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昊点点头,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发展和治理,可能还会困惑你们一段相当长的时间。这也是各地政府工作中经常会出现的难题。已经形成了产业化,就像你说的那样,真要片甲不留统统取缔的话,就如同剜自己身上的肉一样。但是彭书记你可能忽视了一笔账,如果你算清这笔账,相信你的痛感会减轻。”
  “哦?什么账?”彭长宜看着他。
  关昊说道:“这笔账就是拆车业带来的社会不稳定因素与你财政收入或者是人均收入是否成正比。只有弄清这个问题,你才能决定是铲还是留。”
  彭长宜微微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来。他不得不佩服关昊看问题的敏锐程度。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没少费心思琢磨这个问题,但他从来都没有以这样一个视角对待这个问题。

  关昊又说:“我给你举一个督城实际工作中的例子吧。北京为了绿色奥运这个主旨,关闭了许多污染企业,就连北京周边的砂石料场也关闭了。但是他们关闭了这些砂石料场,大规模的奥运建设已经来到,这些砂石料从哪儿来?无疑就是外省周边地区。于是,督城境内的万马河遭殃了,两岸的耕地遭殃了,老百姓遭殃了,大街小巷的道路遭殃了。凡事有利有弊,有遭殃的,就有得利的,那么谁得利了,是那些砂石料企业的老板。这些老板大部分还不是本地的老板,在本地老板还没有实力甚至没有意识到新的一轮淘金热已经到来的时候,河道两边已经变成了这些人疯狂的淘金场了。到处是来来往往的重型运输车,有钱的没钱的都凑钱甚至贷款买车运送砂石料。”

  彭长宜微微皱了一下眉,这种情况在亢州也有显现了,所以他认真地听着关昊讲下去。
  关昊继续说:“按说,砂石料带动起了运输业的蓬勃兴起,城西的老百姓几乎家家有大车,上班族也凑钱买大车,交给亲戚朋友使用,农信社那个时间放的贷款,都是买大车的贷款。另外,过去那些被老百姓不待见的寸草不长的沙滩地,一夜之间变成了宝地,甚至交通局、交警大队和政府一些相关部门都不再发愁办公经费的紧张。但是你知道吗?在这个虚假繁荣的背后是什么吗?是老百姓耕地被疯狂野蛮的盗采所损毁,是河床的改道,是财政年年斥巨资在修路,修路的速度远跟不上毁路的速度。要取缔这样一个繁荣的产业,阻力是可想而知的,我们班子里的意见都不统一,但是我要求他们给我算了一笔账,我说,砂石料每年上缴的税收和财政的费用跟这个行业造成的支出是否成正比,或者是否匹配?”

  说到这里,关昊停顿了一下,他注视着彭长宜,说道:“你知道算账的结果是什么结果吗?”
  彭长宜说:“我似乎知道结果了。”
  关昊说:“那就说明你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彭长宜点点头,专心致志地听着他说下去。
  关昊说:“算账的结果一出来,我自己都吃惊了,尽管我知道结果,但是没想到会这么悬殊。我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砂石料场税收最多的一年就是去年,只有七万多元!这是什么比例?我当下就发脾气了。那些老板还口口声声说砂石料产业税收太高了,要政府给予政策扶持。没错,他们的确掏了不少的钱,但这钱没上交财政,都中饱私囊了!我说,你们污染了我的队伍,带坏了干部工作的风气,这种行为比偷税漏税还可恶!”

  那一刻,彭长宜感受到了这个“天之骄子”眼睛里的凌然之气。
  关昊仍然气愤地说:“最直接的后果、也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后果就是:环境遭到破坏,地下水受到污染,老百姓的耕地没了,环境交通秩序没了,财政修不起路了,等等、等等……一连串的由砂石料衍生出的后遗症,尤其是对环境、对耕地造成的破坏是毁灭性的,是我们这代无法弥补的!这一笔大账算下来是亏还是赚,我们不就一目了然了吗?由此联想到你们的拆车一条街也是这样,我想这个账就该怎么算,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算完账后自然会清清楚楚。”

  彭长宜深深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他非常佩服关昊能从当地持续发展大计上考虑问题,他说的这些问题,亢州也是存在的,无疑,他说的这些,也是亢州未来解决问题的参照。就说道:“我不得不佩服您的高瞻远瞩,现在取缔,就等于在为子孙后代止损,也是将来为了一个地方可持续发展打基础。这个问题目前在亢州也存在,只是还没有形成气候,看来,我们也要及早采取应对措施。”
  关昊笑了,说道:“必须及早遏制住,如果不及早遏制,彭书记,我说这话放在这儿,不出半年,保证形成气候了,等形成气候再治理就晚了,难度也就大了。”
  彭长宜说:“我明白了,等我学习结束后,无论是砂石料还是拆车行业,都可以参照你们的做法执行。”
  关昊看着他,凌着眉头问道:“为什么要等学习结束?”
  彭长宜怔了一下,说道:“我……现在是脱产学习……”
  关昊点点头,随即明白他和政府一把手配合上应该不默契,如果默契,不会考虑到这个问题,就说道:“你提前可以做些必要的功课,当然,我们的做法也不能全部照搬,还要根据你们当地的实际情况而定,我只是给你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彭长宜频频点头,说道:“太有参考价值了!”
  关昊忽然笑了,说道:“你个人也要做好准备,真这样做了,会触怒许多人的利益的,因为你动了他们的利益,有人就敢公然拿着刀子刺杀我。”

  “哦?有这事?那您……”彭长宜上下打量着他。
  关昊舒了一口气,说道:“我倒是没被伤到,可是有人为了保护我却受伤了,而且很严重,脾被刺破……”
  说到这里,关昊凌厉的目光里多了一抹深沉和痛楚……
  彭长宜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他却梗着脖子说道:“不瞒您说,我从来都没怕过这些,我经常做触怒别人、动了别人利益的事,早年在亢州清理小炼油的时候,半夜三更就有人拿着片刀追杀过我,我在三源的时候,因为整顿矿山有人恐吓过我,但是我不怕,反而更加坚定要制服他们的勇气和决心,因为我不制服这些恶势力,这些恶势力就会制服我。还有,毕竟是做贼的心虚,那些想算计我的人,最终都没得了好下场,都完蛋了!”

  关昊很欣赏彭长宜的这股虎气,说道:“你说得对,人间正道是沧桑。我需要提醒你的是,这两项工作无论是哪一项,头做之前,都要先找到政策和理论根据。”
  彭长宜点点头,说:“是的,不打无准备之仗。”
  彭长宜说到这里,有些摩拳擦掌,有仗打,他就兴奋。在他的执政生涯中,他喜欢打仗,打硬仗、难仗,他喜欢啃硬骨头,他喜欢这样真刀真枪地干工作,玩弄谋术、勾心斗角是他最不擅长的。他始终认为,适当的打打仗,是锻炼干部队伍,磨练领导人意志的最好的途径,如果天天这样歌舞升平、无所事事,干部队伍就会涣散,没有战斗力。基层的干部队伍,就是要能打仗,能打硬仗。这个过程也是对干部优胜劣汰的过程!

  当然,这一切还得等他学习结束顺利回到亢州再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