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23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
  李福根应了一声,进屋往楼上走,估计金毛是在楼上,下午走的时候,也是看着蒋青青把金毛抱到楼上去了,不过这会儿却没听到金毛的叫声。

  上了二楼,左拐,一扇门开着,李福根不好直接进去,叫了一声:“蒋市长,我是李福根,狗狗在哪里。”
  “你进来吧。”蒋青青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李福根推开门进去,房间很大,蒋青青歪坐在窗前的沙发上,穿着一件睡衣,却不是绿色的了,是淡粉色的,她头发散披在肩头,睡衣下摆处,露出雪白的双腿,即高贵,又性感。
  她一手端着一杯酒,另一手斜搭在沙发扶手上,冷冷的看着李福根,李福根可不敢看她,叫了一声:“蒋市长。”
  很奇怪的是,花姐没在房里,金毛也不在,这是怎么回事?

  蒋青青看着他,好一会儿没吱声,李福根心中局促,额头上汗都出来了,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蒋青青,目光相对,蒋青青眼光打闪,李福根吓一跳,忙又低下头,道:“蒋市长,狗狗呢。”
  “你把箱子放到门外去,我有两句话问你。”
  蒋青青语气不对,李福根心中跳了一下:“难道金毛死了,不可能啊。”
  依言把箱子放到门外,蒋青青又道:“把门关好。”

  李福根心中又跳了一下,他有一种感觉,自己仿佛是进了虎笼,然后还亲手关上了笼门。
  “你坐吧。”蒋青青让李福根坐。
  李福根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一点点边,腰肢挺得毕直。
  突听得咯的一声,出名不爱笑的蒋青青居然笑了一声,李福根本来就紧张,这下脸更是红到了耳朵边。
  “你别那么紧张啊。”蒋青青声音中也带着了一点笑意:“你是叫李福根是吧,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有什么说法吗?”

  这是拉家常的口气,李福根悬着的心稍稍松了一点。
  日期:2017-11-06 09:07:25
  不过还是不敢看蒋青青,道:“这名字是我爷爷取的,就是福根,有福气的意思。”
  “哦。”蒋青青哦了一声:“你有小名吗,让我猜一下,是不是叫根子?”
  “是。”李福根点头。
  “根子,根子。”蒋青青念了两声,语气有些怪,李福根不敢看她,当然也不敢应。
  蒋青青道:“你成亲了没有?”

  “没呢。”李福根脸又红了一下。
  “农村里,不是成亲比较早吗?”
  “我没有。”李福根只能摇头。
  “你别紧张啊。”蒋青青又笑了一下:“你喝酒的吧,那里有红酒,自己倒一杯。”
  “我不喝酒。”李福根摇头。
  “喝一杯吧,那酒不错。”
  “我真的不喝。”李福根摇头,他其实能喝一点儿,一瓶啤酒还是没问题的,听说红酒也不醉人,可他哪敢在这屋里跟蒋青青喝酒,这可是市长呢。
  “叫你喝你就喝。”蒋青青却恼了,声音也冷下去。
  李福根吓一跳,抬头看她一眼,见她一脸冷峻,不敢再拒绝,忙起身倒了一杯红酒。
  他坐下来,蒋青青让他喝酒,他也不敢不喝,蒋青青又问他家里人,知道他爸爸死得早,妈妈也改嫁不见了,到还感叹了一句。
  聊得一会儿,一杯酒也喝完了,蒋青青让李福根再倒一杯,她自己的酒杯也空了,让李福根顺手给她倒上,她睡衣有些宽松,李福根在侧面给她倒酒,眼光稍稍一瞟,就可以看到她衣领里去,一抹雪腻的隆起,晃得李福根眼花。
  又喝了一杯酒,李福根头微微有些发晕了,胆子稍稍大了一点,道:“蒋市长,狗狗在哪里,我看一下吧。”
  “再喝一杯吧,不急。”蒋青青摇头,她似乎也有些醉意,眼光有些也斜。
  “不能再喝了。”李福根摇头:“再喝我真要醉了。”

  “是吗?”蒋青青轻笑一声,站起身来,进了里屋,过了一会儿道:“你进来吧。”
  “原来狗狗在里屋。”
  李福根放下杯子,想着是不是要到门外去拿箱子,蒋青青却道:“不要拿箱子,你先进来。”
  李福根应了一声,进去,里面是一间卧室,很大,绿色的落地纱窗,中间一张双人床,墙上却居然挂了一柄剑。
  屋中的布置,简洁,雅致,带着一点淡淡的香气,只是微觉有些清冷,跟蒋青青的人非常的相象,尤其是加上那把剑,恰如蒋青青的眼晴。
  但狗狗并不在屋里,花姐也不在,李福根甚至没看到蒋青青,急回头时,才发现蒋青青站在门背后,这时顺手把门关上了。
  日期:2017-11-06 09:07:50
  “蒋市长。”李福根发现蒋青青的眼神好象有些不对,心下惊慌,狗狗不在屋里,她又关上门,这是要做什么?
  “到床上去,仰天躺着。”
  蒋青青指了指床上。
  “啊。”李福根莫名其妙,这肯定是蒋青青的床,一个市长的床,一个美女市长的床,叫他躺上去,什么意思?
  “我叫你到床上去躺着,没听清吗?”蒋青青眼光一冷。
  李福根吓了一跳,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蒋青青眼光太冷,他不敢反对,只好爬到床上,犹犹豫豫躺下。
  “睡中间,手张开。”
  蒋青青走近来,李福根只好听她的,心下有一种莫名的恐慌,他实在不知道,蒋青青要对他做什么?突然眼前一黑,却是蒋青青用一块枕巾盖在了他眼晴上。
  看见还好,看不见,李福根真的心慌了,急叫道:“蒋市长。”
  “手不许乱动。”蒋青青低喝一声:“无聊,让你陪我玩个游戏,你怕什么?”
  她这么一喝,再这么一解释,李福根到是不好动了,心下想:“她难道要跟我玩捉猫猫的游戏?可她是市长啊。”
  胡乱猜测中,却发觉蒋青青好象在绑他的一只手,他又吓一跳,叫道:“蒋市长。”
  “不要怕。”蒋青青道:“这个游戏很好玩的,你不要害怕。”
  不害怕是假,最主要的是,李福根完全不知道她要玩什么,可又不敢动,感觉中,蒋青青把他的两只手都绑上了,他试了一下,扯不动,确实是绑上了,然后眼前一亮,蒋青青把枕巾拿开了。
  李福根看自己双手,果然是给绳子绑到了两边的床档上,绳子还是红色的,挺好看,但绑得也挺紧,他稍稍挣了一下,挣不动。
  双手被绑,他心下害怕起来,看着蒋青青道:“蒋市长?”
  蒋青青突然笑了。
  传说中,她从来不笑,李福根留意过的,电视上偶尔的几次,也确实没见她笑过。

  她很美,讲话的时候,给人的却是一种犀利的感觉,就仿佛二月的桃花开了,却遭了倒春寒,鲜艳的花芯上,挂着冰人的寒霜。
  刚才两个闲聊的时候,她声音里带着笑意,可李福根用眼角余光留意过,她脸上还是不笑的。
  但这一刻,她笑了。
  就仿佛冰霜解冻,鲜花绽放,那种美,无可形容。
  她实在是一个顶尖的美女。
  雪一样的肌肤,配上那副细细的金丝边眼镜,更给她平添一种知性的美感。
  在这一刻,李福根认定,除了吴月芝,这世上,不可能再有人比她更美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