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134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开多想出了一个与陈功能够针锋相对的方法,那就是把黄远发请过来也讲课,黄远发与陈明义的思想完全不一样,他过来讲,可以冲淡一下陈明义的影响,同时他提议把黄远发请过来讲课,那么也可以凸显出他的作用来,与陈功不相上下。
  忽然听到宋开多提出这个要求,陈功心里一想,他这是有所用意啊,自己把陈明义请来了,宋开多就要把黄远发请来,而黄远发是黄金海的父亲,家里头家财万贯,与陈明义的家庭条件可以说是天壤之别,把黄远发请到这边给上党课,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陈功一琢磨,就知道这个事情不行,黄远发原来确实是富有改革精神,可是现在他的改革精神全部用到支持他儿子赚大钱去了,让这样一个人过来讲党课,岂不是一个讽刺?
  把陈明义请过来传达的是一种信号,而把黄远发请过来则是传达着另外一种信号,这两种信号是相互冲突的,岂不是让大家无所适从?如果黄远发不是黄金海的父亲,倒是可以请过来上党课,但是黄远发现在是黄金海的父亲,那么就不好请他过来上党课。
  然而现在宋开多却是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他能答应吗?但是如果他不答应,便是当场不给宋开多面子,这样一来就是不大好。
  陈功想了一想说道:“高秘书长,下周的党课是不是已经入排好了?宋市长的这个提议,你记一下,等下一步做好统筹安排,好吧?”
  陈功扭头问向高宁,其实高宁没有排好下一次上课的情况,即使排好了,也可以临时变通嘛,但是陈功此时故意这样讲,就是既要给宋开多的面子,同时也不能让黄远发过来上党课。
  高宁会意,他还是要维护陈功的威望,因而便答道:“这个没有问题,回头我就安排。”
  看到陈功与高宁一唱一和,宋开多心里头不高兴了,但是他不能强迫陈功下一次必须要让黄远发,所以他坐在那里沉着脸,便没有再说话。
  会议就散了,散会以后,陈功回到办公室,高宁便走过来向他请示邀请黄远发上党课的事情。

  陈功看了看他道:“宋市长既然提议了,那就把他排上,不过要靠后,什么时候让他讲,我来安排。”
  陈功要把这个事情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否则的话他就会让宋开多牵着鼻子走了。
  而宋开多回去之后,时涛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两人一见面,相互看了一眼,略有会意之意,时涛道:“把那个老古董请过来,不知是什么用意,他自己家子女都不待见他,现在却是把他奉为上宾了,不知到底要干什么?”
  宋开多听了这话,想了一想说道:“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当场试探了一下,想让黄远发过来讲课,但是你看到没有,他巧妙的回避了,说是把黄远发排上,但是什么时候能排上,完全是他说了算,到最后,我估计就不了了之了,他的政治技巧看来要比老程强。”
  时涛闻言道:“我父亲也能讲啊,他提都没提呢。”
  宋开多道:“我想提你父亲的,可是我考虑了一下,你现在是常务副市长,提议让你父亲过来讲课,与你面上不大好,所以我就没提,提了黄远发,结果却是让他给回避过去了。”
  时涛道:“现在讲发展经济呢,那个老古董懂什么经济啊,这样下去,洛河市的发展可能还要慢了。”
  宋开多蹙眉道:“他的用意未必是如此,把陈明义请过来,是要壮他的声势,增加他的威望,这才是他的目的吧,就好比当年刘邦的儿子把当时四位德高望重的人请到身边,以壮大自己的声势,最终让刘帮立他为太子,我看他就是这个意思,并不是想听那个老古董要怎么做。”
  时涛一听,立时恍然大悟道:“他用意这么深?”
  宋开多道:“现在我们就要做这般想,至于最后能不能起到作用,这还要看下一步的发展,不过他提出上党课这个事情,却是一招好棋,很容易地就把主动权拿在手里了。”
  时涛道:“他弄这个上党课,还要写心得,我估计大家现在肯定都会在骂他,骂他搞这些繁琐的东西,学习就学习了,还写什么心得,无非是一种形式主义。”

  听到时涛这样讲,宋开多却是说道:“这个你就不懂了吧,身为主要领导,背后哪能没人骂,有人骂才正常,没人骂才不正常,只有有人骂,才能让大家感受到他的存在,如果他什么事也不管,谁会骂他?有人背后可能在骂他,可是谁敢当面骂他,谁敢不去写心得,与他对着干?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明白了吧?”
  时涛叹气道:“管他明白不明白的,我反正不会亲手写心得,让秘书给弄一弄就行了,应付一下,算是给他一个面子,我以为省委调他过来,有什么大本事,把洛河市的经济给搞上去,结果却是弄这些东西,没什么意思,宋市长,你以后是不是每次都去参加这个事情?我想请假,不想去听那个东西了,形式主义。”
  看到时涛有这种想法,宋开多一时没有表态,如果时涛不参加上党课的话,会是什么情况?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打气
  何枝梅又打电话给他,让他去蓝天集团视察工作,陈功忽然接到她的电话,感到很突然,不知她怎么知道了自己私人的电话号码,他平时有两部手机,一部是办公用的,都让贺建功拿着,而私人手机他自己持着,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他的私人号码,可是何枝梅却是知道了他的号码,让他感到好生奇怪。
  何枝梅问他什么时候去蓝天集团视察工作,陈功听到她这个要求,心里头当然比较反感,他什么时候去蓝天集团视察工作,他自然有安排,现在催他过去视察工作,为她站台,难道还要听从她的指挥吗?
  陈功很不高兴,可是何枝梅毕竟是民营企业家,又与黄金海素有矛盾,上次也答应她去蓝天集团视察工作了,因此不能对她发什么脾气,只是告诉她,去蓝天集团视察这个事,他正在安排,让她不要着急。
  何枝梅听了,便告诉他,黄金海现在有些过分了,不但抢了她市一中的那块地,而且还在其他行业与她竞争,大有碾压她之势,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可就是不顾一切地与他斗了,首先市一中这块地,黄金海就不可能顺利地搞开发。
  听到何枝梅这种威胁的话语,陈功的心里很是生气,企业有竞争是非常正常的事,现在拿着这事来威胁他,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转念又一想,黄金海是黄远发的儿子,如果何枝梅倒了,黄金海在市里一家独大,再有他老子作厚台,岂不是让他更加膨胀,他得利用何枝梅来制衡一下黄金海,免得黄金海在宋开多等人的支持下,在市里头继续坐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