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3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喉咙那里,有些难受,我不想说煽情的话,显得太客气。
  “我...”
  我刚说了一个字,齐语兰打断了我的话,她说:“董宁,不用说,好了,我先挂了!”
  滴,滴滴。
  我看着电话,怅然若失。
  有齐语兰这样的朋友,真好,可是压力好大,总觉得欠齐语兰,感觉这辈子都还不上。
  齐语兰,给我希望,可是这件事非同一般,齐语兰也只说等她消息,并没说她能摆平,齐语兰大概也是找上边的关系吧,所以,我这边还要密切关注陈辰。
  “还没走?”
  韩立闻看到了我,很惊讶的说,我惊觉。看了看手机,六点四十多,我站了起来,笑笑,说道:“现在走!”
  离了事务所,接了白子惠,问她想吃什么,白子惠说累,直接回了家。

  我懂,不是身体累,是心累。
  回家之后,少不了还是谈论今天的事,虽然不想提,可那是过不去的坎儿,白子惠吃饭的时候几次失神,注意力不集中。
  “这样也挺好,陆家公司跟你没了关系,你能轻松不少。”
  这段时间,白子惠一直愁陆家公司的发展,现在无需忧愁,因为公司已易了主。

  白子惠说道:“我能放下,可有些人放不下。”
  我说:“你是说老爷子吗?”
  白子惠点点头,说道:“不仅仅是他,陆家人都在乎,毕竟那是属于他们的东西,有着特别的记忆,被人拿走还是心疼的。”
  我看着白子惠,说道:“那你打算离开我吗?”
  白子惠,你是动心了吗?
  动心倒不是说能得到什么好处,只不过跟我分开,陆家会存活下来,白子惠是陆家的一员,不管她多么憎恨陆家,这个事实都无法改变。

  况且,白子惠对陆家不是真的绝情,她愤怒的是陆家的绝情,因为白子惠有情,所以才觉得陆家的绝情无法接受。
  我心里尊重白子惠的选择,不是说我觉得这事麻烦,我想放弃。只是白子惠有她选择的权利。
  “你打算离开我吗?”
  白子惠看着我,反问,一模一样的问题。
  我摇摇头,说道:“我没有这个打算。”

  白子惠说道:“好巧,我也没。”
  说完之后,我们两个人都沉默,慢慢的吃着饭,气氛有些凝重,虽然我们说的都是真心话,可是宋家如山一般,压力重如千钧。
  白子惠确实说的决然,可这事总要解决的,对方有股份,陆家公司易主,这事且不追究,那几千万却是可大可小,陆家有没有这笔钱,肯定有。就算陆景辉搜刮一通,陆家的家底也可以支撑,但这笔钱谁拿,陆老爷子?陆家老三?还是白子惠他妈?
  估计谁也不愿掏。
  陆家老爷子觉得明明有不花钱的办法,为什么还要掏钱呢,陆景辉人在美国。去过逍遥快活日子,音信全无,想要追回钱来万万不能,这便是矛盾所在,白子惠看似轻松,实则压力巨大。
  我心里有少许愧疚。这事跟我有莫大关系,宋修德为了搞我才盯上了白子惠,虽说陆景辉那边本就埋下祸根,可算起来还是我激化了矛盾,让这一切提前爆发。
  默默吃完饭,我和白子惠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闭口不提。
  齐语兰的回复没有我想的那么快,隔了一天,她打过来电话,她说:“董宁,情况不是很乐观。”
  其实这点我早有准备,特勤又不是我家开的,虽说有人看好我,不过我终究是个小角色,还没有成长起来,上次已经给了我面子,帮我出头,我又能奢求什么呢。
  齐语兰又跟我细说,这次特勤并不是不想帮我,主要是不太好帮,宋家没明着来,玩阴的,特勤也不好说话,宋家给了面子。特勤不能不衡量一下,毕竟,为了我这样一个小人物跟一个家族硬抗,不现实,也不符合利益,就算我身上有投资的可能。
  这些我都懂。我说谢谢,齐语兰为我联系,劳苦功高,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宋家有什么招,我见招拆招好了。
  齐语兰没把话说死。她说还有别的可能,有最新进展,她会告诉我,我说好。

  挂了电话,静坐,外边的小姑娘议论纷纷。
  “董总最近好严肃啊!”
  “是啊!是啊!看起来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没准失恋了。你去试试,董总年少多金,嫁了他吃穿不愁!去趟上京,两百万到手。”
  “一边去,别什么话都说,董总早就有人了。那可是白富美。”
  “白富美不还是靠家里,旅旅游,照照相,我就是没投好胎,要不我也是白富美。”
  “董总的那位可是女强人,自己创建公司,越做越大,根本就没靠家里。”
  “行了,知道董总有主了,咱不说这个了,你今天的唇彩好看,什么牌子的。哪个色号。”
  “不告诉你,这是我的斩男色!”

  叽叽喳喳,好烦啊!
  不过真好,没什么烦心事,除了钱包瘪一点,日子还是挺舒心的,哪像我,天天想着怎么跟别人斗。
  我想要借特勤的势怕是不成了,又没别的靠山,没办法一劳永逸啊!
  点了一根烟,慢慢的抽着,韩立闻进来几次。问我意见,他看出我心情不佳,问了一下,我搪瓷过去。
  韩立闻出去,我自己一个人,没有声音,很静,我看着烟雾徐徐升起,感觉自己好似困兽,我拼命的想,却没有解决的办法,我想自己现在跟网络写手码不出字来一样吧,很痛苦很纠结。
  既然没办法一劳永逸,那就见招拆招吧,宋修德,看你能把我逼到什么地步。
  一根烟抽完,我下了决心,马上又点了另一根,吞吐之间,声音传来。
  “陆总,您好,打扰了!”
  陈辰的声音传来,看来他开始行动了,那么这个陆总是谁?陆老爷子?还是逃到美国的陆景辉。

  我现在没办法确定这是个电话通话。还是面对面的交谈,因为很静,没有其他的声音,人声很清楚。
  “我这个一脚踏进棺材的老家伙,当不了陆总了。”
  是陆老爷子,那么见面的地方应该是陆家老宅。
  “陆总。您还年轻呢,再说陆家的事,不管大小,还是您掌控之中。”
  陈辰恭维的说。
  宋修德找了个能说会道的。

  陆老爷子笑笑,说道:“行了,别说客气话了,如果真在我掌控之中,也不会出这种事。”
  陈辰笑笑,说道:“这事谁也不想看到,我来是想问陆总我方提出的要求你们商量的怎么样?我老板比较着急。”
  我心中冷笑,陈辰真是耐心,他已从保姆那里知道答案,现在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真是个阴险的家伙,陆老爷子年纪大了,还没发现家里的小保姆已被收买,倒也不能说愚蠢,只能说人心难测。
  至于小保姆,也无法苛责她太多,马无夜草不肥,人都有贪念,陈辰许点好处,这便是一笔外财,这钱不赚白不赚。
  陆老爷子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说道:“你们老板说话算数?”
  日期:2017-07-06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