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46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开始来时陆长老心里想的很好,见到莫辰之后他心里就更有数了。这相貌,这气质,与吴谷主年轻时真有七八分象。吴谷主年轻时可是风姿如玉,要不然当时谷主的女儿也不会对一往情深,老谷主去后更是直接让他承继了谷主之位,自己甘愿在他身后做一个贤妻良母。
  虽然还没有验过血脉,陆长老心里已经肯定面前这少年就是葬剑谷当年丢失的那个孩子。
  这可真是天上掉下个金娃娃来,不但葬剑谷后继有人,而且是如此天赋过人的美质良材。虽然说这孩子现在是回流山的弟子,可就算是李复林也不能拦着人家亲生父子相认吧?回流山是师门,可又不是不能出师,人早晚还是要回葬剑谷来继承家业的。

  莫辰的反应不说当头给陆长老浇了一盆凉水,也差不多让他的脑袋清醒多了。
  他面前的莫辰不是个三五岁渴望爹娘疼爱的孩子,听他一说就会乖乖的跟他走。对于自己的身世,他表现得十分淡漠,就象在说旁人的事情一样。
  他年纪虽轻,却早早担起了一派首徒的重任,冷静,从容,胸有城府,绝不会凭他三言两语就会轻信,没那么容易打动。
  要是这一趟是谷主亲自来,也许就……
  陆长老把这个念头按捺住。
  谷主当然不会亲自来,连陆长老,在来之前也不确定这是不是当年丢失的那个孩子。可是现在,在莫辰的面前,久经世故的陆长老竟然显得有几分狼狈。不管有多少理由,说得多么响亮,也掩饰不了他们的轻忽慢怠。
  他也见识到了莫辰在回流山的地位,上头有师父信重,下头有同门敬服,在外头也已经有了名望,板上钉钉是下一任回流山掌门。陆长老扪心自问,如果换了他是莫辰,也不会轻信旁人的三言两语,抛下现在的一切去寻不知真假身世。

  姜樊不道陆长老和莫辰说了什么,送走了这二位不速之客,姜樊转回头来问:“大师兄,这陆长老刚才同你说什么了?”
  “不是什么要紧事。”
  姜樊对莫辰的话深信不疑。不管那陆长老说了什么,大师兄既然说不要紧,那事情肯定是无足轻重。
  一晚上晓冬偷看了大师兄好几回,大师兄拿着两块黑黝黝的石块摩挲掂量了一会儿,似乎在比较它们的大小轻重。
  晓冬好奇的要死,探头探脑几次,莫辰将手里的两块石头放下,笑着问他:“想问什么就问吧,你这么心浮气躁的也没法儿练功,白白浪费功夫。”
  晓冬不好意思的凑过来:“师兄你看的这是什么?”
  莫辰把其中一块递给他,问:“你看呢?”
  晓冬伸手去接,石头一入手只觉得两手一沉,那块石头看着也就比他的拳头大一点儿,竟然重的出奇,晓冬幸而是伸出两手去接的,要是一只手,肯定拿不住。
  不仅重,这石头好象还格外的凉,天气已经这样暖和了,这块石头刚才还被大师兄握在手里,可是晓冬捧着它就象捧着个冰砣子一样,冷的手心儿冰凉刺痛
  “这是……这是什么啊?”

