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19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嫂子,我今天夜班,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和同事立马就过来。”
  “好好好,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客气什么呢,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黄庆文笑着说:“那我们走啦。”

  我点头,对他笑笑,他带着人走到警车前,刚要上车,忽的又转身叫我,“对了嫂子,还有点事忘了问你。”
  我微楞了下,连忙走到他旁边,他低下头,我下意识的身子微微往后倾了点,他就压低了声音说:“那个……那个泰国人来租房的时候,你们证件都看了吧?”
  “……”我瞬的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有些无语,“看了。”
  “齐全么?”
  “肯定齐啊,还是远明给他登记的,你不会以为……”我笑,后面的话没说。
  “没没没,我就问问。”他笑着回,侧身拉开副驾的车门,“那我们先走了啊,有事打电话。”

  “嗯。”我点头,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看向另外几个丨警丨察又道了声谢。
  我是看着他们开车离开后才叹了口气转回身,我姐就蹭上来问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刘远明。
  我点了点头,拿出手机给刘远明打电话,电话一直响到自动挂断都没人接,我无语了。
  然后更让我无语的是,那个已经受伤还一身脏兮兮的人不回去就算了,还在帮忙我姐和我姐夫收拾,我姐夫一个劲的说不用了,人家直接装没听到。
  他依旧是和我很陌生的样子,就只是一个劲的低头帮忙,然后和我姐夫把重的东西往厨房搬。
  四个人收拾,很快收拾好,我把门关了,直接就奔厨房,不过他已经不在。
  “亚桑呢?”我觉得我问的是废话,但是已经问出口了。
  “回房间了,刚走。”
  我一听刚走,脚完全不受控制的就抬了起来想往厨房门口走,但我只迈出一步就忍住了那想要追出去的冲动。
  这大半夜的,人家回房间我追个什么劲啊!
  而且,追了又怎么样?能说什么?问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还是为什么不还手?又或者是……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脑袋又闪过刚才他揍那叫阿狗的架势,总觉得他没那么简单!
  心里瞬的就涌上很多疑问,我对我姐和姐夫说:“那个,随便放着就好,先休息吧,明天再弄了。”
  “没事没事,还早。”我姐夫说。
  我嘴张了张,我姐就直起腰看向我,“你累就先去休息吧,我和你姐夫一会就弄好了。”
  “……嗯。”我点了点头,转身往门口走。
  才走到门口,我姐夫又叫住我,“阿姨。”

  “嗯?”我顿下脚步回头。
  “晚上有什么动静你就赶紧来叫我们,知道吗?”
  我弯起唇笑笑,“知道了。”
  出了厨房,我往前走了几步没忍住停下脚步回头,朝着空无一人的拐角看了看,随即叹了口气这才转身朝接待厅走。
  我锁了的侧门,回到房间,拿了换洗的衣物就进了浴室。
  这晚,我又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脑袋不停的闪过今天发生的一切。
  从佛寺的相遇,到他的晚归,再到他拽住那小流氓手腕的画面,当然还有……他两下就把那小子撂倒在地的样子……真特么帅!
  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喉咙冲出,我连忙转身将脸埋在枕头里,“啊——”
  闷闷的声音,只有我自己能听见的呐喊,我知道,我是喜欢上那个傻大个了。
  只是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而且喜不喜欢又能怎么样呢?
  呐喊之后,一切好似又归于平静,我缓缓翻转过身,闭上眼,不停的告诉自己,艾依,赶紧忘掉今天,什么都不要想,赶紧睡吧。
  然而,真的能忘掉吗?也真的能不去想吗?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我还硬是失眠到了凌晨五点才睡过去。

  早上七点,我姐来叫我,我浑浑噩噩的漱洗后开了门,回到柜台爬着,然后没多会我就听到侧门传来脚步声。
  心跳瞬的就漏了一拍,我闭着的眼刷一下就睁开转头,就见他低着头从侧门走进。
  他换了身衣服,看起来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我就那么爬在柜台没动,反倒是低着头的他脚步忽的顿住,掀起眼朝我看过来。
  我眉微蹙了下,而他唇动了动,却仅仅只是动了动又垂下眸,快步朝接待厅门口走。
  他身影很快从我的视线消失,我看着那空无一人从的侧门,半响轻轻吁了口气。
  欲言又止,他想说啥呢?是不是想想好像也没什么能说的……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我手机忽然响了,我微楞,拿出手机低头一看,是刘远明的,我这才想起,我特么的又忘了给他打电话了。
  接起电话,刘远明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却还是笑呵呵的和我说,昨晚他喝多了,没接到电话。
  我很想,其实你不用跟我解释,因为我根本无所谓。
  我没跟他废话,直接就把昨晚的事情跟他说了下,他一天立马就破口大骂,说是哪些不长眼的小畜生。
  “我哪知道是什么人啊,阿猫阿狗的……”我回,懒懒得提不起津神,“不过你认识的那个叫黄文庆的说了,车牌记下了,人能找到。”
  刘远明重重的嗯了声,又低咒了句说:“我打个电话给他。”
  “好……”
  “那先挂了。”

  我刚想说嗯,连忙改口,“等等,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才到怎么回来,而且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听到那边有女人声音,没忍住轻笑了声,“我知道,没催你回来。”
  “呵……别担心,我现在就给文庆打电话,那几个小子不敢来的。”
  “没事没事,这边不还有我姐夫他们么。”
  “嗯,那先这样了。”
  电话挂断,我又笑了,人都那样了,还要带女人睡,也不知道他能干嘛?
  中午,我吃过饭看了看时间,犹豫了会后又把我姐叫来帮我守着就出去了,去佛寺。
  我告诉自己,我去只是因为我想好的要去多跪下,不去那不等于欺骗了佛祖吗?骗谁都不能骗佛祖是不是!
  然而,我到底骗谁,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我不过是骗自己,我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看看能不能再遇见他……
  很多时候,人就是那么奇怪,明明知道没有结果,明明知道所有一切不过是徒劳,却偏偏不能控制自己去做。
  一如既往,我在门口买了一把香就进去了。
  我点了香跪在香炉前草垫上闭着眼低着头诚心的祈求……祈求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脑袋是空白的,思维是混乱的,我觉得我这样对神佛真的很不敬,所有即便烈日当头,我依旧跪了十分钟这样。
  日期:2017-12-06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