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0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23 10:40:04
  (正文)
  在一团团部,凯茨上校、师部作战参谋杰拉德托马斯中校、一营营长伦纳德克雷斯韦尔中校已经制定出反击计划。范德完全同意他们的方案:“凯茨,就这么干!把那帮狗娘养的统统干掉!”。
  随着黎明的到来,一木先遣队的末日到了。东方刚呈现鱼肚白,头天刚刚进驻亨德森机场的“无畏式”轰炸机一架接一架升空,将丨炸丨弹投向沙堤和泰纳鲁河东岸,炸得日军无处藏身。美军趁机发起全线反击,眼睛布满血丝的陆战队员如猛虎下山一般冲下河滩,势不可挡。一木只好收集残兵且战且退,躲入椰林做困兽之斗。

  安迪波利尼二等兵发现了两名重伤的日军士兵,于是招呼4名同伴准备为其包扎伤口。不料一名日军伤兵忽然翻过身来,用尽最后力气扣动扳机将一名陆战队员的眼睛打瞎。气急败坏的波利尼立即端起勃朗宁步枪,将两名日军伤兵全部击毙。陆战一师也曾出动救护兵对日本伤员进行救治,某些伤员却在医护人员靠近时拉响手榴弹与之同归于尽。范德闻讯勃然大怒,“我从没听过这种战斗方式”,后来他这样对自己的一位朋友说。范德随即颁布命令:停止一切救护行动,对所有日军伤兵一律就地击毙!这也预示着从这一时刻开始,今后的战斗将更加血腥、更加残酷。那些逐渐变成老兵的陆战队员会告诫后来的“菜鸟”们:“只有死掉的日本佬才是最好的。”因此每当战斗结束,他们的第一任务就是在合适距离上给留在战场上的日军伤兵补枪,以确保他们变成“最好的”。

  战场上暂时安静下来,范德知道据守椰林的日军绝非等闲之辈。从之前的战斗可以看出,这完全是一伙丧失人性的亡命之徒,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最好的办法就是宜将剩勇追穷寇,将他们一个不留地斩尽杀绝。
  下午14时,克雷斯韦尔的一营已经从泰纳鲁河上游1500米处涉水过河,迂回堵住了日军的退路。范德下令发起全面反攻。雨后初晴,12架“无畏式”向日军藏身之处肆无忌惮地发起俯冲,几乎是贴着树梢投下丨炸丨弹。美军坦克和炮兵也向椰林猛烈开火,树枝、土块夹杂着日军士兵的残肢断臂漫天飞扬。损失惨重的日军先遣队已经不可能成建制突围。尽管败局已定,但日军残兵依然死战不退,攻击中的美军伤亡骤增。

  为了全歼残余日军,范德将6辆斯图亚特轻型坦克派给一营。钢铁巨兽“轰隆隆”冲上沙堤,撞倒棕榈树,击毙日本狙击兵,压死走投无路的日军。陆战队员紧随其后潮水般地向前冲击。由于掷弹筒和两门75毫米炮损失殆尽,日军在美军坦克面前束手无策。抱着一挺机枪、两眼通红的一木大声发布命令:“马上组织爆破手炸毁敌军坦克!”一辆坦克被日军以肉弹攻击的方式炸成一堆大火,另两辆陷入沼泽无法运动,但剩余3辆坦克一面以车载机枪和37毫米炮猛烈开火,一边撞倒椰树将日军狙击手全部压死,战斗完全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克雷斯韦尔中校率领迂回的美军突然从背后向杀出,日军简直无路可逃。战地记者理查德特里加斯基斯的报导《瓜达尔卡纳尔岛日记》是这样描写坦克对残存的日军紧追不舍,并把他们杀死在一片椰树林中的:“目睹这个场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坦克向椰子树撞去,树慢慢倒下,然后从奔跑着的人身上碾过,追逐并向这些逃命者开火。”克雷斯韦尔形容坦克血淋淋的履带“简直是一架架绞肉机”。逃到河里的日军士兵受到子丨弹丨和鳄鱼的双重攻击,跳入大海者则被陆战队员在岸上以点射击毙。到下午17时,美军完全荡平椰林,日军成建制的抵抗完全终止。一木率残兵200余人分散突围,撤至沙滩继续负隅顽抗。 

