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3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张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溜出了屋子,尽管他想不起老宅子除了大门之外还能从哪里出来,但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既然这样,屋子里反倒成了安全的区域,于是在徐晓帆躲过第二颗子丨弹丨之后,他已经撅着屁股从门槛爬进了屋子里。
  这倒不是他不想救倒在离他不远的潘浩,而是根据他瞥眼之间看到的情况,断定潘浩这一次恐怕是真的不行了。
  接下来的一切他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一阵密集的枪声中,他惊恐地看见陆满山就躺在王奎牌位前面的地上,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他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地上一滩血蔓延到了门边,只是已经变成了黑褐色。
  不过,除了陆满山的尸体,堂屋里并没有看见张昆,并且厨房的门敞开着,也没有见有人冲出来,他越发断定张昆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了外面。
  只是,他注意到,王奎牌位前做为贡品的八个梅豆饼竟然一个都不见了,一时还挺纳闷,心想,张昆即便三天没吃饭,也不可能一顿吃下八个梅豆饼啊,难道被这老东西收起来当干粮了?
  容不得他多想,当他一瞥眼间看见冲进院子的吴淼中枪之后,马上跑了出来,也不知道哪里的一股力量,把吴淼的一条手臂抗灾肩膀上就忘屋子里拖。
  吴淼肩膀上中了一枪,半个膀子都麻木了,手枪都拿不住,在被陆鸣拖着,枪就掉到了地上,急的嘴里直骂:“混蛋,放开我……”
  陆鸣也不出声,把她拖进屋子往地上一扔,然后转身又跑了出去,把地上的三支手枪都捡了起来,还顺便仔细看看潘浩,见他已经没有了一点生命迹象。

  再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徐晓帆已经跑到院子的大门边,躲在那张石桌后面,远处的陆登奎也调转了方向,举着枪紧张地注视着前面的树林子。
  他猜测张昆恐怕就藏在那里,说不定此刻早就跑掉了,一时后悔昨天晚上在梅豆饼里面放的纯碱太少了,要不然潘浩也就不会死了。
  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于是急忙转身跑进了屋子里,只见吴淼已经坐起身来,肩膀上的衣服已经被献血染头了,红着眼睛瞪着他厉声道:“把枪给我……”
  陆鸣这个时候可不敢惹吴淼,马上递给她一支枪,说道:“你等等,我去找点东西替你包扎一下……”
  吴淼也不理他,左手持枪,挪动着身子来到了门口,大声道:“徐队,浩子不行了……”
  徐晓帆似乎也知道潘浩已经挂了,扭头问道:“你伤的怎么样?”
  吴淼咬着牙说道:“不碍事……”
  徐晓帆说道:“找到张昆了吗?他在屋子里吗?”
  吴淼一愣,问道:“刚才难道不是他开的枪?”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张昆确实死在了屋子里,那这个人肯定是他的同伙……可惜,应该已经跑掉了……”
  徐晓帆话音未落,对手好像故意示威似的,冷不丁朝着靠在门口的吴淼开了一枪,不过,由于角度的关系,这一颗子丨弹丨偏的比较厉害。
  可吴淼的怒火好像被点燃了,身子靠着门框的支撑竟然站起身来,然后举起手枪朝着小树林狠狠地扣动着扳机。
  可奇怪的是,只听见枪机的咔哒声,却一枪都没有打响,稍稍楞了一下,猛地退出弹夹看了一眼,嘴里愤怒地诅咒了一声,也不顾肩膀上的伤口,踉踉跄跄地冲着厨房跑过去。
  陆鸣为了验证张昆已经从屋子里溜掉的推测,小心翼翼地举着手枪走进了厨房,在一阵紧张之后,慢慢垂下了枪口,因为厨房里连个鬼影都没有,于是把枪揣进了口袋里,准备过去拿条毛巾替吴淼包扎伤口。
  可就在他准备绕过一个巨大的老式灶台的时候,似乎听见灶台后面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顿时就停下脚步,屏住呼吸,站在那里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却有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楞了一会儿,他以为是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正想走过去,忽然就看见灶台旁边的柴堆旁边有一个旅行袋。
  他慢慢探过脑袋朝着灶台后面看过去,先是看见了两条腿,继而是一个急速鼓动着的肚皮,裤子已经掉到了腿上。
  尽管心里面的震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可他还是顽强地伸长脖子朝着灶台的最里面看过去,终于,他看见一个干瘪的老头脑袋枕着灶台后面的墙壁,半坐半卧地靠在那里。
  不仅是肚皮不停鼓动着,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脸色白的就像没有一点血色,一颗光秃秃的脑袋上耷拉着一个假发套,眼睛似乎已经睁不开了。
  可当他听见响动的时候,却尽量睁开眼睛,甚至微微扭动了一下,还试图抬起一条手臂,顺着那条瘫软的手臂看过去,手上赫然是一把手枪,只不过手掌似乎连握枪的劲都没有了,只是松松的摊开着。
  就在这时,只见吴淼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冲站在那里的陆鸣大声骂道:“你这混蛋,我的枪呢……”
  说了一半,就再也骂不出来了,以至于都没有下意识地局气手枪,而是两眼怔怔地盯着靠墙躺在那里的男人,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张昆……”陆鸣似笑非笑地冲吴淼说道。
  当梅源村家家户户屋顶冒出炊烟的时候,增员的警力终于到达了。

  潘浩因为被击中了要害部位,已经被确定当场死亡,反倒是张昆还剩下最后一口气,被人和吴淼一起火速送往陆家镇医院抢救。
  剩下的人在徐晓帆的组织下,对山前山后进行了拉网式的搜捕,结果折腾到下午时分,并没有发现枪手的踪迹,最后,接到范昌明亲自打来的电话,让她马上赶回市局汇报工作。
  由于抓到了张昆这个罪大恶极的罪犯,尽管潘浩被打死了,但陆鸣和陆虎几个人却都自认为立下了大功,满心希望能得到警方的奖励,并且徐晓帆也曾经亲口承诺过。
  可没想到最后连徐晓帆的面都没有见到,丨警丨察就像是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们几个人的存在似的。
  倒是派出所的一个丨警丨察根据徐晓帆的命令没收了他们的两支鸟铳,再没有一句话交代,这让陆鸣感到一阵愤愤不平。
  不过,考虑到徐晓帆还要向上面汇报整个事情的经过,满心指望着能给陆虎他们争取点好处,只要先耐心等待。
  丨警丨察撤离之后,梅源村很快恢复了平静,全村陆姓子弟马上开始紧张筹备另一场葬礼,虽然陆满山是被张昆杀害的,可毕竟九十多岁的人了,何况凶手已经是半死不活了,也算是报了仇,所以仍然被当做老喜丧。
  按照陆万林的意思,葬礼一定要比王奎搞得更加隆重、更加热闹,不仅要停床三天,而且还要请戏班子唱三天大戏,让陆满山做鬼也要比王奎做的风光。
  陆鸣虽然有点归心似箭,但鉴于陆满山在陆姓家族中的特殊地位,以及他自己做为陆大将军嫡系传人的角色,不得不留下来参加葬礼。
  好在公司有他没他一个样,在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之后,也有种想放纵一下自己的感觉,除了可以肆无忌惮地喝酒之外,要不是看在陆满山刚死的份上,真想晚上跟几个对他眉来眼去的小媳妇约一炮。
  正好,陆万林的女儿阿妙也从城里面回来了,虽然她找了一个冠冕堂皇回家的理由,可陆鸣还是怀疑这小丫头是得知自己在梅源村的消息之后特意找了个借口跑回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