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老板听了就点了点头,信誓旦旦的说:“只要切开出点绿,咱们就两千万保底。”
  “好,他不愿意赌,我愿意接盘。”陈老板狡黠的说着。
  我听着心里就冷笑了一下,真是应了那句话,贪财必失财,陈老板,你等着哭吧。

  陈老板愿意接盘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却是让我极为高兴的事情。
  我看着光哥,他脸色不善,他说:“我还没有做决定,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你就要接盘了?”
  陈老板上下看了一下光哥,他的眼神里还是那种瞧不起的味道,他的眼神让田老五非常的不爽,他说:“妈的,你看什么看?我大哥跟你说话呢。”
  陈老板冷笑了一下,说:“哟,大哥啊,好大的谱啊,这年头他妈什么阿三狗四的都说自己是大哥,但是有没有实力自己心里清楚,一千万都玩不起,就别在这里乱逼逼了。”
  田老五要动手,但是田光拦着他,冷冷的说:“钱,不是什么大事,想不想玩是一回事,我邵飞兄弟说不想玩,那就不想玩。”
  “邵飞兄弟?哈哈,原来是这种货色,也高不到那去,这块石头,我要了。”陈老板斩钉截铁的说。
  田光眯起来眼睛,喉结动了一下,我知道他生气了,我急忙说:“光哥,我们不玩了,别生气,赚钱是大事。”
  田光笑了一下,说:“陈老板是吧,我记住你了,齐老板,估算一下吧。”

  齐老板听了,就笑了一下,说:“做生意,以和为贵,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就在好不过了,这块料子从底张,色,还有重量来看,市场价一千万跑不了,但是,行话说,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多了我也不能给你,就一千万的底价,你们那一份是五百万,光哥,这个决定算公平吧?”
  光哥冷笑了一下,说:“齐老板做生意一向是公正的,那就这么说了吧。”
  齐老板笑了起来,说:“陈老板,如果你愿意接盘,那就给光哥转五百万吧,这块料子咱们一起赌?”
  陈老板听了,就笑了一下,说:“什么光哥?得了,麻烦齐老板帮我转一下吧。”
  陈老板说着,就拿出一张金卡交给齐老板,脸上都不表情很是看不起人,以前我觉得陈老板就是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但是那时候我觉得他不会看不起我,但是其实是错觉,他除了比他高的人之外,他谁都看不起。
  齐老板跟田光一起去办公室转账,我坐在藤椅上,看着陈老板不停的看着石头,我心里冷笑了一下,他这五百万算是打水漂了,这块石头不能切。

  陈老板拍拍手,看着我,说:“邵飞,如果我是你,就算是倾家荡产也会赌这块石头的,赌赢了,你也就翻身了,噢,我忘了,嘿嘿,你爸爸就是倾家荡产赌石死的,哎呀呀,不好意思。”
  我听了陈老板的话,站了起来,气的双手握拳,陈老板看着我的样子,倒是挺高兴的,说:“对不住啊,提起你的伤心事了,不过,就算你倾家荡产也没多少钱,是不是。。。”
  田老五站了起来,说:“兄弟,这狗日的真他妈欠打。。。”
  我说:“你冷静,别乱来。。。”
  田老五吐了一口唾沫,我看着陈老板,妈的,我看你还能笑到什么时候。
  过了一会,齐老板跟田光一起出来了,他把金卡还给陈老板,然后给了陈老板一个单子,说:“陈老板,办妥了,这块料子就是你我合资了,我觉得,咱们痛快点,沿着蟒带来一刀,出绿,咱们就翻倍,两千万不是问题,翻砂就赚五倍,五千万跑步了。”
  陈老板笑呵呵的,说:“行,就按你说的赌。”
  齐老板笑了一下,看了看张奇,说:“不用你,到一边去。”
  张奇把切割机丢在地上,不爽的走了过来,齐老板去楼下叫了他的老师父上来,我们就在边上看着。
  田光端着茶杯,问我:“为什么不赌?害怕了?”
  我看着田光,我说:“不是怕,而是稳输的,所以没必要赌,现在有人接盘了,你应该高兴。”

  田光聊有兴趣的看着我,说:“为什么?”
  我笑了一下,我说:“光哥,你不是不问吗?看着就是了。”
  田光皱起了眉头,捏了一下鼻子,于是就不在说话了,我看着齐老板,他让那个老师父沿着蟒带把石头一切两半。
  老师父点了点头,就开始下刀,过了一会,切割机与石头摩擦的声音就爆发了起来,我紧张的看着,心里很兴奋,我预测的结果就是料子是赌不出来好色的料子,如果出了料子,那我不但估算错了,还间接的害光哥损失上千万,而那个陈老板必然也就会更得意。
  但是我还是有信心我是对的,我不会看走眼的。
  “嗡嗡。。。”
  石头一点点的被切开,陈老板跟齐老板在边上焦急的看着,虽然两个人都是有钱的大老板,但是对于这次赌石还是很紧张的,他们的紧张跟我不一样,我赌里面没货,而他们则是赌里面有货。
  半个多小时之后,石头终于被一分为二,当石头裂开之后,齐老板迫不及待的冲上去,将石头放倒,然后拿着喷雾剂喷水,将石头上的碎屑给清理掉。
  “哇,赢了,赢了,底张冰种的,满料,是个满料。。。”
  齐老板兴奋的大喊了一声,这一声喊,让我跟光哥都紧张的站了起来,光哥看着我,脸色不善,我看着石头,心里紧张到了极点,但是看着石头的切割面,我就笑了。。。
  齐老板捧着料子,仔细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很灿烂,看到我走过来,他就说:“邵飞兄弟,你走眼了,哈哈,冰种的满料,虽然没有色,但是冰种满料也是极品啊,三千万跑步了,三千万啊,这个便宜可是被陈老板给捡到到了。”

  陈老板笑了起来,说:“命衰就是衰,给你捡钱的机会你都捡不到,哈哈。”
  我看着两个人得意的样子,就笑了一下,我说:“齐老板,你拿放大镜看一下,在用强光灯照射一下,你看看上面是不是有很多气泡,而料子的折光性也很差。”
  齐老板听了,就有点诧异,急忙拿着放大镜看了一眼,他看了之后,脸上的笑容立马不见了,越看,脸色越难看,嘴角不停的颤抖。
  “水沫子。。。”
  齐老板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把石头丢在了地上,脸色极为难看,陈老板看了之后,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问:“什么意思?齐老板,这块料子?”
  我说:“这块料子的底张看着没有颜色,很容易让人理解为是冰种的底张,但是其实是水沫子,也叫钠长石,这是一种水头很好,呈透明或者半透明的玉石,颜色一般是白色或者灰白色,具有较少的白班和色带,分布不均匀,因为它的底张跟冰种翡翠的底张非常的像,所以很多人都分不清它和冰种翡翠原石的区别在哪里,以至于把他当做冰种的翡翠。”
  我的话,让齐老板脸上的肌肉抽了两下,看着他从天堂掉到地狱只要一秒钟,我心里就很高兴,而陈老板也是一样,他瞪着齐老板,说:“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