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灭绝人性的恐怖实验告诉我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不是鬼怪,而是病毒》
第15节

作者: 飘浮的瑕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19 09:29:15
  第十三章 一言不合就尬舞
  胖头鱼回想着导游的话,心里踏实了些。
  财,我没有,情,这个糟老头不会对我产生什么情,仇?我们刚见面不到半个小时。难道就因为我误入了他家这点屁事就算是仇要对我下降头?想来不太可能。也不会是刚才酒吧里闹那么点矛盾别人就委托降头师下降头,哪有这么快!
  既然不是对我下降头,他究竟是在干什么呢?也许就是个疯子吧?
  想也想不通,不如就随遇而安顺其自然,胖头鱼心态很好。
  奔波了一个晚上,胖头鱼突然觉得很口渴,便问白衣僧人要水喝。白衣僧人听到显出很高兴的样子,屁颠屁颠的跑到屋里端了一碗水出来。微暗的灯光下,胖头鱼觉得这水不太像白开水,有点颜色,想来或许是茶水、大麦茶或什么乱七八糟的饮料。
  碗口热气腾腾,手触到碗底却冰凉刺骨,胖头鱼心说这碗真厚,隔热功能好牛逼。胖头鱼开始还以为水肯定滚烫,先是小心翼翼的啜了一口,结果喝起来并不热。因为渴的厉害,他想也不想就一口喝了下去。感觉清清凉凉的,甜丝丝的,还挺好喝的。

  还僧人碗时,胖头鱼无意中瞥到碗底有一根头发,他没嫌弃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这种脏地方自然没有干净碗,只要水喝了不拉肚子就没事。
  日期:2017-07-19 09:53:46
  并不是说胖头鱼对人没有什么防范心理,什么水都敢喝。是因为胖头鱼坚信泰国人对降头的那种说法—没有降头师会随便对陌生人下降头。
  导游还说很多泰国人去理发,自己的头发都是会包起带走的,剪指甲也会小心翼翼的包好扔垃圾桶,照片和贴身内衣更不会乱扔垃圾桶,总之不会将自己的任何贴身物件遗留在外,就是怕被人拾去下了降头。但这么做的泰国人往往自身是有问题的,肯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怕人报复才如此小心翼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只要你没得罪人没干坏事,就算把私人物品对人潮拥挤的车站扔也绝不用怕什么降头,

  胖头鱼喝完水后,白衣僧人又像个傻逼一样眼睁睁的盯着胖头鱼,胖头鱼摸了摸全身,不痛不痒,也没有什么身体器官异常的凸出,更没有从身体里冒出鱼钩或钉子。
  胖头鱼和白衣僧人像是在演一出全世界都没人看得懂的默剧,又像是一对久别重逢但都被绑住不能动的情侣,就这么呆呆的大眼瞪小眼的互视了半天。
  日期:2017-07-19 10:25:08
  白衣僧人像念经又像念咒一样叽哩咕噜几乎唠叨了一夜,胖头鱼听不懂,久了也实在是烦了,索性东张西望或者很悠闲的抓抓裤裆装没听见。
  整夜胖头鱼一直是很懵逼的状态,而白衣僧人表情丰富,狂喜,期待,失落,惊愕,落魄,抓狂,歇斯底里,人类脸上所能展现出的所有喜怒哀乐的表情都在脸上演练了一遍。

  天色已经微亮,胖头鱼感觉自己过了噩梦般的一夜,除了双腿沉重疲倦和有些饥饿外,也没有任何不适。
  这一夜他曾想对僧人要个板凳坐下,不知泰语怎么讲,想要张床睡觉,也不知泰语怎么表达,想席地而坐,见那僧人笔直的站那里,主人都没任何坐下的意思,只好客随主便,也陪他站着。
  反正对方不动我就不动,多话多动作只怕惹出什么意想不到的麻烦,胖头鱼就是这么想的。
  胖头鱼性格向来谨慎胆小,也正是如此,他才会这么窝囊的站一夜,要是强盗,早冲上去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了。
  日期:2017-07-19 10:42:53
  白衣僧人揉了揉眼睛,长叹了一口气,又朝胖头鱼走了过来,胖头鱼心说,又要跳舞?跳吧,反正跳一夜我也没啥事。
  结果这次白衣僧人目标竟不是胖头鱼,而是地上的强盗。僧人扶起地上瘫睡的强盗,以中国武林高手般的点穴手法又像盲人按摩的推拿手法那般,在强盗身上快速的折腾了几下,随后又进屋拿了碗绿色的热气腾腾看起来是菜粥的东西,喂强盗喝了下去。
  泰国餐馆很多菜都叫什么冬阴功,所谓冬阴就是酸辣的意思,功一般是虾或海鲜,所以他们的食物大多色彩鲜艳,胖头鱼也不觉得那绿色的东西有什么问题。
  在和尚喂强盗喝那“菜粥”的过程中,胖头鱼想到去阻止,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昨夜也曾喝了和尚的水,到现在都安然无恙,想必这和尚并没什么歹心,对强盗不会有恶意。

