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肥猪张挥挥手,有点不耐烦,说:“这些东西你不用跟我说,你说这块料子能不能赌赢,能赢多少。”
  我看着肥猪张,他跟田光有个共同的特性,他们只要结果,不问过程,但是这个过程才是最惊心动魄刺激的。
  我说:“南奇的料子很好,南奇敞口的原石我见的也不多,但是我所见的南奇敞口种出的翡翠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肉质特别清澈干净,给人一种大海蓝天的感觉,这块料子能出两对镯子,如果是满料冰种飘蓝的料子,至少能赚两百万。”
  肥猪张听了,就摸着下巴,说:“三十万赌两百万,可以赌,但是邵飞兄弟,我这个人喜欢赢,不喜欢输,我之前在赌桌上有个人跟我玩老千,赢了我十万,被我给抓到了,你猜怎么着,我砍了他一只手,这十万块也就是一只手的钱,是不是,我赌了。。。”
  肥猪张的话,让我有点心惊胆战的,十万块就剁手,他这是要告诉我,要是我赌输了,那我这双手就别要了,有可能还会要我一只脚,果然,肥猪张是个危险的人物,我是绝对不能跟他干的,要不然,我的小命迟早被他给要了。

  我咽了口唾沫,我说:“齐老板,就要这块料子了。”
  齐老板笑了笑,跟傻强去开单子,然后找了切石头的老师父上来,我拿着石头,交给了切石头的师父,我心里很害怕,这跟紧张不一样,紧张还不用付出代价,害怕就要付出代价,跟田光赌石,输了,我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后果,跟肥猪张赌石,输了,我就有可能被砍手跺脚。
  这种压力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我必须得赌赢。
  我深吸一口气,摒除杂念,我说:“师父,给我先开一个口子。。。”
  师父说:“嗯,南奇的料子,小,但是精纯,先开个口子,见了色,肉质好,就不用切了,基本上就可以断定料子的走向了,要是见不了色,那就更不用开了,这就是一翻两瞪眼的料子。”
  我听了点点头,师父也是懂石头的人,他拿着钻头,没有上切割机,害怕把肉质给打坏了。
  我看着钻头在石头上钻了起来,我不停的咽唾沫,我紧张,害怕,我心里想着念着“一定要见色。。。”
  “一定要见色。。。”

  只要出了色,这块料子就不算输,我在肥猪张这里就有的交代,一定要见色,只要过了今天这个劫难,回头我在对付肥猪张,真的,给我一次机会。
  我头上的汗珠子滴在地上,我赶紧擦汗,我紧紧握着拳头,眼巴巴的看着,突然,师父叫了一声“哟,还真见色了,嘿,湛蓝的色,这种水也不差,冰糯的。。。”
  我听了师父的话,紧紧的握着拳头,松了一口气,但是我还没说话, 肥猪张就紧张的跑过来把石头抱着,仔细的看,他左右看着,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了,就赶紧问我:“是不是赢了?是不是赢了?”
  我点了点头,擦了擦汗,我虚脱的说:“是,至少不亏,你看这个窗口里面的肉质,很清澈,湛蓝色的,我们行里叫这种料子为冰种飘蓝的料子,能打桌子,市场价都是五十万一对。”
  肥猪张听了,就兴奋的看着石头,说:“妈的,咱们瑞丽人说的真不假,一刀穷一刀富啊,老子切一刀三十万就变两百万了,邵飞,你行啊。”
  我看着他拿着石头不放手,就知道他有多爱财了,我说:“张老大,这块料子还得赌,才开了一个窗口,如果扒了皮,下面没色了,料子也不值钱。”
  肥猪张听了,就瞪着我,很生气,说:“怎么不早说。。。”
  我有点无奈,他看着我怯生生的样子,就把石头给我了,然后回去坐着,还是那副板着脸的样子。
  我把石头给师父,我说:“把皮打了吧。”
  师父看着我,笑了一下,小声说:“他不懂,你就别吓他了,这种料子,皮肉分明,一看就知道是个满料。”
  我点了点头,师父果然是行家,我之所以骗肥猪张,只是想要给他一个转折的过程,如果他觉得赌石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那么我就完了,一旦我输一次,那么他就会认为我是故意的,到时候,我就麻烦大了,这块料子能赢完全是齐老板在帮我,他拿的真的是好料子,是从公盘上下来的料子,缅甸公盘上的料子绝对都是好料子,只要有货,里面就是纯真的货,要不然,缅甸公盘上的料子也不会那么贵了。

  所以赌石还是很难的,师父拿着打磨机,顺着之前切开的窗口不停的打磨,我看着石屑飞舞,果然,被打掉的皮壳下面全部都是蓝色的肉质,种很老,水头足,是十分难得的南奇冰种飘蓝的料子。
  师父只打了一半皮壳,就放在水里润了一下,然后给我,说:“恭喜啊,料子是个满料,两对镯子没问题。”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肥猪张才过来,看着我,问:“是不是赢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运气好,真是个满料的冰种飘蓝的料子,师父很辛苦,给包个红包吧。”
  肥猪张听了,急忙把料子拿过来,爱不释手的看了起来,说:“这料子真漂亮,哈哈,真漂亮,多少钱?齐老板,你过来,多少钱收。。。”
  我看着肥猪张的样子,很兴奋,但是对于红包的事,他绝口不提,从这也能看的出来,肥猪张是一个多么抠门的人。
  齐老板把料子拿在手里,仔细端倪了一下,他看了我一眼,表示佩服,但是并没有多说,我很感激,他现在把我夸的越高,肥猪张想把我握在手里的决心就更大,而我的日子就会更不好过。

  齐老板说:“料子不错,但是这里有点裂,不过小瑕疵不算什么,张老大是想打镯子送人还是寄售啊?”
  肥猪张刚想说话,电话就响了,他接了电话,整个人就变得有点唯唯诺诺的。
  “老婆,我真的在忙啊,我在赌石啊,刚刚赢了一对两百万的料子,真的。。。”
  日期:2017-07-0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