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1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很想帮她擦一下,又觉得自己这么做太禽兽,只好作罢。
  “有一天晚上,”无声的哭泣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苏巧沁才接着说道,“奶奶把我叫醒,说她累了,要睡一会儿,让我替她看着妈妈的吊瓶。我就把床让给她,搬个凳子坐在妈妈床边,盯着点滴里的液体看,却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女人的身体颤抖起来,表情也变得无比惊恐,眼泪越发的汹涌了。刚刚拔完针的萧晋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她一个拥抱,手臂刚伸过去,就被苏巧沁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然后便扑进了他的怀里。
  “后来,我听见了妈妈叫我的声音,睁开眼就看见妈妈输液的管子里已经快一半都是红色的血,当时我吓坏了,忙爬到凳子上去够吊瓶。
  吊瓶有两个,两个都连接着管子,管子上都带着一个夹子似的开关,是护士一早就弄好的,一瓶输完了,就把它管子上的夹子关掉,然后再打开另外一瓶的夹子就好。
  这些我都做过很多遍了,明明很熟练,可那晚却不知道怎么了,死活打不开新瓶子上的夹子。

  我哭着喊奶奶,可她却连眼睛都不睁,还骂我吵到她睡觉,我一着急,就蹬倒了脚下的凳子,整个人都摔在妈妈身上,挂吊瓶的架子也砸在了妈妈的床头。
  我吓得哇哇大哭,妈妈还安慰我,让我去找值班的护士,我大哭着跑出去,跑了半天根本见不到一个人影,然后又往回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找错了去过无数遍的护士站的方向……”
  苏巧沁死死的抱着萧晋,手臂用力到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但他却没有挣开,只是轻轻抚摸着女人的后背,给予她一点微不足道的温柔和温暖。
  “……等我找到护士回到病房时,妈妈已经快要不行了,奶奶倒是没有在睡觉,而是一上来就狠狠扇了我一巴掌,骂我是讨命鬼、丧门星。
  原来,输液架子倒下的时候,把妈妈的氧气管给压掉了。

  当时的我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到底搞砸了多大的事情,只知道妈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打我女儿!”
  说到这里,苏巧沁终于不再是那种憋着的无声落泪,而是嚎啕大哭,像个伤心的孩子一样,紧紧的抱着萧晋,数息之间就湿透了他衣服的前襟。
  不知过了多久,苏巧沁的哭声才慢慢变成了抽泣,但她似乎还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这就让萧晋有点儿受不了了。
  不是他太冷血没有同情心,而是之前被苏巧沁抱住的时候没做好准备,身体姿势不对,这半天一动不动的僵着,腰都开始发酸了。

  “那个……苏小姐,”他犹豫着出声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看护病人本来就是护士的职责,她们输了液不管,却把事儿交给病人家属,本身就属于失职。另外,你的奶奶罪责更大,她不但辜负了你父亲的信任,也完全丢掉了一个长辈应有的责任。
  那个时候的你才十岁,本身就是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呀!哪能把那么大的事情交给你去做呢?”
  苏巧沁从他怀里抬起头,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可是……我妈妈确实是因为我的失误才去世的呀!”
  “不,你母亲的死与你无关!”萧晋很严肃的摇摇头,看着苏巧沁的双眼说:“这件事,不管是医院、你奶奶、甚至你父亲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唯独你没有,因为你是这些人中唯一一个真正照顾了你的母亲的人。
  我想,她走的时候一定是有些遗憾的,遗憾没有把这些亲口告诉你。”
  “真的?”苏巧沁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哆嗦着嘴唇问,“就连爸爸都怪了我好多年,妈妈她却不会怨我吗?”
  “不会!”萧晋斩钉截铁道,“你的奶奶枉为长辈,你的父亲枉为人夫人父,医院的护士枉称白衣天使,只有你尽到了身为一个女儿应尽的孝心……不,当时的你只有十岁,你所做的已经超越了这世间大部分的孩子,你的母亲绝对不会怨你,反而还会为你感到骄傲。”
  苏巧沁娇躯颤抖了一下,慢慢低垂下头,轻轻抵着他的胸膛。萧晋感觉,似乎又有泪水滴在了自己的衣服上,心中不禁哀叹一声:完蛋了,这衣服明天肯定没法穿了。
  “萧先生,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跟我说这些话的人。”
  听话音貌似心情已经平静了下来,萧晋就撇撇嘴,开口说:“你要是真的感谢我,那能不能先松开手?我的腰都快断了。”

  “啊”的一声,苏巧沁连忙松开手臂,刚刚还哭的惨白的小脸儿又涨成了晚霞的颜色,“对不起对不起!萧先生,我……我……”
  “不用道歉!”萧晋起身活动着酸涩的腰背,笑呵呵的说,“有苏小姐这样的大美人儿投怀送抱,是一件非常令人享受的事情,按理说,我倒还应该跟你说声谢谢才对。”
  苏巧沁眨了眨小扇子般的长睫毛,痴痴望着伸懒腰伸的毫无形象的萧晋,忽然开口说:“萧先生,您真是一个好人!”
  “嘿!”萧晋瞪起眼,“我刚刚为你治了病,还借了怀抱给你哭,你不说给点儿物质上的酬谢也就罢了,咋还骂人呢?”
  苏巧沁“扑哧”一下就乐了,心中刚刚因为陷入回忆而形成的郁结也瞬间消散无踪。
  “谢谢你,萧先生!”她又轻声说。
  “叫我萧晋吧!总先生来先生去的,听着别扭。”
  “好!那你也不要称呼我苏小姐了,叫我巧沁就好。”

  萧晋点点头,重新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她问:“就是从那件事之后,你才开始一遇事便会焦虑无措的,对吗?”
  苏巧沁抿唇点了点头。
  萧晋蹙起眉,沉吟片刻,说:“这样吧!我教你一套调解呼吸的法门,它能有助于稳定你的情绪,你坚持每晚睡前都练习一遍,以后遇事再紧张的时候,也可以先拿出五分钟的时间来上一个循环。”
  “它能治好我的这个病吗?”
  “不能!它只能治标,治不了本。”萧晋摇头,“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那件事对你的刺激太大,旁人已经帮不了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只有你什么时候对你母亲的去世释怀了,才有可能真正的痊愈。”
  苏巧沁有点失望,但很快就面带柔柔的微笑说:“嗯!不管那一天能不能到来,我都要谢谢萧先……萧晋你愿意听我的故事。”
  “这话有点儿不对吧?!”萧晋斜眼看着她说,“恕我直言,像巧沁你这样的女人,追求者不说如过江之鲫,但肯定不会断,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都没有找到过一个愿意倾听你心事的男人么?”

  苏巧沁闻言苦涩一笑,说:“恋爱也是一件大事啊!”
  萧晋一呆,随即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感情这女人之所以没被男人们给吃进肚子里,完全是因为她的这个心理疾病。恋爱确实是一件大事,只要她喜欢上一个人,那就肯定会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说不定还会被吓得逃跑,能恋成才是怪事。
  日期:2017-07-06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