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2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他能感觉到黑暗中女孩的身子跟自己考得很近,并且味道了一股淡淡的幽香,根据从几个女人那里学来的香水知识,断定女孩用的香水肯定不是那种便宜货。
  不容陆鸣多想,他可王雪真港行走出去不到五十米,只见对面几道刺眼的手电光照过来,晃得他什么都看不见,一只脚踢到了一块鹅卵石上,要不是王雪真搀扶着差点摔倒,胳膊上突然触碰到的柔软让他忍不住一阵**。
  对面走来的正是徐晓帆和几个丨警丨察,黑乎乎的陆鸣也没有认出来,等到一行人走进院子,才认出了吴淼和潘浩。
  另一名年轻的丨警丨察是陆家镇派出所的,虽然不认识,但看上去有点面熟,显然他知道王梁的家,要不然,徐晓帆他们可找不到这里来。
  “这么晚了,你们这是从哪儿过来……”陆鸣惊讶地问道。

  徐晓帆已经嗅到了陆鸣嘴里的酒味,同时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王雪真,眼睛里露出一丝恼怒,嗔道:“你倒是会享福……躲在这里喝酒呢……”
  陆鸣察觉到了徐晓帆的不满,笑道:“哎,怎么怒气冲冲的,好像是我派你们值班似的……既然没吃饭就上楼去吧,算你们运气好,大鱼大肉等着你们呢……”
  王梁走了过来,徐晓帆他们也没有穿制服,所以,他也搞不清楚是些什么人,只是见侄女陪在一边,猜测有可能是弟弟认识的朋友。
  心想,人都下葬了,这么深更半夜跑来分明就是想混口饭嘛,于是说道:“哎呀,都上楼吧……真真,过来帮你大妈再加几个菜……”
  徐晓帆又瞥了一眼王雪真,然后才跟着陆鸣上楼。
  王怀平并没有站起身来,而是招招手说道:“既然是陆总的朋友,都请坐吧……”

  陆鸣急忙介绍道:“王书记,这位是咱们市局刑警队的徐队长,这位是吴警官,潘警官……这位是咱们陆家镇派出所的……”
  年轻丨警丨察显然认识王怀平,说道:“王书记,我叫陆登奎,是咱们派出所专门负责梅源村片区的……”
  王怀平对陆登奎没怎么在意,倒是细细打量了徐晓帆一眼,好像对陆鸣跟她这么熟有点惊讶,于是说道:“几位警官辛苦了,如果晚上再没有公务的话,就喝点酒驱驱寒吧……”
  陆鸣急忙冲徐晓帆说道:“徐队,这是咱们陆家镇丨党丨委王书记……说起来今天不应该让你们来这里,王书记的父亲刚刚去世,我也是来参加葬礼的。
  不过,王书记一听说是市局来这里办案的警官,非要让我请你们来这里吃饭,既然来了,就别客气……”
  徐晓帆显然不认识王怀平,听了陆鸣的话似乎也很意外,冲王怀平说道:“哎呀,王书记,你看……我们确实不知道你家里有事……还以为阿鸣偷偷在这里喝酒呢,所以想……”
  陆鸣没等王怀平出声,就说道:“哎呀,来都来了,就别客气了,王书记要是在意的话就不会请你们来了……”

