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9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快步到值班室。
  徐岩拿起了话筒,听了一句哈哈大笑起来,“是老赵啊,怎么,赵大参谋大清早的,有什么好关照。”
  说着摆头看了看张以陌,抬了抬下巴。张以陌背着手也笑了。他知道是打来电话的是赵旭,从107团走出去的干部,在军区司令部担任军训部的一名副处长。
  赵旭却是丝毫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他的声音沙哑得可怕,缓缓的说道,“团长,咱们的老团长……”
  电话那头的赵旭,死死咬住了牙齿,后面半句话无法轻易的出口。
  徐岩听出了不对劲来,那颗心慢慢的沉下去,却依然存在最后一丝希望,“他怎么了?”
  张以陌看出不对来了,“怎么了?”
  “说话!”徐岩提高了声音。
  赵旭艰难地说道,“老团长牺牲了,在东。”

  107团的官兵们以及军区机关首长们以及所有的干部都知道,107团只有一个老团长,他叫李牧。
  徐岩瞬间呆住了,雕塑一般站在那里。张以陌急得不行,把话筒从徐岩的耳边拿过来,“赵旭,出什么事了?”
  赵旭哭着说,“政委,老团长牺牲了。”
  手的话筒滑落,重重的砸在了桌面。值班室的干部骨干不敢去扶,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团长和政委这个模样。

  “他怎么会死呢,李牧怎么会死呢?”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岩像是暂停恢复播放一样,然而却是哂然一笑,秃自不知道声线已经在颤抖,拿起话筒说,“李牧怎么会死呢你说,老张,我看一定是谁在开玩笑。我打个电话问一问。”
  徐岩的动作并没有什么异样,他拿起话筒,然后去拨号,动作很慢,前面两三个数字拨得很顺利,慢慢的,动作越来僵硬,双手在颤抖,浑身都在颤抖,手指颤抖着根本无力摁下下面的号码。
  他死死咬着牙,要拨完号码。
  张以陌心里难受得要裂开一般,“老徐……”
  徐岩停下了动作,慢慢的放下话筒。
  是啊,军区司令部会在这种事情开玩笑吗,赵旭会在这件事情开玩笑吗?
  徐岩感觉身子有些瘫软,他慢慢的走到行军床那边去坐下,两个胳膊的肘部支在大腿,慢慢的两个手盖住了脸,头慢慢的埋了下去。
  值班室里的干部骨干看到了他们终生难忘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的一幕——他们的团长像个小孩似的坐在那里抱头痛哭,死死压抑着的哭声让天地为之变色……
  武警第三师师部营区,家属区三号院。

  冯玉叶和两个孩子,还有陈春英和刘妈,围着饭桌吃早饭。冯玉叶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指了指李耀军的牛奶,道,“牛奶要喝掉的,你看看你,男子汉呢,还没有妹妹长得快。”
  李瑾钰嘿嘿地笑,抹了一把嘴巴,“妈妈,我吃好了!”
  刘妈赶紧的用毛巾给她再擦一遍。
  李耀军翻了眼睛,硬着头皮把杯子里的牛奶喝干净。陈春英便递给他毛巾擦嘴巴擦手。对两个孩子的教育方式截然的不同,李耀军小小年纪的被教导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李瑾钰基本是古代大小姐的待遇。这让李耀军很不爽,但他也明白一个道理——他是男孩子,和妹妹不一样。
  “宝宝们动作要快点了,迟到了可拿不到小红旗了哦。”冯玉叶说。
  刘妈招呼着来小屁孩赶紧的到书房去取书包什么的。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陈春英连忙去开门,冯玉叶收拾碗筷,扭头看出去,却看见了郑凯韵。

  冯玉叶很意外。
  陈春英已经领着郑凯韵走了进来。
  冯玉叶走出到院子那里,郑凯韵来到她面前站定,看了一眼陈春英,陈春英了然,对冯玉叶说,“首长,我去收拾。”
  冯玉叶点了点头。

  郑凯韵看着冯玉叶,目光温柔似水,久久的不说话。
  “你有事?”冯玉叶问,语气平平常常,像是对待她的病人。
  郑凯韵怅然叹气,“节哀。”
  冯玉叶摸不着头脑,更加怪了。郑凯韵找到这里来已经很怪,更怪的是跟他莫名其妙的说这样的话。

  从冯玉叶的表情里,郑凯韵知道,她显然还不知道李牧牺牲的消息。往前又走近了几步,郑凯韵想让自己像个男人一样安慰这位他心里惦记着的女人,然而,冯玉叶却是脚步稳稳的向后退了几步,保持着三米以的距离。
  “看样子,你还不知道。”郑凯韵的语气沉重,用怜惜的目光望着冯玉叶,“小叶,你一定要挺住。至少,你还有我。”
  冯玉叶听不下去了,“郑凯韵同志,有事说事,没事请回。”
  “李牧牺牲了。”
  郑凯韵注意着冯玉叶的表情,却没有看到想象的那般伤心欲绝直觉天都要塌下来,他很失望,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冯玉叶淡淡地笑了笑,说,“没别的事你请回吧。有事你也别来,去机关大楼找师领导吧。”
  郑凯韵急了,道,“小叶,你听没听清楚我的话,李牧牺牲了,在伊拉克。我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怕你出事……”
  “不要说了。”冯玉叶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我男人顶天立地,他不会死的。”
  说完,冯玉叶干脆的转身进了屋。
  陈春英适时的出来,客气地做了个请的手势,“郑政委,请吧。”
  郑凯韵不甘地看着冯玉叶的背影,心里憋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陈春英一眼,扭头快步离去。
  陈春英回到客厅,冯玉叶捂着肚子坐在那里,对她说,“小陈,你和刘妈送孩子学,我肚子不太舒服,回房休息一下。”
  说完也不管陈春英,回到了房间里去。
  陈春英显然感觉到了冯玉叶的怪,但此时刘妈带着孩子出来了,她顾不想那么多,和刘妈带着孩子学去了。
  冯玉叶回到卧室,在书桌那里坐下,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当她拿起红色电话机的话筒,泪水疯狂地涌出来,瞬间模糊了视线。手也开始颤抖了,浑身都开始颤抖了,浑身的力气在飞快地消失。
  话筒掉在桌面,冯玉叶趴在桌子,痛哭起来,她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一直以来支撑着她的那根支柱,似乎坍塌了个干干净净。
  不知道过了多久,冯玉叶慢慢的振作起来,她抬起头来,抹干净脸的泪水,表情慢慢的变得坚毅——李牧不会死,他怎么可能会死?
  终于,她拿起了话筒,拨给了父亲。
  “爸……”
  “你不给我打我也要给你打。”父亲开口的一句话已经让冯玉叶的心放下去了一半,知女莫若父,知父莫若女。

  冯玉叶静静而紧张地等着父亲的下一句话。
  父亲说,“李牧没死,但伤势很重。陈韬带了医疗专机去接,你很快能见到她。闺女,坚强点,他能挺过。”
  “爸,我知道了。”
  放下话筒,冯玉叶的世界又活了过来。

  他怎么可能死。
  没死好,人没死好。冯玉叶不在乎他受多重的伤,她甚至有时候在想,最好残疾了哪也去不了!
  这样他不用前线了!
  地球缺了你不转了是吗!

  日期:2017-07-06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