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可怜,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单干?”小咪说。
  “他不会同意的。。。而且,我现在也没有足够的赌本,我需要田光。。。”我说。
  “你说的很对,但是你不能相信他,总有一天,他会把你卖了,就像他的三个兄弟一样。”小咪说。
  我看着小咪,我说:“我能相信你吗?”
  小咪看着我,说:“你我是最亲密的,我们坦诚相见,你不能相信我吗?”
  我看着小咪,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女人的甜言蜜语是最难抵挡的,我问:“你有什么计划?”
  小咪蜷缩在沙发上,说:“钱,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钱,有钱才有势力,有了钱,老五就能出头了。。。”
  我听了之后,心里很不爽,我感觉她是在利用我帮助她的前男友一样,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这么做。
  “老五出头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问。
  “这两个男人都是我最痛恨的,所以我非常想见到他们自相残杀,我知道老五一定不会被田光压一辈子的,他只是没有机会,只要给他一个机会,老五一定能超过田光的,为了上位,老五一定会干掉田光的。”小咪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之后呢?对我有什么好处?”
  小咪看着我,说:“我帮你干掉老五,你收了他们两兄弟的一切。”
  小咪的话非常的狠毒,我真的很难想象这么柔弱的一个女人,她的内心为何如此的狠毒,居然要让他们兄弟自相残杀,最后让我渔翁得利,但是我不敢相信她。

  小咪看着我,说:“我现在告诉你,为什么我离不开田光,知道我抽的是什么吗?粉,上瘾,我很喜欢田光,我跟老五在上学谈恋爱的时候就是为了接近田光,终于有一次我有机会跟他单独相处了,我准备献身了,但是他无情的给了我一巴掌,然后把我注射了一些东西,从此以后,我就离不开他了,而他也像是母狗一样对待我,我痛恨他。。。”
  我眯着眼看着小咪,她的眼神中的痛恨比她说的还要真实,这个女人很可怕。。。
  因为她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然而,她却把仇恨转嫁到了别人的身上。
  我问小咪:“计划。。。”
  小咪看着我,没有说话,而是趴在我身上,紧紧的搂着我,她说:“我没有跟田老五睡过,一次都没有,她恨我,非常的恨我,我知道,但是他更恨田光,因为他知道田光比他强,所以他总是想要超过田光,但是现实就是他是个懦弱的蠢货,看着横,其实没有一点本事,我们可以控制他,你出钱,我出力,相互制衡。”

  小咪的话很简单,这也是我一直在心里想的,我知道田老五不会服气田光,我也想找机会试探一下田光,但是现在有机会了。
  我说:“要多少钱?”
  小咪说:“到时候在说吧,我累了,记住了,不要害怕任何人,如果你害怕也不要表现出来,你只有比别人凶恶,别人才会怕你,老五就是这样做的,所以,很多人都怕他了。”
  我感受着小咪火热的身体,闭上了眼睛,她像是调教田老五一样调教我,我感觉她有一个很大的阴谋早就在计划了,很可怕的女人,但是我不不是田老五,我不会被任何人控制,绝对不能。
  瑞丽的阳光很刺眼,我睁开眼睛,一个身影转了过来,我看着穿上衣服的小咪,站在窗前,我的手机一直在响,我接了起来,是韩凌打来的,我没有接,小咪看着我,说:“她打了三次了,不接吗?”
  我看着小咪,我说:“不要看我的手机。”
  我站了起来,穿上衣服,小咪站在窗前不停的抽烟,脸上面无表情,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我看着光哥的电话,就接了。
  “下来,该做事了。。。”

  我挂了电话,没有说什么,打开门,走了出去,突然小咪抱着我的后背,说:“昨天晚上说的,你不会跟光哥说吧?”
  我感觉到了小咪的害怕,如果光哥知道她要报复的话,估计她活不过今天,而小咪也不是绝对信任我,我解开小咪的手,我说:“不会的。。。”
  离开了房间,我下了楼,霉味在我鼻息间游动,对于小咪的计划跟她的报复野心,我该不该参与进来?我觉得不应该,所以我没有打算帮他对付田光的意思,但是我必须得有自保的能力,那些大人物太可怕了,而且,我的自尊心不想再次受到侮辱。
  下了楼,我看到柱子站在那辆陆虎前,我走了过去,他给我开门,坐进车里,我看着田光依旧那么精神,头上的头发每一根都像是刺一样扎眼。

  “放松了吗?”田光问我。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田老五丢过来一个重重的箱子,他对着我笑了一下,很兴奋的样子,我打开了箱子,看了一眼,一看,我整个人精神都紧绷了起来,箱子里都是钱,一叠叠的,我拿起来一叠,有点傻眼。
  “两百万现金,咱们赌大的。”田光说。
  我看着这么多钱,心跳加速,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我心里很不甘,这两百万本来应该是我的,但是就是因为我没有赌本,所以,我只能得到二十万,这个落差是巨大的,所以这也让我内心有点抗拒。
  但是我知道,我无法抗拒。
  柱子开车,千万姐告,路上,我看着外面的风景,瑞丽保持着良好的环境人文,路上很多穿着傣家服装的男男女女,还有缅甸人,让人时刻都能感受到异域风情。

  我的手机又响了,我看着还是韩凌的电话,我把电话给挂了,我在瑞丽的时候,我不想接韩凌的电话,我不想在这边做的任何事情让她知道,也不想受到影响。
  突然田光拍了我的大腿,我看着他,他严肃的跟我说:“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不要因为女人分心。”
  我点了点头,把电话关机,车子开到了吉茂赌石店,中午没有多少客人,但是很吵。
  “齐老板,我干了二十天,凭什么不给我结工资?”
  我听着张奇的声音,他的头发已经减掉了,曾经的非主流,现在也成了刺头。
  “妈的,你得罪了王老板,还他妈想跟我要工资?你知不知道你害我我损失多少客人?”齐老板生气的说着。
  我们走了过去,齐老板就推开了张奇,说:“有多远滚多远,别他妈的让我再看到你。”
  我看着张奇,他也看着我,脸上满是不甘的神情,齐老板说:“光哥,来玩啊?”
  田光笑了笑,没有看张奇一眼,只是点了点头,齐老板就说:“楼上还是楼下?”

  田老五拍了拍箱子,说:“这么大一箱子钱,你说楼上楼下?”
  齐老板赶紧说:“楼上请,我准备一些普洱茶,张奇还不滚远点,给光哥让个路?”
  张奇很生气,站在了一边,我看着他不服气的样子,就说:“他跟我干了,以后专门给我切石头。”
  齐老板有些讶异,说:“他手都废了,是个废物啊。。。”
  张奇伸出手,想要骂人,我就拦着,我说:“齐老板,不用你担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