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2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伸手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他的手,彭长宜在那一刻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温馨感动,他感动舒晴,感动她唤醒了他沉睡心中的情感,更感动她对自己的爱恋。
  舒晴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后,见彭长宜愣愣地看着自己,她对着他莞尔一笑,说道:“看什么,不认识了?”
  彭长宜看着她,说道:“认识,但今天的你的确跟以前有点变化。”
  “什么变化?”
  彭长宜说:“更好看了。”
  舒晴笑了,说道:“多日不见,嘴皮子上的功夫大有长进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还要继续努力才行。”

  舒晴看了他一眼,娇嗔地说道:“再努力的话你就去说相声了。”
  “哈哈。”彭长宜高兴地笑了。他看着舒晴,觉着她今晚特别的好看。
  舒晴见他总是看着自己,就小声地说道:“就不怕把我看黄?”
  彭长宜也小声地凑近舒晴,说道:“今晚你真的特别好看。”
  被心上人这么直接地夸赞,舒晴幸福地粉面含羞,内心里如同流淌着蜜一样甘甜。她转移了话题,说:“你来,娜娜知道吗?”
  彭长宜说:“没特地告诉她。”
  舒晴说:“那个小机灵,不用你特别告诉,听咱们打电话就明白了。”
  彭长宜说:“她没听见,大部分时间在车里睡觉。”

  舒晴说:“妈妈还以为你会带孩子来呢?给她准备了好多好吃的零食,说让她带回去。”
  彭长宜很感激舒晴妈妈对女儿的这份感情,说道:“太晚了,如果她这次跟我一块来的话,部长他们就要等她,不合适,以后我再单独带她来,再说,第一次登门我怕带她不合适。”
  舒晴说:“没什么不合适的,她也是家庭成员之一,我们在谈论你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忘记她。”
  “那就太好了!太让我感动了!”彭长宜搓着手,他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
  舒晴知道彭长宜这话的意思,说道:“妈妈和爸爸为你们忙活一整天了,都不知给你们吃什么好了。总是问,长宜爱吃什么?娜娜爱吃什么?这话今天他们俩不知问了我多少遍了。”
  “呵呵,你怎么说?”彭长宜笑着看着她。
  舒晴扭头看着他,说道:“我说,老的是杂食动物,什么都吃,小的还是比较喜欢吃甜食。”
  “哈哈。”彭长宜笑着,伸手接过舒晴手里的东西,说道:“给我来拎吧。”

  舒晴说:“没关系的,你累了一天了。”
  彭长宜心说,让你拎着东西进门,你父母会怎么看我?这样想着,就从舒晴手里接过提袋,然后放到自己的左手里,右手就非常自然地伸到舒晴的腰后,轻轻地揽住了她。
  这个动作是那么水到渠成,又是那么自然,舒晴不但没有觉出半点的别扭,反而将身子往他臂弯里靠了靠,一切发生得都是那么自然。自从她从亢州回来后,他们还没见过呢,平时都是短信或者电话联系,等这次再见面时,他们都感觉到像热恋了许久的人了。
  舒晴父母由于年龄关系,被单位照顾,调换了一楼。等彭长宜走进家门口时,房门早就为他们虚掩着。尽管如此,舒晴还是故意按了一下门铃,说道:“我们回来了。”
  舒晴父母听到女儿的声音后,立刻从厨房走了出来,彭长宜跟他们握手,说道:“叔叔、阿姨好。”
  两位老人跟彭长宜握手,舒妈妈说:“孩子呢?”
  彭长宜说:“跟车回去了,以后我再带她来认识爷爷奶奶。”
  舒妈妈说:“好,欢迎你女儿也来做客。”
  彭长宜说:“谢谢您。”

  两位老人热情地请他客厅就坐。
  舒妈妈要给彭长宜倒水,舒晴笑着说:“妈妈,这项工作交给我吧。”
  舒妈妈看着女儿高兴的样子,就笑着放了手,坐在彭长宜的侧面,打量着彭长宜。
  彭长宜有些手足无措,当舒晴递给她茶杯时,他起身可能太猛,差点碰翻茶杯,舒晴惊呼一声,茶杯没有掉下来,彭长宜一惊,赶忙从舒晴手里接过了茶杯,关切地询问:“烫着手了吧?”

  舒晴笑了,抖落着手上的茶水,说道:“不碍事,坐吧,放松。”
  “哈哈。”听女儿这么说,舒父和舒母都开心地笑了。
  舒父说:“小彭,听小晴说你去北戴河了?”
  彭长宜坐下来,把杯子放在茶几上,镇静了一下自己,说道:“是啊,我有一个老领导,前些日子老伴儿走了,早就想陪他出去散散心。”
  舒父点着头,说道:“是啊,我听小晴说了,有多少老干部退下来没人理,你能这样一如既往地对待一个下了台、犯了错的老领导,实属难得。”
  彭长宜说:“呵呵,我做不到不理他,他在我的成长中,的确起到了园丁的作用,他的下台,有许多不能说的原因,并非是自己有多贪,最后查明的问题,把乱七八糟甚至收的礼品都折价了,刚刚到量刑的数额。所以现在他都在教导我说,一定要自律,千万别给自己凑材料。”
  “他说的对。但你做得也很好。”舒父说道。
  “呵呵。”彭长宜被未来的岳父夸奖,有些不好意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舒妈妈看出他的拘谨,就说道:“小彭,在党校学习生活还习惯吧?”
  彭长宜说:“习惯,非常有规律,我现在早晚都加大了运动量,不然肯定会长肉的。”
  舒父说:“你有运动的爱好?”
  彭长宜说:“在党校,我们每天有固定运动时间,但我怕长胖,自己就加大了运动量。”
  舒父故意惊讶地说道:“哦?那怎么有人在我面前说,说你除去喝酒,没其它任何任何的爱好?”
  “爸爸——”舒晴听爸爸这么说,就怪嗔地看着爸爸。
  “哈哈。”舒父和舒母不由得大笑。

  彭长宜看着舒晴,也笑了,他跟舒父说道:“您的情报很准确,我的确没有其它的业余爱好,迄今为止,没有学会打麻将,没有学会唱歌,更没学会跳舞,平时也不怎么注重锻炼,跟好朋友喝酒,的确是我唯一的爱好。”
  舒父说:“做为领导干部,又是单位的一把手,别说没有爱好,就是有爱好也要适当掩藏起来,免得给别人造成可乘之机,让别人投其所好就不好了,这样你的爱好就会变味儿。”
  彭长宜说:“是的,原来我在三源工作的时候,为了推介那里的旅游资源,我业余时间还搞搞摄影,但那也是从工作角度出发,后来回到亢州,截止到这次北戴河,我都不记得我以前什么时候摸过相机,想不起来自己还有摄影的爱好了。”
  舒父说:“哦?不错,还有摄影的爱好,这个情报我没掌握。”
  舒晴笑了,说道:“那是因为我没有掌握,我没掌握的情报,怎么好向您透露。”
  “哈哈,不打自招了。”舒妈妈笑着看着女儿说道。
  舒父也笑了,说:“咱们是不是该开饭了?”
  舒妈妈说:“其它的都好了,就差你蒸的龙眼了,再等五分钟。”
  舒父说:“小彭啊,今天我做了一个拿手菜,蒸龙眼肉。”
  彭长宜说:“太麻烦了!”

  舒晴说:“不麻烦,但是你要有思想准备,满桌子菜多一半是肉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