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2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哪知,娜娜反驳他道:“妈妈说我的皮肤随爸爸。”
  娜娜的话逗得王家栋和老顾“哈哈”大笑。
  第二天吃过中午饭,他们便往回赶了。刚上路,娜娜就在车上睡着了,一会的功夫,王家栋也传来了鼾声。
  彭长宜和老顾轮换着开车,快到北京的时候,彭长宜收到了舒晴的短信,他正在开车,便将手机给了旁边的老顾。老顾看完后告诉他说:“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尽管老顾没说是谁,但彭长宜知道是舒晴,就说:“给她回,就说已经往回走了,估计五点能到北京,到后联系。”
  老顾便给舒晴回了信息。
  王家栋听见他们说话就醒了,说道:“长宜啊,这两天我们是不是耽误你的幸福啊?”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哪里呀,这两天你们让我享受到了幸福和快乐。”
  王家栋说:“这话应该我说。”
  彭长宜说:“以后有机会,您就多出来跟我走走,有的时候的确心情不一样。”说这话的时候,彭长宜想起了沙滩上部长的背影。
  王家栋说:“我头来的那天晚上,给全家开了一个会议,我说我要跟你们的彭叔儿出去溜达溜达,我说北戴河是我去的次数最多的一个旅游地,我熟悉北戴河的程度甚至能说出任意一个宾馆的价位,但我为什么还要去,一来是长宜有这个心意,二来我也想出去散散心,你们的妈走了,我们的生活还要继续,小圆要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目标,雯雯也要从家里的拖累中解放出来,要在工作上多花费些时间,好好奔奔自己的事业,这么多年来,这个家的确拖累了你。子奇上幼儿园了,以后你们时间来得及的话只管送,我负责接,但是学习问题就要你们父母多操心,因为这是个系统工程,我无法胜任。我说,只要咱们全家一心,属于我们家的好日子还会有的。”

  彭长宜感觉尽管部长从一人之上沦为阶下囚,但他的内心依然很强大,这种强大的力量,足可以统领全家战胜灾难,走出困境,走向幸福美满的生活。部长没白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有一套超常的组织才能,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庭内部。这个家先后经历了三次重大变故都没垮,家庭成员的心都没散,这和他平时的教导不无关系,当然,和雯雯自身素养也有很大关系,目前来看,他现在依然是这个家的灵魂。

  彭长宜说道:“我非常佩服您,尽管经历了种种,您看您这个家,依然没垮。”
  王家栋说:“长宜啊,你这话说到我心坎儿上了,原来我真的没有对小圆上过心,他出事,我并没有埋怨他,相反,自我检讨后我倒发现了自己对他关爱的缺失,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什么都没做,要知道,我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我完全可以给他一个父亲的保护,但是我没有……他回来后,我们爷俩谈过一次话,跟你说,我跟我的儿子认错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跟别人认错。我们爷俩都掉泪了,我说现在你爸爸基本上就是废人一个了,但我相信我还能帮到你,我准备把古街的门脸房卖了,让他拿着钱去创业……”

  彭长宜一听就急了,说道:“现在古街的房正在往上涨,您绝对不能卖!再说了,他如果创业的话有银行呢,咱们可以找银行贷款,卖房子干嘛。”
  王家栋说:“道理我懂,我也知道那点钱是不够他创业用的,我这样说,是为了表达一个父亲的真情实意,当然,如果他需要,我会毫不犹豫卖的。”
  “完全没必要。”彭长宜说道。
  王家栋没有跟彭长宜抬杠。他知道当初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彭长宜就跟他说,等于多养了一个儿子,目前这个“儿子”每个月的房租就够王家栋的花销了。现在想想,还不如当初多养几个这样的“儿子”。
  彭长宜又说:“您想卖那个房子的时候,一定先跟我商量,万不得已,绝不能卖。”
  王家栋很高兴彭长宜这样说,就笑着说:“我是这样一种姿态,但小圆根本就没打这个房子的主意。”
  “那就对了。”彭长宜说道。
  回到北京,彭长宜从党校门口下了车,这时的娜娜还在睡,她中途只在服务区去过一次厕所,一直在路上睡。
  彭长宜叫醒了她,说道:“娜娜,跟王爷爷他们回去,到家后好好休息,下周爸爸再陪你玩。”
  娜娜一只手揉着惺忪的睡眼,一只手扬起来跟爸爸再见,说道:“好吧,爸爸再见。”
  彭长宜又耐心地嘱咐着老顾路上注意安全,跟王家栋说:“部长,等我下周回去再去找您喝酒。”
  部长冲他点点头,也跟他挥手再见。

  彭长宜望着他们走远了,才拎着行李箱走进了党校大门。
  回到宿舍,彭长宜再次洗了个澡,换上衬衣、西裤和皮鞋,他今晚要着正装去见舒晴的父母。
  他刚换好衣服,舒晴就打来了电话,说道:“请问彭长宜同志,你准备好了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正在武装,马上出发。”

  “好的,我在大门口等你。不见不散。”
  彭长宜也说道:“不见不散。”
  挂了舒晴的电话,彭长宜将北戴河特地买的礼物带上,又对着镜子仔细地照了照,他这才发现,在白衬衫的映衬下,他的脸晒黑了,脸颊处有两道墨镜腿留下的颜色,眼圈也比别处白些,他在心里说道:本来就不是白人,这下更黑了,但是没办法,他是不可能等到脸恢复自然色时再登门的,因为已经和舒晴定好了,再说,彭长宜对家庭的渴望,也不会耐着性子等自己的脸变白了再去舒晴家的。尽管自己跟平时比更黑了,但是彭长宜坚信,自己比那些白脸男人更有魅力,因为他自信自己身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是由内在的刚毅外化而成的,是一种能给人以安全的男子汉所独有的魅力。

  呵呵,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在意过自己的形象,也许,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要开始的恋爱,所以,他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自言自语地说道:彭长宜,加油!
  彭长宜打了一辆出租车,等他到了舒晴住的家属院大门口时,远远看见舒晴身穿一件宝蓝色露肩连衣裙站在门口。
  夏日的天色黑得比较晚,尽管已经是七点多了,但天空依然很亮,骄阳失去了正午的暴烈,变得柔和而多情,绽放着温柔的笑靥,在轻风的拂送下,她身上的裙裾轻柔地舞动着,婷婷的妩媚着矜持的身姿。
  在彭长宜印象中,舒晴还是第一次穿露肩连衣裙,白皙的皮肤,隽秀的身材,让知性、干练的舒晴于绝佳的韵致间,似凝雾噙露般地风姿绰约。
  下车的一霎那,彭长宜居然有了些许的恍惚,他的脑海中又出现了另一个美丽、婉约的女子,尤其是那沉静的笑靥,是那样深刻地打动他。可是,当舒晴微笑着走近他的时候,他清醒了,这个同样美丽年轻的女子,将是他彭长宜今后实实在在相伴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