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24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06 09:08:16
  但不知如何,这种绝美的笑,却让李福根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真的,他觉得自己好象在发抖。

  然后,他真的发抖了。
  因为,蒋青青上了床。
  “蒋市长。”
  李福根叫,带着颤音。

  他觉得特别的不可思议,这实在太怪异了。
  这是蒋青青,一位美女市长,是市长啊,天爷,祖宗,她要干嘛?她怎么可以做那种事,她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你在害怕?”蒋青青一直在笑,看着他的眼晴:“你害怕什么?”
  “我不知道。”李福根摇头,声音好象颤得更厉害了。

  他这个样子,生似大恶狼爪底下的小绵羊,蒋青青反而咯咯笑了起来,她笑得非常的畅快,可李福根却觉得有妖气。
  事实上,她无处不美,不说那张脸,就是脖子以下,李福根看得到的,她的胸,她细白的胳膊,还有那细细的似乎轻轻一折就会断掉的锁骨,都是那般的美丽。
  如果换了其他男人,看到这样的一个美女,一定早就兽血沸腾了,可李福根不是这样,他只觉得害怕。
  蒋青青是市长啊。

  一个市长,如此怪异的行为,太可怕了。
  那无法揣测的后果,让他难以控制心中的恐惧。
  “蒋市长。”李福根不敢回答他害怕什么,他的声音里,甚至微微带着了哭腔。
  段老太说他肉,他性子确实是比较肉,男人一般不哭,但李福根,说句害羞的话,他确实比较爱掉眼泪。
  然而他越是这个样子,蒋青青笑得越欢畅,她伸手轻抚着李福根的脸,笑意盈盈:“你害怕我强bao你,是不是?”
  李福根很想说不是,因为那实在太怪了,一个美女市长,会来强bao他一个小农民吗?
  如果蒋青青是男的,他是女的,那到是有可能,可他是男的,蒋青青是女的啊,蒋青青是罕见的美女,而且是美女市长啊,怎么可能。
  可他的心底,却隐隐的猜到了真象,颤抖着叫:“是,蒋市长,你别。”
  “咯咯,咯咯。”蒋青青笑,欢畅之极,尤其是她的眼光,是那般的可怕。
  李福根全身的都抖了起来。
  然而他越这个样子,蒋青青就越开心,在李福根眼里,蒋青青是个怪物,而在蒋青青眼里,李福根这样的表现,又何况不是一个极品。
  日期:2017-11-06 18:22:23
  男人逮到了一个极品美女,会激发出他的兽欲,女人呢?是不是也一样?
  “你不错,我喜欢。”蒋青青咯咯的笑着。
  “不,不要。”李福根拼命挣动起来。
  那红绳子极为结实,李福根最近饭吃得多,力气也增大了不少,但如果蛋蛋不吸进肚中的时候,并没有那股神力,所以挣了两下,居然没能把绳子扯断,不过也扯得绳子吱吱作响。

  “你敢动。”
  蒋青青脸上突然一下就恢复了冷峻的神色,眼神如冰,带着刀锋一样的锐利,这正是她平常的眼神。
  李福根一愣,不敢动了,又惊怒又委屈的看着蒋青青。
  蒋青青脸上掠过一抹笑意,她要笑不笑的看着李福根:“如果我现在叫来丨警丨察,说你半夜闯进我屋里,意图强bao我,而且脱光了我的衣服,你说,丨警丨察会不会信我的话?”
  这还用问,别说她是市长,就是普通的女孩子,丨警丨察也肯定会信啊,大半夜里,又是在她的屋子里,当然是李福根意图闯进来强bao她啊,更何况她还是市长,那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福根傻眼了,嘴巴颤抖,想反驳,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中只觉委屈之极,叫道:“你----你是市长,你欺负人。”
  “强bao一个市长,至少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是无期徒刑到死刑,你信吗?”蒋青青要笑不笑。
  李福根当然信,只下午花姐那种嚣张,那两个气也不敢出的丨警丨察,李福根就彻底的相信,如果蒋青青一个电话叫来丨警丨察,他立刻就会陷入灭顶之灾。
  他不敢动了。
  他想到了吴月芝,心中流泪:“姐,是她欺负我。”
  害怕不说了,他特觉得对不起吴月芝。
  “姐,是她要欺负我,她还是市长,不能怪我的。”
  李福根走的时候,蒋青青给了他一叠钱。
  李福根真想把钱甩到她脸上,可那是厚厚的一叠,至少能有五六千块,他终于没舍得,心下想:“她欺负了我,应该的。”
  拿了钱,背了箱子,出了蒋青青的别墅,外面天青月白,回望绿荫掩映的别墅,李福根竟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竟然有这样的市长。”

  李福根一分钟也不敢在市里停留了,背着箱子,径直往家里走,他想要见到吴月芝,只有看到吴月芝柔柔的眼光,他受伤的心,才能得到抚慰。
  三交市到文水十多里,文水镇口到文白村三里,如果走文水大桥,不要进镇,还可以省一截,李福根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走了回来,可走到屋后的竹山下,他却犹豫了。
  日期:2017-11-06 18:22:49
  “我不能跟姐说,她不会信的。”李福根悲摧的想:“一个市长,怎么可能会强bao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变态,她就算要玩,也会去玩那些电影明星,就象男人玩女明星一样,怎么会找上我这个小农民?”
  他坐在竹山上,只觉得怎么也说不清楚,也不能对任何人说,一时间悲从中来,忍不住哭了起来。
  黑豹听到了他的声音,过来了,看到他哭,急了,又把老四眼老药狗还有大官人全叫了来。
  “大王,是谁欺负了你,你说出来,我们帮你报仇。”黑豹气愤愤的叫。
  老四眼也怒叫道:“是啊大王,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尽起天下之狗,哪怕是一支人类的军队,我们也能把他们撕碎。”

  到是大官人不开口,它看着李福根,狗眼中带着寻思。
  跟人不好说,但跟狗是可以说的,李福根就把蒋青青强bao他的事说了。
  这下黑豹几个傻眼了。
  “只有男人强bao女人吧。”黑豹古怪的叫:“哪有女人强bao男人的,就是我们狗类,也只有公狗强bao母狗啊,母狗怎么可能强bao公狗?”
  老四眼则一脸惊叹的叫道:“而且那还是个市长啊,市长呢,比村长可大多了,她怎么会强bao你啊?”
  李福根想不清楚,它们也弄不明白,惟有大官人哼了一声:“就是市长才不奇怪,普通人到是稀奇了。”

  它这话让李福根几个都愣住了,李福根甚至忘了心中的悲摧,道:“大官人,你为什么说市长反而不奇怪?”
  “因为很多官员都比较变态的。”
  “为什么?”这下,连老四眼几个都有些好奇了。
  “因为权力。”大官人眼中居然带着一种深遂的味道:“我的主人曾说,权力是这世上最奇怪的一个东西,它会扭曲人的心灵,让最正直的人,变得最扭曲,让最干净的人,变得最肮脏,让最善良的人,变得最恶毒,也会让最聪明的人,变得最愚蠢。”
  “可是。”老四眼有些傻:“权力让人变得暴力是真的,可这是变态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