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47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他这模样,莫辰不禁也有些后悔,对小师弟是不是太严厉了?他把戒尺拿出来也不是为了打他,不过是想让他有个警醒,别太懈怠了。都说严师出高徒,师父走时把山上事务交托给他,他也盼着师弟,师妹们能学有所成,有一技在身,将来出去才不至于吃别人的亏。毕竟……现在世道越来越不太平,魔道动作频频,几个月里莫辰听说了不少坏消息,七八成都与魔道有关。小师弟心太实,又缺少阅历磨练,现在纵容溺爱,只怕反倒是害了他。

  这孩子,心眼儿也太实在。他也不想想,就算他背不出来,莫辰能下得了手打他吗?
  “大师兄,今天来的那俩人,说什么了?”
  这问题姜樊也问过,莫辰的回答是一样的:“不是什么要紧事。”
  “可也不是小事吧?”
  若是小事,何必大老远的跑一趟来?听师姐说,葬剑谷离回流山可不算近。再说,人家还来了一位长老呢。普通的送信传话、传递东西之类的小事,至于来一位长老吗?
  说起长老,好象人家门派里都有,据说还有太上长老呢。他们回流山倒可好,除了师父,旁的师门长辈一概没有,底蕴确实太单薄了。有什么事儿师父就只能自己撸袖子亲身上阵,连个帮手也没有。
  来日方长,他们这一辈就有师兄弟五个……好吧,现在是四个,陈敬之跑了且不算他。那将来大师兄当了掌门,晓冬觉得自己没准儿也能混上个长老当当呢,到时候人家见了他就要称呼一声“云长老”,嘿嘿,这名号怎么听怎么顺耳啊。
  莫辰听不见他的声响,又听见他在那偷摸的笑,就知道小师弟一准儿是又走神了。
  这孩子时常走神,好些时候莫辰都猜不着他那小脑袋里头究竟有多少稀奇古怪的想头。
  明明在说白日里来了访客,谁知道他的思绪又飘到哪里去了,一个人在被窝里偷笑,还笑得这么开心。
  莫辰不放心小师弟,就留他住在自己院子里。两人现在歇在一间屋里,莫辰晚上很少安睡,就在靠东的窗边打坐,晓冬就睡在北边靠墙的榻上。

  晓冬自从搬到师兄这儿来,觉得自己象猫冬的熊,越发的恋窝了。每天天一黑就待在屋里不想出去,一觉睡到大天亮犹自舍不得起来。一想到大师兄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晓冬就觉得困意一阵阵的往上泛。象是他以前看过的的海潮一样,一波退下去一波又涌上来。
  过了一会儿,晓冬睡着了。
  莫辰在黑暗中缓缓睁开眼,看了看两只胳膊露在被子外面,把被子夹在腿中间的晓冬,走过去替他把被子重新盖好。
  他的修为在夜间也可以将一切看得清楚。晓冬睡着的时候显得比白天还要稚气,脸色还是显得有些苍白,他到山上有一年了,好似只长了个子,人还是那样消瘦,如同二月里初发新芽的嫩柳枝。
  莫辰真的没有把来寻亲的两个人放在心上。
  他打小就聪慧过人,年纪渐长,阅历也一日日增长。陆长老今天没对他说实话,或者,他说的不是全部实话。葬剑谷历来的传承都充满了血腥内斗,这并不算是一个秘密,许多人都知道。如果葬剑谷真心想要寻找,不至于在多年之后才发现他的踪迹。
  他又不是第一天,第一年在外面行走。早在他比小师弟年纪还小的时候,就跟着师父时常出门游历,就连今天随陆长老过来的金勉,他们就在不同的场合见过不止一次面。真想认出他,早就找来了。
  大概,当初他是个障碍,所以在葬剑谷的传承争斗中被谋害,被遗弃了。现在,葬剑谷来找他,说明是又需要他了。是需要他活着,还是需要他短暂的出现之后再死亡,还不得而知。
  只是葬剑谷的人怎么想,对莫辰来说并不重要。葬剑谷需要不需要他与他无关,他不需要葬剑谷。
  如果他现在只有三五岁,那他可能在殷切期盼父母亲人的出现。如果他只有十三四岁,象小师弟这般大,那他可能会对自己的身世充满好奇,想弄个究竟,想探寻往事,想找出变故背后的缘由。
  可惜了,他已经不是孩子,不是个少年了。他看待葬剑谷,与陌路人无异。

  两位不速之客的到来并没有对回流山造成什么影响,玲珑师姐按着原来定下的安排,开始闭关了。
  除了清水,玲珑师姐带了三粒辟谷丹。
  这是晓冬第一次见着这种传说中的丹药。回流山上也有一小片药田,有人打理,但是晓冬以前只以为药田里种的就是一些治头疼脑热跌打损伤的寻常草药,没有想到还可以炮制出辟谷丹这样的奇物来。
  晓冬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那只装丹药的瓶子。要是目光有热度,他那股殷切都要把瓶子烧化了。
  玲珑觉得好笑,拔开瓶塞,把丸药倒出来在手心里,递到晓冬面前:“想看就好好儿看看。”
  晓冬倒象吓了一跳一样赶紧摆手,催促她说:“师姐快收起来吧,跑了药效就不好了。”
  这是药,可不是什么寻常的吃食玩意儿。
  因为叔叔曾经久病,晓冬对于药这种东西,感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他对药很郑重,期望他能将叔叔的病治好。一方面,他又对药味有些厌恶和惧怕。药的气味弥漫着,带来的是关于病痛、死亡和分离的预兆。
  “不会的,已经炮制过了,哪会轻易跑了药效。”玲珑师姐问他:“你要不要尝尝?”
  晓冬的头摇得象波浪鼓。
  药哪是轻易好尝的。再说了,这种丹药可不是街上随便称一称就能买一包的普通货色,看大师兄十分仔细的从师父屋子里把药取出来就知道了。

  玲珑师姐闭关是要紧的大事,晓冬可不会没轻没重的瞎添乱。
  玲珑笑着把药装回瓶里,顺手递给晓冬:“给我拿着。”她还有东西要收拾。
  晓冬小心翼翼的捧着瓶子,在一旁听大师兄嘱咐师姐一些闭关窍要和行功的理路。
  说实在话,他听不太懂。
  听不懂他也不灰心,反正将来总会懂的。
  他听的很认真,不懂的话,先牢牢记住也是好的。过后慢慢回味制订,总会懂的,这样难得的好机会错过了,以后一定会懊悔的。
  送玲珑师姐到后山回头坡前,莫辰他们便不再送了。
  接下来的日子,玲珑师姐就要一个人到回头坡后面的幽谷石洞里去闭关。那里也有阵法保护,又格外幽静安全,是闭关的好去处。
  闭关之后,师姐除了辟谷丹不会再有其他东西入口,也不会出洞,除非等到这次闭关结束。
  日期:2017-07-17 06: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