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2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年老胡认识的那个老师傅已经不在了,他的儿孙们继承了他这门技艺,只是,他们不再手工炒制了,而是改做了大烤炉,这样产量就上去了,味道却比从前逊色了不少。
  刚走进回民街,就看到在炒货行的门口,停着一辆清平市牌照的车,他认得这车,是姚斌的,他想开过去,不想跟姚斌碰面,但是晚了,姚斌拎着一袋花生米出来了。而且,姚斌已经认出彭长宜的车,他站在那儿,等着彭长宜下车。
  彭长宜不能再往前开了,他停下车,开开车门,走了出来。姚斌一手拎着花生米,一手伸过来跟彭长宜握手。
  “师兄,你也回来了?”彭长宜握着姚斌的手说道。
  姚斌说:“是啊,长宜,买了花生米我就想,该跟你喝顿了。”
  彭长宜说:“呵呵,你买这么多是带回走吗?”

  “是啊,老孟喜欢吃,我就多买了几斤,现在天气潮,容易反性。”
  彭长宜说:“是啊,我也是买几斤带走,别处的味道不如咱们这个。尽管他们改进了工艺,还是比别处的味道地道。”
  姚斌说:“你去买吧,我等你,我联系人,看看卢辉他们干嘛呢,中午你没事的话,咱们哥几个聚聚。”
  彭长宜说:“行,我没事,就是下午头三点送孩子学外语,你们定好饭店告诉我,我直接去饭店找你们。”
  姚斌说:“那也行,我先走。一会见。”
  “一会见。”彭长宜说着,就进了炒货行的门内。

  等他拎着一袋五香花生米出来的时候,见姚斌并没走,姚斌见他出来,就降下车窗,说道:“长宜,我约了京海、曹南,我现在去接卢辉,你去接部长,咱们十一点半中铁餐厅百合厅。”
  彭长宜弯着身子说道:“你给部长打电话了?”
  “是的,他在家等着呢。我先走了。”
  “那好吧。”彭长宜上了自己的车。
  他跟姚斌的后面,走了一段路后他就拐向了另一条胡同。正在这时,电话响了。他瞄了一眼,是舒晴,他便将车停在拐角处一棵大槐树下,接通了电话。
  “你好啊——”彭长宜说道。
  “你好啊——”舒晴也学着他的口气说道。
  这几天他们没怎么联系,舒晴出差了,带着她课题组成员去南方考察了。
  彭长宜笑着说:“那边热吗?”
  “还好,能接受,我们到的这几天,天天下雨,今天刚晴天,晴天就闷热,比咱们北方闷热多了。”
  彭长宜说:“那你要注意防暑了,出门打伞,防晒霜什么的多往脸上抹点,抹厚点,还有大西瓜什么的多吃点,去暑。”
  “哈哈。”舒晴笑着说:“典型的彭式关怀,你就不会把这些话说得浪漫一些吗?”
  彭长宜也笑了,“彭式关怀”是舒晴最近给他起的绰号,每当他对她表示关怀的时候,保准她就会这么说。他也知道该怎样把“彭式关怀”的语言转变成浪漫的语言,但是他总觉得那是二十多岁年轻人玩的浪漫,他这个年纪,有他的浪漫方式,只是这种浪漫的语气,从他嘴里出来后,就被舒晴打上了鲜明的烙印,那就是“彭式关怀”。
  他笑着说道:“你放心,我才不那么傻呢,对着电话浪漫了半天,连人我都见不着,那不是干着急没办法的事吗?”
  彭长宜说的没错,自从舒晴走后,他们还真的没见过面呢。
  舒晴娇嗔地说道:“越说你就越实际。”

  “那是了,你想想,我对着电话,跟你说着浪漫的情话,说到最后我热血沸腾,连你人毛儿也看不见,手都摸不着,最后还不是从天上掉到地上,那滋味更不好受,还不如我就一直在地上呆着,省得跌的屁股疼。”
  “哈哈。”舒晴笑了,她早就习惯彭式浪漫了,就说道:“我们明天晚上就回去了。”
  “回哪儿?”彭长宜问道。
  “回省城。”
  “唉,我还以为回北京呢?”
  “呵呵,回北京我也见不着你啊?”
  “那不一定,对了,我昨天见到你父亲了。”
  舒晴一听,一股甜蜜的滋味涌上心头,她娇嗔地说道:“我都知道啦——”
  “呵呵,是老同志告诉你的?”
  “是妈妈,妈妈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的。”
  “他们怎么说我?”彭长宜迫不及待地问道。

  舒晴故意卖着官司说道:“他们什么都没说?”
  舒晴笑了,说道:“他们真的没说什么,就说等我回来让我约你来家里吃顿饭。”
  “哦?那你还说什么都没说。”此时的彭长宜,忽然有种幸福感弥漫上心头。
  “彭同学,他们真的没说你什么。我起誓。”
  “呵呵,好了,我信。”
  舒晴说:“娜娜在旁边吗?”
  彭长宜说:“不在,她在家跟她妈妈,下午去学外语,我五点再去接她。”
  “哦。那你中午是不是又去喝酒?”
  “是啊,姚斌请客,让我去接部长。”
  “那好,我回去后再联系。”
  “好的,在外面注意安全。”
  “放心吧。”
  彭长宜刚想挂电话,就听舒晴突然说道:“想你……”
  听了这话,彭长宜浑身立刻热血沸腾起来,他喘着粗气说道:“宝贝,我也想你……”
  舒晴的心也剧烈跳了起来,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他说得最露骨的一句话,她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颤着声羞涩地说道:“嗯,挂了吧……”
  彭长宜不情愿就这样挂电话,他有些意犹未尽,呆呆地举着电话,不知如何是好。
  哪知,舒晴也在等他挂,见他不挂,就又说道:“挂呀?”
  彭长宜痛苦地说道:“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在电话里浪漫的原因了吧,太残酷了……”
  “嗯,我知道……”舒晴小声说道。
  彭长宜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好了,我等着你回来,挂了吧。”
  “嗯。”舒晴轻声应着,对着电话“啵”了一下,然后挂了。
  彭长宜恋恋不舍地放下电话,扣上。他靠在椅背上,感觉刚才那一阵的热血沸腾过后,浑身竟然有些无力,虚脱一般的感觉。半天才回过神,他开着车,缓缓地向前走,他在心里不由得感叹:难道,我真的这么没出息到想女人的地步了……
  周一上午,中青班全体学员排队走进了党校综合楼报告厅,这里,将举办一场中国经济形势的报告会,在这次会议上,来自国家十多个部委的高层领导将从不同的角度解析中国经济、产业政策和未来发展趋势,并向与会的大型企业传达一些重要的经济政策信息。
  当学员们走进报告厅的时候,里面几乎已经坐满了人。好在党校给各个学院的学员们预留了相应的学员座位,不然恐怕都没有他们的座位了。中青班的学员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区域,彭长宜正好坐在外侧的一个位置上,他刚坐下,就听后排座位上有人叫他:
  彭长宜扭头一看,就见他后排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人誉为“天之骄子”的锦安市委副书记、督城市委书记关昊。
  彭长宜赶忙直起腰,说道:“关书记,您也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