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3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听了觉得好笑,心想,对张昆来说,本来就是死路一条,要是顽抗说不定还有一线逃跑的希望,如果束手就擒的话,只有绑缚刑场一条路了。

  屋子里静悄悄,门前的烟雾已经被风吹散了,只见厨房的窗户敞开着,无奈外面加装了防护栏,人没法从里面出来。
  静默了一会儿,陆鸣忽然扯着嗓子喊道:“张昆,我是陆鸣,我问你,我妈是不是你害死的……你给我说句实话,我就答应你,等你死了,老子帮你收尸,要不然,你只能做孤魂野鬼了……”
  陆鸣生怕张昆一旦被击毙的话,母亲的死因就成迷了,所以只顾着喊话,脑袋不自觉地抬高了一点。
  没等他把话说完,只听一声枪响,只觉得一股炙热的气流几乎擦着耳边飞过,吓的大叫一声扑在了地上。
  徐晓帆和吴淼马上朝着那扇开着的窗口一起开火,不过,房间里早就没有动静了,扭头看看陆鸣,见他狼狈地爬起身来,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待在这里了,到山下去……”
  陆鸣这时把张昆恨得牙痒痒,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徐晓帆他们隐蔽的地方,爬到山坡上一看,只见下面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刚才一阵密集的枪声吓的再也不敢靠近,愤愤跑到树林里躲避。
  陆鸣过去从陆虎手里一把夺过鸟铳,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老不死的,我非亲手宰了他……”说完,拿着鸟铳又摸回了徐晓帆身边,只是这一次把自己的身子牢牢的藏在了一棵树后面。
  “你怎么又来了……”徐晓帆问道。
  陆鸣也不理会徐晓帆,躲在树后面大声喊道:“张昆,你不说是吧,那老子只好把这笔账算在你头上了……
  这一次,你插翅难飞,死定了……实话告诉你,就是我向丨警丨察告发的你,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发现你的踪迹的?”
  屋子里仍然静悄悄的,徐晓帆说道:“你少浪费吐沫了,他是不会理你的……”
  陆鸣又自顾大声喊道:“我发现了一个万宝路烟头,然后打电话问陆琪……他说你从不抽别的牌子的烟,只抽万宝路,所以老子一猜就知道是你……我还知道你跑到毛竹园我的新房子装神弄鬼……”
  说到这里,忽然听见屋子里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你想知道谁害死了你母亲的话,有种就进来,我保证会告诉你……”
  陆鸣没想到张昆竟然开口说话了,马上大声道:“你他妈以为我是傻逼啊,我可不想跟一个死人待在一起,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把秘密带进棺材里去……”
  等了好一阵,再没有听见张昆出声,徐晓帆说道:“别喊了。廖局长命令我们困住他,等待增员,最多半个小时援兵就来了……”
  吴淼说道:“麻烦的是他手里有人质……逼太急的话,他恐怕不会留下活口……这房子虽然陈旧,可非常结实,除了大门之外,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如入口……”
  徐晓帆扭头冲陆鸣问道:“这不是你家祖传的老宅子吗?难道你也不清楚房屋的结构?”
  陆鸣说道:“我就来过两次……你们等等,我去问问王梁来了没有,他应该知道……”

  其实,不仅王梁来了,连王怀平也来了,只是没有干上山来,王怀平见陆鸣下山来,急忙问道:“陆总,屋子里真的是陆家镇逃过来的杀人犯?”
  陆鸣点点头,冲王梁问道:“王大哥,这老宅子除了大门,还有没有其他的出入口?”
  王梁想了一下说道:“以前从菜窖可以通往地下室,但后来因为鼠患用砖头堵死了……哎呀,太吓人了,杀人犯怎么会藏在这里?”
  陆鸣说道:“现在基本上可以断定,你父亲并不是从楼上自己摔下来的,而是半夜听到了楼上有什么动静,再上去查看的时候被罪犯推下来摔死的……”
  王梁一听,气的跳着脚的骂道:“我就说嘛,我爸身体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哎呀,阿鸣,你告诉丨警丨察,他们可以去菜窖把砖头拆掉,地下室的出口就在厨房的储物间里面,就砌了一层砖头,用脚都能踹开……”

  陆鸣一听,急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徐晓帆,说道:“这个秘密张昆肯定不知道,如果我们突然从地下室突然袭击的话,成功的把握很大……”
  徐晓帆犹豫道:“可廖局长命令我们困守罪犯,等待增援……”
  陆鸣说道:“廖局长远在W市,他又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就算增员的丨警丨察来了,里面有人质,也不敢往里面冲,还不是要想办法智取?
  再说,现在可是你们立功的时候,等到增员的丨警丨察赶来,就算击毙了张昆,岂不是显得你们一点能耐都没有?
  你们这里有四个丨警丨察,罪犯只有一个人,何况,我还有五个人可以协助你们呢……对了,你们刚才听张昆的声音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徐晓帆疑惑道:“哪里不对劲?”
  陆鸣说道:“很明显,他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的,就像是没吃饱饭一样……”

  吴淼瞪了陆鸣一眼,嗔道:“这你也听得出来?就算他饿上两天,拼死一搏的力气还是有的……”
  陆鸣一脸神秘地说道:“他不是饿了两天,而是吃了我故意放在屋子里的特殊食物,此刻应该已经食物中毒了,说不定都不能动了,要不然,他怎么会待在屋子里这么老实,凭着他本事,说不定早就挟持人质突围了……”
  徐晓帆一脸惊讶地说道:“你什么意思?”
  陆鸣说道:“我猜测他晚上有可能来这里藏身,所以,故意做了王奎的牌位,并且准备了他最爱吃的梅豆饼,里面加了一点纯碱,就算吃不死他,起码也要食物中毒,算算时间,早就该药效发作了……”
  徐晓帆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担忧道:“就怕他没吃。”
  陆鸣坚持道:“他这两天都是在王奎这里混吃混喝,显然已经断粮了,怎么能不吃?我就奇怪了,他为什么一直待在厨房,为什么没有上楼去,说不定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了……”
  徐晓帆听了有点动心,犹豫了一会儿,冲吴淼说道:“既然这栋屋子没有其他的出口,我让浩子和陆登奎都来这里,让他们守住大门,我们两个进去……”
  吴淼点点头说道:“也只能这样了,时间越长,人质越危险,我不明白张昆为什么没有用人质威胁我们……”
  陆鸣想了一下,忽然又冲屋子里大声喊道:“张昆,梅豆饼的味道怎么样?你是不是已经上吐下泻了,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吧,那饼子里我掺了点纯碱,吃上去是不是有点咸啊……”
  陆鸣的话音未落,好像听见屋子里传来一声咒骂,随即只听砰砰两声枪响,一颗子丨弹丨击中了陆鸣藏身的树干上,飞起的木屑戳伤了他的脸,吓的急忙蹲在那里再也不敢出声。
  日期:2017-07-2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