  (强盗对我说到这里,满脸的恼怒,嘴里大骂道肯定是这狗日的胖头鱼胆小,不敢去阻止还扯什么和尚没歹心,也不知喂老子喝了啥,搞不好就是降头水!)
  不一会,强盗醒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除了身上被露水弄的湿漉漉,其他一切都正常,看起来气色挺不错。
  日期:2017-07-19 10:59:55
  天已大亮了,胖头鱼打量着四周,这儿还真像是一处世外桃源,他估计这里大概是海滩附近的一处荒岛,远处除了森林就是杂草,久无人烟的感觉。昨晚大约走了不少路才来到这里,根本就看不到昨天过来的那片海滩和水上摩托,这里很清静,除了鸟叫虫鸣,几乎听不到人声。
  强盗独脚站着,抬起一只脚开始扣,另一只手在裤兜里摸索出湿答答的香烟:“我昨晚在这里睡了一夜?”
  胖头鱼彻底放心了,强盗显得一切都很正常,他每天醒来第一件事绝对就是抽烟加扣脚。
  “是啊。”
  “这位老师傅是这儿的屋主?”强盗指着白衣僧人。
  白衣僧人似乎对强盗不怎么感兴趣,一直像个饥渴的基友似的盯着胖头鱼全身。
  直到这时,胖头鱼才能清楚的打量白衣僧人的长相,脸瘦的像骷髅,一头蓬乱的像爱因斯坦那般的长发,一夜没睡但双眼还是炯炯有神摄人心魄。他身上的白色袍子并不是纯色,而是有许多弯弯曲曲花花绿绿的经文一样的图案,不像是和尚衣服,更不会是普通百姓会穿的衣服。让胖头鱼以中国人眼光来判断这身衣服性质的话,要么他是个穿奇装异服的泰国杀马特,要么是某些少数民族做祭祀活动时巫师穿的服装。

  日期:2017-07-19 14:04:26
  哎哟,白衣僧人腰间那条黝黑的椭圆形腰带看起来挺别致呀,中间像个H似的一坨标志,是爱马仕新款腰带么?深山老林的僧人还知道爱马仕么?咦,这个爱马仕腰带怎么还会动一样,胖头鱼再定晴一看,差点摔倒在地,那他妈的哪儿是什么腰带!?
  那僧人缠在腰上做腰带的竟然是一条漆黑的大蛇!最夸张的是好象还是条活蛇!那条蛇正吐着信子用着绿豆般的小眼盯着胖头鱼,中间那一坨像H一样的东西是它的头!
  只听说过印度人会玩蛇,没想到泰国佬也爱玩蛇?

  这时强盗也顺着胖头鱼的眼神发现了那条别致的大蛇腰带,二人吓的往后直退。僧人大概看出他们害怕他的腰带,摘下腰间大蛇随手往旁一扔,腰带一散,浴袍也散了,风吹过来,露出身体部分皮肤,他身体上也画满了花花绿绿的符咒一样的文字。
  昏睡了一夜不知情的强盗心想,这不是普通的老师傅啊,这是他妈的泰国乡村重金属杀马特呀!真他妈生猛,蛇当腰带,还有那么多纹身。最稀奇的是我国的杀马特都是小青年,这他妈都泰国老头了还玩杀马特。待老子和他切磋一下劲舞团或者尼古拉斯赵四的舞蹈。
  日期:2017-07-19 14:31:21
  和僧人处过一夜的胖头鱼当然明白这老和尚不是杀马特,这稀奇古怪的装扮更让胖头鱼确信了此人是个巫师之类的人物。他拉住了在那扭来摆去似乎一言不和就要和老和尚尬舞的强盗:“你别他妈抽筋一样,这位老先生不是杀马特。”
  “这肯定是个泰国杀马特!我见过的杀马特比狗还多!”强盗不顾胖头鱼阻止,在那自顾自的道士跳大神一样的跳起舞来。跟尼古拉斯赵四一样,他们跳的舞全世界没人能跳第二遍,包括他们自己。
  可惜白衣僧人并没有回应强盗的尬舞,只是伸长脖子有点不解的看着强盗。
  胖头鱼始终觉得这僧人不是敌人也不是坏人,否则他和强盗也不可能完整无缺的站在这儿。因为语言不通,而跳舞这事全世界人都懂是表达友好,所以强盗在这尬舞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想想胖头鱼也不阻止他了。
  白衣僧人突然比划着全身,双手扼住咽喉,做出呕吐的样子,再指指脖子,指指胸部,指指全身,双手一瘫,歪脖子吐舌头。
  虽然看起来不像什么高明的舞蹈动作,但充满着异域风情,强盗以为是老和尚回应了尬舞挑战,于是他跳的更加起劲了,在地上滚爬摸打,尘土飞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