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9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德国医生医生惊叫,张大了嘴巴指着李牧的遗体。随即,医护人员都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李牧的遗体。
  石磊也慢慢安静下来,慢慢转过头去,看向李牧的遗体。
  李牧的眼睛在动,慢慢的,他的胸口在起伏,从微弱到有力,到有节奏,慢慢的,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像是在呼吸。
  “快!马手术!马手术!”德国医生大叫起来,震惊的医护人员惊醒,瞬间忙乱起来,手术室里顿时一阵噪杂!
  石磊看着李牧再一次被台手术台,定定地看着李牧在起伏的胸口。
  杜晓帆喃喃地说,“是的,老李怎么可能会死。石头,他没死,他没死……”
  石磊眼前一黑,彻底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鬼脸和可乐帮着护士把石磊送到其他病房去,杜晓帆揪着王明的衣领拖到手术室外,盯着他问,“马安排医疗专机!只要情况符合要求,第一时间送李牧回国治疗!”
  王明的肝胆已经被石磊吓了一个破碎,他颤抖着声线说,“可是,可是,可是我已经向国内报告,李牧牺牲了。他被炸成了筛子,怎么可能不死,我怎么知道他能扛过来……”
  杜晓帆死死盯着王明,浑身都气得发抖,咬牙切齿地道:“十个小时之内,看不到医疗专机,我亲手杀了你!”
  说完,他重重一推,王明被他推得撞到了墙壁,浑身骨头都发痛。他不敢逗留,脚步凌乱的飞快离去。
  抢救还没结束,王明发回了报告,告知国内李牧已经牺牲。因为他根本不会相信,被炮弹的预制破片打成筛子的李牧,还有活下来的希望。

  的确,连从事战地急救工作十多年的德国医生都对此不抱希望。
  但,李牧还是挺过来了。
  杜晓帆无暇去想国内得到李牧牺牲的消息之后会乱成什么样,也无暇顾及国内会因此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此时,他唯一想的,李牧能够度过危险期。只有把李牧送回国内,他才能得到最好的救治,国内的一些波澜也能够烟消云散。
  正如杜晓帆所担心的一样,王明发回去的报告,很快的在相关部门传开了,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个消息。
  陈韬甚至来不及悲伤,便拿着电纸,在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来到二楼冯老总的住所,什么都顾不了,要见冯老总。在书房里,当冯老总看完了电纸,足足沉默了三分多钟。
  冯老总的脸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只是沉默着,长时间的沉默着,手里依然拿着电纸。
  陈韬艰难开口:“首长,我亲自去接李牧回家。”
  说话的时候,陈韬才发现自己哭了,是结结实实的哭腔。
  慢慢放下电纸,冯老总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在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冯玉叶之前,再做一个确认吧。”
  “明白,我派医疗专机过去,我亲自过去。”
  陈韬离开冯家院子,他不怀疑消息的真假,这么做,只是宽慰一个老人的心。

  王明的更新消息还没传回来,陈韬亲自带着医疗专机出发了。副老总亲自出动,准备工作飞快的快,医疗专机所有程序最高等级优先,一个多小时之后便在飞往东的航线……
  姜还是老的辣,确切地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打击多么大的事情,老一辈人总是能够沉得住气的。
  在飞机的陈韬还没接到最新的消息,李牧还活着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冯老总这边。他感叹的同时,也为李牧的伤势担心。
  根据报告的描述,李牧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最要命的是,他极有可能再没有办法站起来。最终的结论,要等到把人接回国,组织专家组会诊才能得出来。
  只要人还活着。
  连冯老总这个当父亲的,都没有办法预估,如果李牧死了,冯玉叶会闹出什么事情来。他可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她真的能把天都给捅破了。
  消息传出去需要一段时间,和大多数小道消息一样传播,只是这个消息以往的消息传播得更快。确切地说,王明发回来的关于李牧牺牲的报告,在极短的时间内传播了出去。而王明随后发回来的更正报告,却因为各种原因,在到了总部几位首长手里之后,没有很快的传播出去。
  这导致了这样一种局面——很多人知道李牧牺牲,但极少人知道那是一个有误的消息。
  各路牛鬼蛇神跳了起来。
  国内凌晨六点左右,急促的电话声把郑凯韵叫醒。本来有神经衰弱睡觉质量极差的他,非常的恼火。不过,接了电话之后,他一点怒火都没有了。
  “真的?你说的是真的?”郑凯韵连续问电话那头的人。
  那人说道,“千真万确!武警总部有我的同学,他亲眼看到了电!张宁将军已经连夜赶往第三师了。老郑啊,你这叫什么,守得云开见月明。李牧是什么人啊,明星指挥官啊,武警系统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三十岁的大校正师干部,啧啧,英年早逝啊!”
  郑凯韵足足愣了有一分钟,随即才不管自己的样子有多吓人,坐在床哈哈哈大笑起来,“老天开眼!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爬得越高摔得越重!这下踏实了吧,直接摔死了!哈哈哈!说得好!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的老婆显然被吵醒了,揉着朦胧的双眼,嗔怪,“你干什么,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

  此时,有先天性残疾的老婆在郑凯韵眼里也不那么讨厌了。郑凯韵放下话筒,翻身压到了老婆身,挺枪阵强行进入,十多秒后他心满意足的翻身下来,开心得不得了!
  他老婆刚被他撩起了一些性趣,是不愿意此罢手的。主动的去,郑凯韵推开她,道,“不行,我要马赶往第三师,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说完急忙下床,穿戴整齐便叫机要参谋准备车子。
  也许并不是为了第三师师长的宝座,可能只是为了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在第三师,以一个他认为合适的姿态出现,让第三师全体官兵知道,他郑凯韵是要杀回去的。或者根本是为了出现在伤心欲绝的冯玉叶面前,让她后悔当初的选择。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强烈的动力是什么,他只是直觉必须要马赶到第三师,不管如何。
  半个小时后,起床号吹响,远在东南的第107试验步兵团的官兵们和往常一样出早操。官兵们快速集合,在指挥员的指挥下原地踏步喊番号,让精神头起来,然后再整队向连队值班员报告集合情况,借着是出早操。每天固定一趟五公里是跑不掉的。
  徐岩和张以陌和往常一样,从各自的房间出来,同样穿戴整齐,他们会跟着团部机关的队伍出早操,把自己当成普通一兵,同时两人还能进行交谈,说一说今天的工作。
  但是,当他们在楼梯口那里会合才说两句话的时候,团部值班室的值班参谋风一般跑过来报告:“团长!政委!军区电话!”

  “哦?”徐岩微微愣了一下,有些小兴奋,对张以陌说,“这么早来电话,可能有任务了。”
  日期:2017-07-0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