  黄昏时分,打扫战场的美军突然发现了一木的行踪,于是再次出动坦克追击。一木等人被团团包围在一片小树林里。尽管已经濒临绝境,但几个部下还是誓死护卫重伤的一木。一木知道自己的末日就要到了,下令旗手立即烧掉联队军旗。旗手用颤抖的手划着火柴点向破烂不堪的军旗,被大雨淋湿的军旗却怎么也点不着。一木把准备用来庆功的烈性酒浇上去,军旗终于燃烧起来。一木跪着向军旗敬礼,然后在美军坦克冲上来之前将战刀插进了自己的腹部。这位在“七七事变”中立下“汗马功劳”、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终于在瓜岛一命呜呼。

  至此“泰纳鲁河口之战”以美军的全胜告终。一木支队阵亡777人,美军亡35人伤75人。突出重围的24名日军残兵逃回滩头,与留守的125人汇合,带上粮秣迅速消失在丛林之中,静候一木第二梯队和川口支队的到来。
  尽管战役规模不大,但泰纳鲁河口之战同样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美国海军陆战队用无可辩驳的胜利打破了长期以来日本陆军无敌于天下的神话。战后,日本著名记者伊藤正德在《帝国陆军的最后时刻》一书中写道:“日本海军败北史的第一页是中途岛海战,陆军败北的第一页则是瓜达尔卡纳尔岛。瓜达尔卡纳尔不仅仅是一个岛屿的名字,它还是帝国陆军墓地的名字。在岛上,日本陆军首次败给了美军。而且,瓜达尔卡纳尔岛成为日美两军决战的战场纯属偶然。在苦战六个月后,日军的败退揭开了日本陆军败北史的第一页。”

  21日清晨,日海军瓜岛守备队致电拉包尔,“一木先遣队已展开攻击,形势于我有利,攻势可望获得进展。”接到电报的百武喜忧参半。喜的是前线攻击顺利,忧的是先遣队兵力薄弱,粮弹不足,即使能够攻下机场,能否守得住尚属疑问。下午17时45分,瓜岛方面再次来电报告“先遣队在机场附近被全歼”。百武对此半信半疑。22日全天再未收到进一步的确切电报,百武判断一木可能还在激战之中,于是下令川口支队立即启航前往增援。同时要求基地航空部队派出飞机为一木先遣队空投粮秣弹药。一直到25日,前方才有确切消息传来,战败的一木先遣队全军覆没。

  前方发来的电报并未说明联队军旗的下落。这玩意儿是否落入美军之手成了百武最大的心病。要知道日军联队的军旗为天皇亲自授予,人死事小,丢了那块烂布比天都大。如果军旗果真落入敌手,步兵第二十八联队的编制将被撤销,那第十七军可就丢大人了。不过从美国人后来的宣传中,百武看到诸如波罗克、克雷斯韦尔还有一个叫什么乌查的人都被授予勋章,还详细登出了战利品的目录和照片,其中枪支弹药甚至那两门炮都有,唯独没有提到缴获了联队军旗—如果有的话美国人肯定会大吹一番的—百武这才松了一口大气。看来一木这小子还算有种,咽气之前总算把旗子给毁掉了。

  在西北1600公里之外的吉尔伯特群岛,美国人发动的又一个进攻行动同样取得了胜利,这是尼米兹上将精心策划的一次佯动。就在瓜岛登陆战打响的8月8日,美军潜艇“鹦鹉螺”号、“舡鱼”号潜悄然驶出了夏威夷军港。8月17日凌晨3时,埃文斯卡尔森(就是那位朱老总的好朋友)中校率领第二突击营—他们和一木一样在中途岛未捞到仗打—的211名陆战队员悄然登上了马金环礁,突击营副营长、罗斯福总统的大儿子詹姆斯少校也参加了这次行动。美军以18人阵亡、12人失踪、14人受伤为代价,消灭了驻岛46名日军后艰难撤出。虽然是一次小规模的作战,但战斗过程依然称得上惊心动魄。遗憾的是,美军对马金岛的佯动并未达到使日军从所罗门群岛转移兵力的目的,后文详叙。

  虽然瓜岛上的陆战一师粉碎了日军一木先遣队的进攻,但海上的危险正在日益迫近。联合舰队主力—近藤先遣舰队、南云机动部队以及由山本亲自领军的主力舰队经过数千公里的隐秘航行后悄然抵达所罗门群岛海域。围绕瓜岛登陆与反登陆的一场海空大战已经箭在弦上。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小节—东所罗门群岛海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