  莫辰把石头又拿了回去:“是这是天外殒石。”
  “啊,这就是天外殒石。”晓冬睁大了眼,仔细打量这块石头。
  黑黑的,又那么沉,还那么凉,更要紧的是,它比一般石头重太多了,没有十倍,也有个七倍八倍吧?
  “听说天外殒石里面有钢精、奇铁,是铸兵刃的好材料,真是这样吗?”
  莫辰点头说:“这两块不算好,怕是派不上大用场。”看晓冬一脸好奇的样子,莫辰又多解释一句:“要是旁的东西,就送你当个玩意儿了。这天外殒石中另有玄妙,有的于修行有益,有的却有害处。多年前有一位剑修前辈,就因为用殒铁铸剑,后来在修行中心魔频生,最后发狂而死。你以后若见着这样的东西,一定要多加小心,别一不小心反受其害。”
  莫辰说得郑重其事,晓冬连忙点头:“我记住了,一定会小心的。”
  以前他光听说天外殒铁是铸兵器的好材料,刀刃上少少的用上那么一点儿,立刻就变得坚锐锋利,和一般兵器不一样了。可没想到这东西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害处。
  “师兄快把这个收起来吧,别老拿着它了。要不还是放那边架子上吧,”一想架子还是太近了:“还是放东边屋里吧。”那边儿离得更远。
  莫辰笑着看了他一眼。
  小师弟性子着实乖巧有趣,这会儿一心当这两块殒石是祸害,生怕他遭了殃一样,急的汗都要下来了。烛光映得他鼻尖上的汗珠亮晶晶的,一双眼睛黑如点漆,正焦急的看着他。
  小师弟比去年长高了些,脸儿还是肉嘟嘟的。莫辰逗了他一会儿,笑着说:“这两块当然没有问题,要真有不妥,我怎么能将它们带回来呢?等师父这次回来,你也该有一把自己的佩剑了,到时候这两块殒铁就能派得上用场。”

  晓冬这才松了口气,看着这两块小小的石头总算不象是在瞪着洪水猛兽了。
  “把剑诀背一遍,再说说你今天练剑的心得吧。”
  晓冬的一张小脸儿顿时又皱了起来。
  背剑诀还没什么,可是要说练剑的心得路数他就犯了愁了,简直比要他的命还难受。虽然说他练剑的时候,比从前进步许多,可很多时候他练着练着就出神了,等回过神来一套剑法已经练完,姜师兄还夸他练得不错。

  他是怎么练的,他自己稀里胡涂都不记得,如何跟大师兄描述出来?总不能信口开河瞎编一通吧?
  说不出来,大师兄可不会让他轻松过关。
  莫辰忍着笑意,从一旁的石盒中取出一把……戒尺。
  没错,就是戒尺。

  晓冬以前就见过这个东西,虽然说他没进过学堂也没正经念过书,可是他见过那些教书的夫子用这个东西狠狠打那些小孩子的手心以示惩戒。大师兄前些日子就把戒尺拿出来给晓冬看了,还对他说,这戒尺是师父所赐,让他用来管教下面的师弟师妹的。要是有谁大胆触犯门规,又或是懈怠偷懒,就得尝尝这戒尺的厉害。
  师父走的那么匆忙,为什么还给大师兄留下这么个东西啊!
  晓冬一时间对远行的师父充满了怨念。
  虽然说这个东西大师兄只拿出来震慑过他,还没真的打到他的身上呢,可晓冬觉得自己未来一片黑暗,离戒尺加身的日子不远了。
  “背吧。”
  晓冬吓了一跳,赶紧回过神,清清嗓子,从剑诀上篇开始背。
  剑诀三篇并不长,从到地尾也就是两千多个字,字眼也并不诘屈聱牙,生硬晦涩,背起来并不困难。晓冬担心戒尺,总是背着背着就忍不住往上头看一眼。
  这戒尺是竹板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做的,又打过多少人,竹板磨得十分光滑。

  晓冬想起以前听到那些读书的孩子被戒尺打得哭喊连天的情形,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本来背得挺流利,这一走神,就打了磕绊。
  他紧张的看着大师兄,生怕犯一个错儿就得挨一下打。
  大师兄果然看了他一眼,好在并没有把戒尺拿起来的意思,只说:“继续。”
  晓冬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下不敢再走神儿,赶紧把剑诀背完,又磕磕绊绊的讲起了自己的剑法理路。

  提心吊胆的总算捱过了这一关,晓冬背上的衣衫都让冷汗给打湿了,好不容易等到大师兄点了头,说了一句:“尚可。”晓冬顿时两腿一软,险些就当场坐在地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