想顺便搭个便车呢……”
  陆鸣才不相信王雪真想搭自己的便车,她要想去陆家镇完全可以做她父亲的车去,之所以磨叽到今天,多半是在等自己一起回陆家镇。
  说实话,陆鸣对王雪真并不反感,甚至觉得她身上有种大胆热情的气质,虽然还有点遮遮掩掩,可已经明白无误地表达了她的意思。
  并且,仔细想想那天晚上在王梁家里和王怀平喝酒时候他说的那番话,隐约觉得王怀平似乎也有点含蓄的意思,只是并没有把话说透。
  起码,王雪真对自己的热情肯定是受到了王怀平的鼓励,否则,他不同意的话,女孩应该不会这么大胆。
  虽然做为陆大将军的传人,搞点风流韵事无足挂齿,但起码也要看看对方是什么人,也不是什么女人都能随便上的,最重要的是,王怀平目前敌友不明,他女儿热情的背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图。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便王怀平是孙淦那条线上的人,通过王雪真也能改善跟他的关系。
  但是,这就意味着自己的一只脚踏上了另一条船,这可是跟自己眼下的身份相违背,不管是自己的生母还是蒋凝香都不会答应。

  何况,王怀平期望自己跟他女儿发生的绝对不仅仅是苟且之事,而是一种更为牢靠的关系,甚至还有可能是婚姻。
  如果这样的话,陆媛又怎么办?难道自己就因为担心被戴上黑社会的帽子而跟她悔婚?这么做怎么对得起陆老闷呢?说不定连陈丹菲都要往自己脸上吐吐沫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