  吴淼白了陆鸣一眼,嘟囔道:“我说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心……”
  陆鸣生怕吴淼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急忙拿起酒瓶说道:“来来,我给各位斟酒,晚上确实有点冷,喝杯酒暖和一下……”
  没想到包括徐晓帆在内,几个丨警丨察竟然没有一个拒绝的,这倒让陆鸣有点惊讶,一边给徐晓帆斟酒,一边问道:“徐队,怎么这么晚才过来?晚上住梅源村还是赶回陆家镇……”
  徐晓帆说道:“我要是想赶回陆家镇就不在这里吃饭了,听说这里是你老家,今晚的饭算王书记的,就麻烦你帮我们解决一下住宿问题吧……”
  陆鸣苦着脸说道:“虽然这里是我的老家,可我自己都是借住在别人家里呢……你让我安排你们住哪儿去?”
  说着话就想起了山上的老宅子,心想,现在才十一点多,猎物应该不会出现的这么早,不妨就陪徐晓帆在这里消磨一下时间。
  王怀平说道:“住一晚有什么问题?家里屋子多着呢,你们两男两女,等一会儿让我哥安排两个房间,住下来就是了……”
  徐晓帆倒没有决绝,端起酒杯说道:“王书记,这杯酒就算是我们对老人的哀悼吧,请你节哀顺变……”
  大家端起酒杯都干掉了,谁知陆鸣想给他们斟酒每个人都拒绝了,他这才知道,徐晓帆只是想用一杯酒表表意思,并不打算真的喝几杯。
  王怀平说道:“警官们都有任务在身,不喝就不勉强了,赶紧给他们盛饭吧,可能都饿坏了……”

  不一会儿,王雪真和王梁提着饭篮子上来给每个人盛上饭,陆鸣想到晚上的“狩猎”行动,所以也不打算喝了,只是坐在那里陪着徐晓帆他们。
  “徐队长,陆家镇这个案子目前有没有线索,这都快一个月了……”王怀平点上一支烟问道。
  徐晓帆说道:“前一阵我们有三百多警力在这一带搜捕,可没有发现罪犯的行踪,局领导判断罪犯也有可能已经逃出陆家镇,所以,抽调了一部分警力回防市区,不过,陆家镇目前仍然我们搜捕的主要区域……”
  王怀平点点头说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残忍的罪犯,希望你们能早点将他绳之以法,否则,随时都有可能继续作案,伤及无辜……”
  徐晓帆说道:“是啊,不抓住这个罪犯,局里领导晚上都睡不着觉,省市领导也高度重视,要求我们一个月破案,可眼下时限马上就到了,却还没有发现罪犯的行踪,真是让人着急……”
  陆鸣在心里哼了一声,心想,局里领导晚上睡不着你怎么知道?就算睡不着也不一定是因为抓不到罪犯,而是上面的压力太大吧。
  王怀平说道:“你们毕竟对陆家镇的情况不太熟悉,如果有什么需要当地政府协助的尽管开口,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只要能早点抓住罪犯我们一定大力支持你们的工作……”
  徐晓帆说道:“多谢王书记支持……”
  陆鸣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劲,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家里闹鬼的事情,冲徐晓帆问道:“我听说你们在警校都学过心理学,你说人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什么会掐自己的脖子?并且是真的掐,脖子上都掐出了红印子……”
  吴淼白了陆鸣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这还不容易解释吗?被鬼迷了呗……”
  陆鸣一听,伸手一拍大腿惊讶道:“哎呀,你也知道这么种事情?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

  徐晓帆瞥了一眼陆鸣,还仔细看看他的脖子,说道:“吴淼的意思是这个人可能心里有鬼,总是担心有人找他算账……”
  陆鸣听徐晓帆的语气不对,生怕她当着王书记的面说出不好听的话,急忙说道:“我就说嘛,肯定是心理问题……”
  可不是心理问题吗?丈母娘多半是跟张昆有一腿以后,一方面控制不住自己**,另一方面又受到内心的强烈谴责,觉得对不起陆老闷。
  后来有突然知道自己的情人竟然是个杀不人眨眼的恶魔,心理的冲击可想而知,所以,昨天晚上在梦中掐她脖子的人也不见的就是陆老闷,也有可能是张昆呢。

  王怀平笑道:“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不相信鬼神,但陆家镇这个地方开化较晚,民间的封建迷信意识还是很浓厚的,尤其是农村里的老人大多数都相信有鬼,并且从小就给家里的孩子灌输鬼神的思想。
  前些年经常可以听到村子里面闹鬼的事情,我自己就亲历过一件闹鬼的笑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