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1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如果你有时间的话,随时都可以。”
  “我倒是有时间,就是怕耽误萧先生您休息。”
  萧晋呵呵一笑,说:“我就更没事儿了,你是我看中的设计师,你的身体自然更加重要,治疗宜早不宜迟,那咱们就走吧!”

  说着,他就站起了身。
  “啊?走?去哪儿?”
  “去你家啊!”萧晋说,“手太阴肺经在手臂和肩部,需要把它们都露出来才可以,看你现在穿的衣服,估计必须都脱了才行,还是去你家,换上一件吊带背心什么的,方便一点。”
  听见“都脱了”三个字,苏巧沁立刻就想到了两人初次见面时自己的状态,一张嫩脸便越发的红润起来。
  苏巧沁一个人住,没请保姆,请萧晋在客厅坐下,又为他倒了一杯水之后,就匆匆的上楼换衣服去了。
  她的家比萧晋的那栋楼还要小上一些,约莫不到两百平的样子,装修色调偏暖,风格混搭,但并不让人眼花缭乱,非常的温馨。

  不出意外的话,这里的设计应该也是出自苏巧沁之手,萧晋越看越满意,心中对于自己那座山中会所的形象就更加的清晰了。
  不多时,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他抬头望去,眼珠子就有点发直。
  只见苏巧沁已经换上了件淡绿色的吊带小可爱,硕大的欧派把带子绷得紧紧的,随着她的动作一颤一颤,仿佛下一刻就会吃不住崩断似的。
  而她的下身则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运动短裤,勾勒的丰臀圆腿饱满惊人,再配上灯光下牛奶一般的肌肤,这哪里还是一位年近三十的女人?分明就是一位活泼元气的花季少女啊!

  “萧……萧先生,这是我平时健身时穿的衣服,可……可以吗?”苏巧沁被萧晋灼灼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可以吗!把“吗”去掉!我只是让你露出胳膊和肩膀而已,你这连大腿都送出来了,怎么可能不可以?话说,你果然就是在勾引我吧?!
  “以后再去健身,最好换一条带袖子的上衣。”萧晋一脸凝重的说。
  “啊?”苏巧沁被他的表情给吓着了,忐忑的问:“我这件怎么了?会伤身体么?”
  “会!但不是伤你的,而是伤别人的,特别是男人的。”
  “……”
  苏巧沁满头黑线。她忽然觉得自己因为被救过一次就把萧晋当成好人,可能有点草率。
  “家里有酒精吗?”这时,萧晋拿出银针包,问。

  “有,您稍等。”
  苏巧沁小跑向墙边的矮柜,严重违背地心引力的俩球晃啊晃的,看的萧晋特担心会骨碌碌的掉出来。
  紧接着,苏巧沁弯下腰打开矮柜,双手伸进去拿东西。她是背对着萧晋的,这么一弯腰,小磨盘似的月亮顿时一览无遗,贴身的运动短裤似乎还勒出了一点点的形状。
  妈妈咪呀!这娘们儿真的是在勾引我吧?!
  童颜、巨胸、娇小玲珑还天然呆,特么这娘们儿是怎么平安活到这么大的?外面的那些男人都瞎了吗?
  苏巧沁捧着一个急救包走了回来,萧晋收敛起心神,接过她递来的酒精将银针擦拭了一遍,然后拍拍身边,说:“坐过来吧!”
  苏巧沁的脸又红了,怯怯的在他身旁坐下,低着头,双手捏着短裤的裤脚,像个马上就要被圈圈叉叉的新娘子。
  萧晋无语的翻个白眼,说:“身体后仰靠在沙发背上,手臂自然垂落,不要用力。”
  苏巧沁咬着嘴唇照做了,只是眼睛闭的死死的,一脸的坚贞不屈,跟要马上遭受酷刑似的。

  碰碰她僵硬如木头一般的手臂,萧晋又叹了口气,柔声道:“放轻松,你上次也是针过的,一点都不疼,不是吗?”
  或许是回忆起了上次针灸的经历,也或许是萧晋的口气起了作用,苏巧沁睁开眼看了看他,身子就慢慢的软了下去。
  柔和的灯光下,一位美丽的女子半瘫在沙发上,身材像是熟透了的蜜桃,掐一把就出水,偏偏还有一张稚嫩的脸庞,感觉仿佛少女与少丨妇丨的结合体,那牛奶似的肌肤,给了萧晋极大的视觉刺激。
  如果此时不是在治病,而是在酒吧的话,他今晚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这个女人给哄到床上去。
  深吸口气,把目光专注在穴位上,他下针如风,干净利落,顷刻间便将数枚银针刺入了苏巧沁手太阴肺经的几处穴位。

  接下来,他一边轻轻捻动提拉,一边随口问道:“你小的时候是不是经历过一次特别重大的失败挫折?”
  “你怎么知道?”苏巧沁又瞪大了眼,圆圆的,很可爱。
  萧晋笑笑,说:“心理疾病一般都是后天形成的,你一遇到重要的事情就会紧张焦虑,很明显是曾经在一件寄予厚望的事情上受到过打击,从而留下了阴影。”
  苏巧沁的小嘴也惊讶的张开了,由衷的说道:“萧先生,你真的好厉害!”
  这就厉害了?小爷儿还有更厉害的呢,你要不要试试?
  心里转着龌龊的念头,萧晋脸上却是一片道貌岸然,摇摇头,道:“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对你的影响这么大?”
  苏巧沁沉默片刻,表情就慢慢变的伤感起来。
  萧晋也不着急,一边继续捻动着银针针尾,一边盯着人家吊带下的轮廓研究。
  “在我十岁那年,我妈妈得了重病,每天都要输很多次药,所以身边必须一直都有人照顾。”
  不知过了多久,苏巧沁终于开口打破沉默,只是话语的一开始,就定下了一个注定悲伤的结局。萧晋心有不忍,本打算制止,可转念一想,她一个人生活,可能很孤独,倾诉一下心中的郁结,或许并不是什么坏事。

  “那个时候我爸爸的事业刚刚起步,正是最忙最关键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苏巧沁继续说道,“他想暂时停下照顾我妈,但我妈却要他好好工作,争取早点给我打造一个衣食无忧的未来。”
  苏巧沁的眼眶红红的,声音忧伤,表情茫然且无助,似乎已经穿越时空回到了记忆所处的时间,变成了那个面对母亲病倒而不知所措的十岁小女孩儿。
  “后来,爸爸就让我奶奶代他看护妈妈,我晚上也住在病房里,而他则有时间就往医院跑一趟。”有泪从苏巧沁的腮边滑落,她依然一动不动,就那么怔怔的望着前方继续说着。
  “奶奶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妈妈,她想要个孙子,而我妈却因为生病,不得不将刚刚怀上三个月的弟弟拿掉了。医院里其实没有多少事情,只需要注意着一瓶液输完要马上更换另一瓶,另外再搀扶妈妈去厕所就可以了。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奶奶都不愿意做,在医院里一整天一整天的不给我妈好脸色,骂她是扫把星,拖累了她们苏家,还经常故意不给妈妈买饭。

  当时的我还不太懂这些,妈妈也不跟我说,每次我放学去了,她都会很开心的跟我讲那天都发生了什么事、同房的病友说了什么笑话之类的。那个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她心情真的很好,很快就能痊愈出院了。”
  苏巧沁忽然停了下来,大颗大颗的泪珠也开始从眼眶里溢出,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小可爱的衣襟给湿了一大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