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老板看了一眼张奇,没有说话,带着我们就上楼,我们就跟着上去,齐老板有那么大的身家,但是他我们还是很客气,第一当然是因为我们是客人,第二,我感觉到他对我释放出来的善意,这样的人很可怕。
  到了楼上,田老五就大大咧咧的把箱子放在桌子上,而田光也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我扫视了一圈,屋子里还有几个人,但是我一眼就扫到了一个熟悉的人,这个人让我牙根疼,不是王老板,而是陈老板,陈玲的爸爸。

  我真的没想到陈玲的爸爸也会在这里,他看到有人来,只是看了一眼,看到我之后,也只是蔑视的扫了一眼,然后就继续挑他的石头,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我看着服务员端上来了普洱茶,味道很香,我没有心情喝茶,我要专注挑石头,今天是大手笔,能不能扬眉吐气,还得看我。
  “小兄弟,我们最近进了一批山料,你要看看吗?”齐老板问。
  山料就是从山里面开出来的石料,翡翠赌石有三种石头,山石,水石,还有半山半水的石头,水石,即翡翠的砾石,这是翡翠岩石在风化破碎后滚下山坡,被洪水或河水带入山沟或小河中形成的。在滚动搬运过程中,翡翠矿石碎块的棱角被磨圆,原来裂纹多或疏松的部位被磨掉或崩落。同时,表面被风化成一层厚薄不等的外皮,这样,翡翠碎块就变成由外皮包裹的近似圆形或椭圆形的砾石了。

  翡翠原料交易市场的大多为水石。
  半山半水石主要指翡翠山石由于重力或流水作用搬运到山脚下的原石,因为流水的长期搬运,所以一般呈半棱角半浑圆状,有一层较薄的黄褐色外皮,表皮带有砂感,手摸感觉十分明显。
  我听到是山料就不是很想赌,因为山料的种不好,没有水石的种水好。
  我说:“老板,新料出好彩的可能性很大,你带我看看。”

  齐老板笑了一下,带着我到了原石区左边的一个架子附近,他说:“你看,这些料子都是刚出来的,乌鲁江上游的,都是好货。”
  缅甸翡翠矿区主要位于缅北孟拱西北部的乌鲁河上游,长约250千米,宽约15千米,面积三千余平方千米,经过多年的开采,基本上河里面的水石已经绝迹了,而在河流附近的山石就成了新宠,而行家都知道,越是靠近上游的料子越好。
  乌鲁江上游也有很多场口,我看着料子的皮壳,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黄沙皮,黄沙皮都是老场口出的料子,但是也有新的场口出黄沙皮的,我拿起来一块石头,有拳头大小,我伸手摸着石头上的沙砾,要区分是老场口还是新场口的料子,首先就得摸沙,行里的话家翻砂,如果石头上的沙砾感比较立体而紧实,那么这就是老场口的料子,新场口黄沙皮的料子都是皮松沙砾感不强。
  我摸了一下,感觉砂砾感并不强烈,而且有的地方还有豁口,我就笑了一下,我说:“老板,这料子不是老场口的,应该是后江的吧,后江的料子都是小厂口,还是山料,不好赌啊。”
  老板听了,不生气反而笑呵呵的,说:“啊,没想到,你摸摸料子就能知道了,看来小兄弟你赌赢两次,不是运气啊,你肚子里是真有货的。”
  我听了有点讶异,我没想到这个齐老板是在试探我,我看着光哥,他显然不想我跟这个齐老板有什么过多的接触,果然,我看着他,他也瞪了我一眼,我只好尴尬的笑了一下。
  “齐老板,你这话说的我可不能苟同啊,这个小子我认识,他老爸以前是我的司机,喜欢琢磨赌石,但是一次也没赌过,后来看我赢了一次,就受不了了,把自己的房子都卖了赌石,嘿嘿,想博一个大的,但是你猜怎么着?嘿,输了,上吊死了,我说啊,这赌石靠的是运气,跟那什么经验知识啊没什么关系,小飞啊,看你老爸给我开了十几年车的份上,我劝你回家吧,别回头跟你老爹一样,你要是死了,你家可就绝后了。”

  我看着说话的人,他笑哈哈的样子,把我气的半死,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陈老板。。。
  陈老板对我说的话,说是好心相劝,其实是在羞辱我,他说完就抬头看着我,那种态度,让人作呕。
  齐老板看着我,又看了看陈老板,说:“陈老板,赌石七分运气,三分眼力,全部靠运气,那是不可能的,还是得有点本事,这个小兄弟在我这里赌了三次,全中,赢了好几百万了,我觉得他是有点本事的。”
  陈老板听了齐老板的话,就斜着眼看了我两下,然后双手背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赌石要是有什么知识跟经验,那你小子不早翻身了?看你这穷酸样,像是翻身了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陈老板,我翻身不翻身跟你有什么关系。”
  陈老板冷哼了一声,说:“要不是看你老子曾经是我司机的份上,老子稀罕说教你,我是为你好。”
  我笑了笑,我说:“谢了陈老板,没事的话,就不陪你聊了,我还得赌石呢,有没有本事,用事实说话。”
  我说完转身就走,陈老板盯着我看了一眼,我没再理他,但是听着他跟那齐老板在说我的坏话,说我爸爸以前是他家的司机,从小照顾我之类的,还说我是白眼狼翻脸不认人,为我好都是白瞎之类的。

  陈老板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这个人,心不诚,人也很虚假,有什么老子就有什么闺女,陈玲也跟他一个德行。
  我走到水石原石区,我还是喜欢赌水石,皮薄,容易出货,出了货,货色就高,赚的钱比较多,但是相同的,水石的价格也很高。
  我还没有挑选石头,齐老板又走过来了,他笑呵呵的问我:“邵飞兄弟,对于赌石,那个陈老板不懂,行家都知道,赌石七分运气,三分知识,但是没有这三分知识,全靠运气是不可能赢的,我觉得你挺懂的,这么着,我最近从缅甸买回来一块料子,你看看,绝对的极品。”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不喜欢别人给我推荐料子,上次就是那个老刘给我爸爸推荐的料子,是个假料子,害的我爸爸上吊自杀,所以我心里有阴影。
  “齐老板,他懂个屁的料子,哎呀你有好料子,早拿出来啊,让我在这里等半天。”陈老板不高兴的说。
  齐老板听了有点无奈,说:“好好,我这就拿出来个大家都看看,你们稍等我一会。”
  齐老板说完就赶紧去了他的办公室,张奇走过来,跟我说:“飞哥,这个胖子谁啊?老是针对你,要不然干他一次,我看他像是外地人。”
  我看着张奇,他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人都敢骂,什么人也都敢打,我现在让他打陈老板一顿,我相信他也会去打的,但是不能这么做,打了陈老板一时爽,但是之后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所以我得忍着。
  光哥朝着我招了招手,我走了过去,他看着我,问我:“不要惹事。”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田光不怕惹事,但是现在不是惹事的时候,咱们是来赌石的,当然以赌石为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