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5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玲跟肥猪张没说话,而是坐在一边看着,齐老板拿着卡去给田光开单子,我站在一边,心里有紧张,如果输了,这不仅是田光掉了面子,而我在他们心中所有人的地位都会被打折扣,但是这块料子输不可能输,只是能不能赌出来价值一千万的料子就难说了,齐老板在帮我,他拿出来的料子都是好料子,不会赌出来空料子,这个人情我会还他的。
  这些人里面,最聪明的就是齐老板!虽然他拿了很多好料子来帮我,但是钱还是他赚,人情也还是他赚的。
  一切办妥之后,齐老板让老师父来切料子,但是田光说不用,他有专用的切料子的人,就是张奇。
  很快张奇就被叫上来了,我知道田光的用意,他是让张奇多出场面,是在培养他,这也是我乐意看到的。

  张奇没有多说话,而是坐在切割机前面,将石头拿过去,仔细的看了开窗,说:“开窗的口色不是很好,但是这个红沙皮的料子如果能翻砂,还有大赌的可能性,飞哥,怎么切你说。”
  莫西沙的料子切口要比开窗的稳妥,开窗有时会让经验不丰富的玩家看高。一般擦口为深灰色的莫西沙就可以接近冰种了,擦口黑色则是高冰左右,这是判断擦口也就是开窗的方法,如果是对切口料子就不是如此判断了。
  这也是齐老板为什么开了个口子不敢在切下去的原因了。
  我说:“在窗口切一刀。”
  张奇看着我,有点惊讶,说:“如果从窗口开始切,那岂不是把镯子的位置给切没了?”

  我说:“石头的横切面面积够大两对镯子,这个圈画的只是保险的地方,我赌这块料子是满料,只是要看看里面有没有色,如果是满料,从哪里切都是无所谓的。”
  张奇惊讶的看着我,说:“飞哥,你这么自信?”
  我笑了笑,我说:“必须自信。”
  田光给我鼓掌,但是没有说话,我看着田光,他的头上密密麻麻的长了一层汗珠,我知道他紧张,一千万,这可不是白白说空话,这可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我不知道田光到底有多少钱,但是这一千万绝对不是小数目,所以我必须得赌赢。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切。。。”
  张奇没有在问,而是把石头放在切割机上面,从正中间的位置下刀,切割机跟石头摩擦,传来了嗡嗡的声音,我呼吸变得紧张起来,我感觉头上的汗珠顺着脖子不停的往下流,我紧张,但是更兴奋,我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
  只要里面有色,那怕不是高色,只要比淡绿好一些,那怕只是春色,这块料子就可以保本。
  我双眼紧紧的盯着料子,这个时候,我看着马玲也站起来,走了过来,她的面色难得变得正经,而肥猪张则是有恃无恐的坐在那里,但是我看到傻强不见了,我心里一紧,他们要干什么?

  肥猪张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便宜田光的,傻强不见了,我立马就知道事情有点不对头,但是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料子,所以也没有功夫想那么多了。
  突然切割机传来了收尾的声音,一阵空响传来,我知道料子切开了,我心里非常的紧张,迫不及待的去那料子,我把料子拿起来,翻开一看。
  “我靠,真他妈的是阳绿。。。”
  我的话说的很震惊,说完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齐老板也急忙过来,拿着料子,他仔细的看了一会,还拿着喷雾在石头的切口上喷了几下,清除掉渣滓之后,他脸色兴奋起来,说:“运气真好,中心两寸居然有五厘米多带阳绿的料子,哈哈,你真是胆子大啊,敢这么切,要是我,我就不敢。。。”

  我听到齐老板的话,大松一口气,但是我心里噗通噗通的跳着,我还想赌一次,这块料子只是切口带着阳绿,要是剖开了,阳绿进去了,那么这块料子可就赚大发了。
  “什么意思?你们说什么?真的是阳绿的?就是我说的那个镯子的绿色?不对啊,这里面带着一点黄色呢?你们别骗人啊?”马玲有点吃惊的说。
  我看着她看着料子,完全不懂,但是也显得很兴奋,我说:“你看着切口的颜色,绿色鲜阳,微带黄色调,也因其那份黄味,故绿色中带有亮丽之生命感,所以叫阳绿。”
  马玲看着我,说:“这块料子赌赢了,能卖多少钱?”
  齐老板说:“阳绿属于上四等,而且这块还是莫西沙的料子里面的种水达到了冰种,上次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一对阳绿的镯子拍了两千四百万,但是那块是玻璃种的,这块差了点,能折半价吧,但是能打三对镯子,怎么说也是个三千万底价的料子。”
  “三千万?真的是三千万?”马玲有点不可思议的问。

  我咽了口唾沫,没有说话,而齐老板则是点了点头,我看着他的样子,也很兴奋,大概是很久没有赌赢了吧,所以才会这么高兴。
  赌石赌赢料子的心情是会传染的,赢了,会让每个人心情都会变好。
  “天呐,太神奇了,一千万换三千万,真的太神奇了。”马玲不可思议的说。
  齐老板说:“还是得看魄力,一千万赌赢了就是赢了,但是赌输了呢?没几个人能有这个胆量赌的。”
  我看着马玲的眼神,从兴奋突然变成了贪婪,她抓着料子,爱不释手,我看着田光,他把料子拿回来,说:“齐老板这块料子,你收?”
  齐老板说:“当然,但是还得赌。。。”
  他的话让田光跟马玲都有点讶异,我说:“齐老板说的对,这块料子只是切面有阳绿的色,虽然是涨了,但是想要卖必须得在赌一刀,除非你愿意一千五百万卖,这一刀要赌阳绿涨进去,一刀一千五百万,如果涨进去了,赢一千五百万,如果没有,这块料子只能保本。”
  日期:2017-07-06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