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2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凑近陆鸣小声问道:“你告诉我,张昆平时抽什么牌子的香烟?”
  陆鸣听了一愣,随即吓了一跳,心想,难道她怀疑自己跟张昆有来往?这可是一个危险的话题,毕竟,张昆曾经多次去过自己家,并且跟丈母娘还有一腿,这条线索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这……这我怎么知道?”陆鸣不能地说道。
  徐晓帆严肃地盯着陆鸣说道:“我之所以这么问,必然有我的道理,我希望你老老实实回答,你应该清楚,在这种案子上撒谎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陆鸣好像有点被搞糊涂了,不过,心里面确实吃了一惊,因为听徐晓帆的口气,好像断定自己知道张昆平时抽烟的牌子似的,要不然,怎么会突然提出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陆鸣的脑际,心想,该不会是王梁把自己今天在老宅子发现烟头的事情报警了吧?可自己当时什么都没说,他也不会把烟头跟张昆的案子联系起来啊。
  再说,如果真的是王梁报警的话,徐晓帆来到梅源村之后应该直奔老宅子,哪里还有闲工夫吃饭喝酒闲聊?恐怕早就有大批丨警丨察把这里围个水泄不通了。
  应该跟王梁没有关系,只是,这也太巧了,自己刚刚确定老宅子里的烟头有可能是张昆留下的,徐晓帆就急匆匆赶来了,并且还偏偏提到了张昆抽什么牌子烟的问题,难道这仅仅只是巧合?
  “你愣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要么知道,要么不知道,只要别撒谎就行……”吴淼虽然看不清陆鸣的神情,可也能感到他明显的犹豫,忍不住催促道。
  “反正我那次在家里的烟灰缸里发现几个万宝路烟头,我自己从来不抽这种烟,并其我问过丈母娘,那天家里也没有来过什么客人,所以,我怀疑这几个烟头可能就是那个和尚留下的……”
  陆鸣在吃不准徐晓帆的真实意图的情况下,只能用另一种方式说了“实话”,他可不想让她抓住自己的什么把柄。
  就像她警告的那样,张昆的案子可不是一般的刑事案子,自己如果明显撒谎的话,那将招来丨警丨察更多的怀疑。
  只是,张昆来家里和丈母娘幽会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抽过烟,反正自己确实没有发现过烟灰缸里有万宝路的烟头,要不然也没必要打越洋电话问陆琪了。
  当然,也许张昆确实在自己家里抽过烟,只是蒋碧云事后特意清理过,所以自己没有发现,反正不管怎么样,徐晓帆肯定没有办法验证自己的话。
  没想到徐晓帆毫不犹豫地说道:“你撒谎,我敢肯定你知道张昆抽万宝路的消息不是来自你家的烟灰缸……”

  陆鸣再次吃了一惊,但还是猜不到徐晓帆凭什么得出了这个结论,情急之下只能故作一脸委屈恼火的样子,嚷嚷道:
  “你究竟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纠缠着这件事不放?难道张昆抽什么烟很重要吗?迷要想知道的话,有本事抓到他之后自己去问啊,我又不是他的马仔,怎么知道他抽什么烟?”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我刚才说了,我不会无缘无故问你这个问题,你要是在这个问题上撒谎,我将对你采取措施……”
  陆鸣气愤地问道:“你对我采取什么措施?凭什么?”
  徐晓帆盯着陆鸣说道:“就凭你隐瞒事实真相,我从现在起就可以先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并且有理由相信你和张昆暗中联系……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从哪里得到张昆平时抽万宝路的消息,关键是,你为什么要关心这件事……”
  说完,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地紧盯着陆鸣。
  陆鸣被逼到了死角上,除了说出真相之外,再无退路,不过,总觉得有点不甘心,尤其是徐晓帆咄咄逼人的架势让他受不了,心里面恨得牙痒痒。
  只见他慢慢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抽了两口,脑子里把几个知情者过了一遍,最后断定陆虎他们绝对不能出卖自己,陆琪也不可能给丨警丨察打电话,事实上她恐怕都没有猜到自己向她打听张昆抽什么牌子的烟的用意。
  这么说来,多半是王梁今天下午见自己对那个烟头疑虑重重,所以引起了他的怀疑,甚至有可能跟村口的通缉令联系起来,所以向公丨安丨局报警了。
  当然,他应该没有害自己的心,只是自己发现那个烟头之后的行为到了丨警丨察那里得到了不一样的解读罢了。
  想到这里,陆鸣不但没有被徐晓帆吓唬住,反而振振有词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张昆抽万宝路的事情只是我的推测,至于我为什么关心这件事……
  我也不瞒你,我想亲手抓到张昆替我母亲报仇,至于你说我暗中和张昆有联系,完全是诽谤,你现在收回这句话还来得及,否则我要到法院跟你打官司。
  你也应该清楚,张昆是陆建岳的马仔,也就是杀死我母亲的嫌疑人,我怎么会暗中跟他勾勾搭搭,你这话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你起码要向我赔礼道歉……”
  这时,吴淼好像再也忍不住了,冷笑一声道:“你对丨警丨察的询问睁着眼睛说瞎话,难道还有理了,徐队苦口婆心地让你说出实情,你竟然还不知好歹……”
  说完,扭头冲徐晓帆说道:“徐队,别跟他啰嗦,反正已经给他机会了,范局说的很明白,只要他撒谎,就先刑事拘留他,什么时候抓到了张昆,什么时候再跟他算账……”说完,把腰间的手铐抖得哗啦啦响。
  说实话,陆鸣心里还真有点毛,他知道,自己如果被刑事拘留的话,肯定会被送到看守所,那个鬼地方打死他也不想再去第二次。
  再说,眼下自己可是公司的董事长,如果突然被拘留,还不知道公司会闹出什么乱子呢,看来,也只能说出真相了。
  否则,徐晓帆这婆娘今晚肯定要跟自己过不去,只是搞不明白,她为什么就认定自己是在撒谎呢。
  最重要的是,范昌明竟然也知道这件事,有他这个命令,徐晓帆就是想包庇自己都没有机会,更何况旁边还站着一个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吴淼呢。
  就在陆鸣琢磨是不是要“老实交代”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收到一条短信,并且短信的提示音在寂静的夜晚听得格外清楚。
  他还没有来得及拿出手机查看,只听徐晓帆冲吴淼说道:“没收他的手机……”
  吴淼一听,扑上来就抓住了陆鸣正想伸进口袋的拿手机的手,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反抗,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已经抢先伸进了他的口袋,并掏出了一把手机。
  被吴淼抢走的正是陆鸣专门用来和陆虎他们暗中联系的手机,下午他就是用这部手机跟陆琪联系的,当吴淼拿走手机的一瞬间,陆鸣的脑子里电光石火般一闪,一个念头一下就跳了出来。
  窃听。
  随即就想起了那天在派出所里当着范昌明的面用他的手机给陆琪打电话的情形,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因为只有这个推断才能解释清楚今天晚上徐晓帆的一举一动。

  在一瞬间的惊慌失措之后,心里反倒松了一口气,庆幸公丨安丨局监控的只是陆琪的手机,如果监控的是自己这部手机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