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3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父支吾着说:“是啊,饭后如果不散步的话就容易高,这样,你去陪小彭多呆会。”
  舒妈妈这时从冰箱里端出一盘用薄膜封上的水果,说道:“小晴,让小彭吃水果,我陪你爸爸溜溜食,他今天晚上吃得太多了。”
  舒妈妈说着,也换好了鞋,就跟着舒爸爸走了出去。
  舒晴和彭长宜站在门口,看着他们消失在门外,就回身关上了门。
  彭长宜看着她说:“这多不合适,他们为我来忙活了一天,吃完饭没有休息就给我腾地方躲出去了,唉,真是不合适。”
  舒晴笑了,说道:“就是啊,我还纳闷呢,怎么爸爸突然饭后不散步就血糖高了呢,原来是给你腾地方啊?哈哈。”

  彭长宜斜了她一眼,说道:“还笑,都是你不懂事,不张罗拦住他们。”
  舒晴继续笑着会所:“他们既然肯把时间给女儿腾出来,说明他们对你是非常满意的,不然,不会给你腾地方的。”
  尽管彭长宜不否认她的话,但他还是故意谦虚了一下,说道:“你怎么知道?兴许他们不想多看我呢。”
  舒晴端过水果,坐在彭长宜的身边,揭去薄膜,用牙签递给彭长宜一块火龙果,说道:“当然知道了,前两年妈妈的同事张阿姨给我介绍了一个朋友,也是晚上来我家见的面,张阿姨他们说,如果二老看着满意的话,他们就出来溜达五分钟,如果看着不满意的话,就下逐客令。可是妈妈说,我们尊重小晴的意见,一切以她为主。”
  “结果呢?”彭长宜问道。
  舒晴说:“结果,趁我回屋的时候,妈妈追我进了屋,问我是什么态度,我就冲她摇摇头,妈妈就明白了,出来后就跟张阿姨说:今天就这样吧,两个年轻人也见面认识了,他们如果有缘就继续联系,如果没有缘分就各走各的路。事后妈妈说,我才不放心把女儿撂给一个不了解的男人呢,即便两个人有缘分她也不会,她说她不放心。”
  彭长宜感叹地说:“你有一个好妈妈,在我们那里,介绍对象的时候,都是第一次见面就让两个人单独坐一会,如果是在家里,家长就会出来给他们留出单独相处的时间,如果是在外面茶馆或者咖啡厅,介绍人和家人也会借故出来,让两个人单独谈谈,交换一下意见,约定俗成的事,到你妈妈这里改了章法,说明你妈妈太爱你这个女儿了,担心你受到伤害。”
  舒晴说:“是的,妈妈就多次这样说,她也知道,凡是熟人介绍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了解的人,不了解人家也不给介绍,可是妈妈说她就是无法做到把女儿留在一个陌生人的空间里,她就是不放心。爸爸说她偏执了,妈妈也知道自己过分,但还是改不了。所以,这次妈妈能主动给你腾出时间,说明对你是放心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太幸运了……”
  他说着,就揽过舒晴的肩膀,让她的上身靠在自己的怀里。
  舒晴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但是她没有拒绝他,而是依偎在他的臂膀里,就像第一次和彭长宜亲密依偎的时候,她感到了彭长宜左胸铿锵有力的心跳。
  舒晴把耳朵贴在他的左胸部位,轻声说道:“你的心跳得好快,紧张了吗?”
  彭长宜的确有些紧张,毕竟是在她家,就老实地回答:“是,有点紧张。”
  “为什么?”舒晴明知故问。
  彭长宜轻轻扶正她,看着她说:“你说哪?”
  舒晴感觉彭长宜的眼睛有点红,就低下了头,这次是主动将头靠在他的身上。
  彭长宜的呼吸有些急促,说道:“好了,起来吧,让你父母看见不好,该说我轻薄了他们的女儿了。”
  舒晴抬起头,看着彭长宜,说道:“你会轻薄我吗?”
  彭长宜看着舒晴那毫无戒备的眼神,他的心跳了一下,一只手摸着她的脸,说道:“是的,我会,我不是圣人。”

  舒晴的脸“腾”地红了,说道:“我不信,我知道你不会……”说完,她低下了头。
  彭长宜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说道:“傻丫头,我都不信我自己。”
  “那是你,我不这样看问题……”她说着,再次靠在彭长宜的肩上,同时自己的手还放在彭长宜的手心里,反复摩挲着他的掌心。
  彭长宜知道舒晴是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这个时候,做为女孩子怎么也不该招惹一个寡居多年的男人的,他突然闷哼一声,抱过舒晴,就吻住了她的唇……
  记得那次在彭长宜的住处,舒晴也是这样被彭长宜吻的,不过那天晚上他只是挨了一下自己的唇就离开了,但就是这轻轻一挨,让姑娘的心不平静了好长时间,毕竟,长这么大,还没有哪个男人这样用唇挨过自己的唇,尽管那天自己伤心地离开了他的住处,但是那轻轻一吻,却让姑娘芳心大开,她无数次在心里重温那一瞬间的感受,怎奈,时间太短,她还没来得及回应,彭长宜就抬起了头。
  但是,这次的彭长宜显然不同了,他不再挨一下就离开,而是在不折不扣地吻自己了……

  尽管这样的吻对于她来说是第一次,但在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时,她不想拒绝,因为,被心上人拥吻,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儿。
  彭长宜见她没有拒绝自己,胆子就大了起来,他双手拥着她,把她拥在自己的怀里,让自己的舌滑入她的口中,贪婪地汲取着属于她的美好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两个人都呼吸急促起来,紧密的吻,使两个人有些透不过气来。彭长宜感到了她的急促,就抬起头,让彼此有个缓冲的过程。他看着她,用手轻轻地抚着被自己吻过的唇。
  舒晴羞得不敢睁眼,肤色白润,桃腮欲晕,他低头凝望着她,就见她白润的脖颈和领口处的肌肤下,隐隐地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她的双眼微垂,一股女儿羞态,真是娇美无伦。
  他用手托起她的脸,唇,再次轻柔地落在她的额头、眼睛、脸颊、鼻尖、最后,停在了她的唇上,不动了……
  见他的唇抵住自己的唇不动,舒晴便伸出自己的小舌尖,轻轻地舔了舔那紧贴着自己的唇,然后又缩了回去,只这一个动作,就足以让彭长宜气血倒流,他在心中呐喊了一声,再也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一下就将那调皮的丁香吸进自己的口中,用力吮吸着,许久、许久……

  舒晴已身如棉絮,再无半分力气,完全融化在了他的怀里。他腾出一只手,顺着玲珑的曲线四处游移。
  房间里一片寂静,仿佛一切都不忍心打扰这一对恋人甜蜜、炙热的时刻。
  此时的彭长宜,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了,他一下子将舒晴推开,喘着粗气,看着她
  此时的舒晴,正沉醉在他的激吻中,冷不丁被松开,身体一下子失去重心,差点没歪在沙发上,她惊得睁开了眼睛……
  彭长宜扶正了她,然后站起身,顺手拿起水杯,佯装去倒水的样子,背对着她,走到客厅的另一侧,站在一幅字画前面,打量着。

  舒晴也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冲着他的背影,轻轻地说道:“怎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