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昊冲他一扬手,示意他坐下说话。
  彭长宜坐下,扭着身子,说道:“就您自己来了?”
  关昊微笑了一下,说道:“是的。在这里学习还适应吧?”
  彭长宜说:“适应。”彭长宜这样扭着身子说话实在别扭,他见关昊的外侧坐着一个人,就回过头,拿起自己的笔和本,来到那个人的身边,说道:“同志,能否调换个座位?”
  这个人点点头,就拿着自己的本就站了起来,坐到了前面彭长宜的位置上。
  彭长宜低声说了一声谢谢后,就坐在了关昊的旁边。他说道:“您怎么来了?”
  关昊向他这边侧着头说:“我是特意听报告来的,今天将有国家十一多个部委的领导作报告,这种阵容是不多见的,太难得了,对我们今后的工作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见着您怎么这么亲切呢?上次在校园见到了廖书记,也是这个心情。”

  关昊笑了,说道:“他乡遇故知?呵呵。”
  彭长宜一直有个心结,那就是关昊让他关注拆车一条街的事,他想了想说道:“关书记,您上次告诫我,要我关注拆车一条街的事,我们做了一些工作……”
  哪知,不等彭长宜说完,关昊微笑着打断了他,说道:“开始了,先听报告吧。”
  果然,主持人走到了台上,用了几句简短的话介绍了举办这样一次经济形势报告的意义,公布了将在会上发言的部委领导名单。第一个作报告的是国家财政部一位副部长。
  这场报告会时间安排得非常紧张,每个人的发言都不得超过规定时间,中场休息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午饭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一点半报告继续开始,就连晚上都安排了报告内容。
  中午,彭长宜跟关昊一起在食堂吃的饭。一个时期以来,彭长宜对关昊都感到神秘和好奇,他很佩服关昊,年轻,学问高,有着一种卓尔不群的气度和一种先天的霸气,这种霸气贯穿他的举手投足间,他就是不说话,只要这样静静地看着你,你都能从他的目光里看到这种特有的气质。没办法,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是他这个从山沟里走出的人无法比拟的。
  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讨论着上午部长们做的报告。彭长宜发现,关昊有些见解非常超前,而且他能解读出部长们在报告中传达出的某些政策信息。这让彭长宜感到新鲜,由此可见,如果不是在大领导身边的人,是不会有这些超前见识的。他和江帆一样,都属于学者型的干部。
  吃完饭后,离下午开始报告还有一段时间,彭长宜想让关昊去自己的宿舍休息一会,关昊说道:“不了,咱们还是去报告厅聊会去吧。”
  两人走出食堂,在往报告厅走的时候,彭长宜问关昊:“关书记,那天廖书记视察完后,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评价吗?”
  关昊听了彭长宜这话,就侧脸看了一眼他,不知为什么,关昊这一侧脸,彭长宜居然没敢看他的目光,在彭长宜的印象中,关昊的目光一贯的凝重、深沉。那一刻,他感到自己在这位天之骄子面前有些自卑。
  关昊一边迈着长腿大步向前走着,一边说:“总体对我们这几个市县的工作很满意,具体到什么评价我倒是不记得了,只记得廖书记说了这么一句话,小关啊,我听说这个彭长宜也离婚了,孟客也离婚了,你们三人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锦安的市委书记都流行离婚?”
  “啊?廖书记连这都知道啊?”
  关昊笑了,说道:“是啊。”
  “您怎么回答的?”

  关昊笑着说:“我跟廖书记说,我们三人目前的确是单身,据我了解,锦安其他县市书记中,目前为止,没有再跟我们一样的。所以构不成流行趋势。”
  “哈哈。”彭长宜不由得大笑,他的笑声引来了人们的侧目。
  这时,走前面的三个人中有一位回过身来,他看见了关昊,说道:“小关,你也来听报告了。”
  关昊迈开长腿,紧走两步,冲着前面的人伸出手,说道:“李主任您好。”
  李主任看着彭长宜,又跟关昊说道:“难道这次报告会都下发到你们那里了?”
  关昊笑了,说道:“我知道有这么一个高端报告会,肯定是要来听听的,当然是非正式来的,这位是我同事,目前在党校中青班学习。”
  彭长宜赶紧跟李主任握手。

  他们边走边寒暄着。李主任说:“小关,从办公厅调出后就没怎么回来吧……”
  从他们的谈话中,彭长宜知道这个李主任是办公厅的人,根据关昊的履历,彭长宜断定应该是**中央办公厅。,
  往来的人太多,不时有人跟他们打招呼,关昊没有当初介绍李主任的身份也符合官场规矩。
  进了报告厅,大多数人都没回去,吃完饭后又回到座位上等。
  彭长宜和关昊这次没有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而是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
  尽管关昊目前是督城市委书记,但他却是锦安市委副书记,市委常委,彭长宜是市委委员,同是副厅级,含金量是不一样的,彭长宜对这个比自己小几岁的领导是尊敬的。因为无论是他代表省委来调查牛关屯事件真相,还是他以前的身份,关昊一直位居高处,所以彭长宜一直拿关昊当领导看的。事实也的确如此。
  尽管关昊现在不是“钦差大臣”的身份了,但当年他留给彭长宜的一句话,一直让彭长宜记忆深刻,甚至有着某种危机感。他总想找有机会的话,当面跟关昊进一步探讨。现在,这样的机会总算来了。
  彭长宜说道:“关书记,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当面跟您探讨。”
  关昊侧头看着他,说道:“哦?”
  彭长宜说:“您当年来亢州调查牛关屯事件时,在头走的时候,您单独跟我说,说让我关注我们那里拆车一条街的事,我的确上心了。后来,针对这条街我们前后两次进行了整顿,出台了八项措施,规范经营,合法合规经营是主要宗旨。目前,那些挣到大钱的老板开始转行了,有的搞房地产开发,有的开酒店,有的卖电脑。但大部分人还在干老本行。我知道这里的问题很严重,但一直找不到根本解决问题的关键。为这事我也没少伤脑筋。”

  关昊注视着他,说道:“彭书记,你还能记住我当初说的话太难得了,说明拆车一条街的问题也入了你的脑。
  彭长宜说:“是的,您说的那个时候,我刚回来,正赶上牛关屯的事,所以没顾上,后来我深入了解了一下,里面的问题的确不少,后来,北京警方破获一起盗车、销赃一条龙的犯罪团伙,涉及到了这个行业,我们根据这个契机,整顿了一阵子。随着我对他们的了解,我发现里面的确有的人做得不错,有的也已经形成了产业化,真要是片甲不留取缔的话,跟您说实话,还真有些不忍心。所以这几年在这项工作中,尽管没有什么大的改观,但是跟您说句实话,你当年说的话,就跟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始终都没敢掉以轻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