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1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猜就是她,她的情况好点吗?”
  昨天,上周,狱方又给我打了电话,说前些日子,小卓给我打了那个电话后,有了点变化,开始主动洗脸梳头了,原来她得有半个月不洗脸梳头了,给我打电话的目的就是希望我能配合他们工作,帮助她尽快走出阴影,恢复对未来生活的信心,增强改造意识。我心想,我眼下这种情况,怎么好总给她打电话,让孩子们知道不太好。再说,你阿姨头走的时候,就是因为她打过来的那个电话住进了医院,不管我现在跟小卓还有没有关系,都感觉对不起你阿姨,所以就把这事撂下了。今天是探监的日子,早晨监狱就给我打电话,说,别的人都有人探望,只有她没有,每次到了这一天,她的情绪都不好,今天早晨又开始不吃不喝,也不和别人交流,负责她的丨警丨察没办法就给我打了这个电话。放下电话后我也想了想,不管怎么样,她能有今天,和小圆也是有关系的,另外,我对她的确关心不够,开始疏远,后来防备,我经历过监狱的生活,那种折磨不光是在肉体上的,精神上也是非人的,所以小圆他们走了以后,我想了想,还是给她打了个电话,毕竟,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彭长宜理解部长的心情,他说道:“接到您的电话,她的情绪应该好点。”
  “唉,又哭了——”
  王家栋说道这里,叹了口气,说道:“我劝了半天,最后才稍稍正常了一些,我今天跟她说了,我说既然你还拿我当过去的部长看待,那么我说的话你就要听,而且是必须要听,不然以后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后来她表示听我的话,我跟她说了,我说,这个日子我记住了,以后每到今天这个日子,我都给你打电话,我说部长的身体也不好了,而且这么远,我探望不了你,以后就给你打电话,希望你振作起来,到时候出来好来亢州看我……说到这里,哇哇的哭,哭得我心里也怪不好受的。人啊,都有不知所措的时候,既然她能听我的话,愿意听我的话,我也想好了,以后就勤给她打着电话,特别是探监的这一天,我觉得我也就剩下这么点价值了……”

  彭长宜感觉到部长心里一定也很难过和纠结,他便安慰他说道:“谁说您就这么点价值呀,对于爱您的人来说,您的价值没有任何人能取代。我刚才在来的路上想好了,下周五我早点回来,咱们去北戴河住两天,您也散散心,我也散散心,就这么定了,我现在预约应该不晚,您提前准备准备。就咱爷俩,您看行不?”
  “不了,太麻烦,你回来两天也有好多事要做。”
  彭长宜说:“我回来两天除去陪陪孩子,什么事都没有,跟您说实在的,我也想出去两天散散心,就算您陪我,行不?”
  王家栋想了想说道:“到时候再说吧,我现在心也挺乱的……”
  认识王家栋以来,彭长宜还是第一次听见他说自己心乱。要知道无论是辅佐樊文良运筹亢州人事这盘大棋,还是细致入微地领会樊文良表露出来和没表露出来的心思,哪怕是自己的儿子的涉嫌犯罪,他都没有心乱过。
  那么,是什么让部长的心乱了?难道就因为古卓?
  从部长家出来后,彭长宜便去接娜娜。
  进了家门后,彭长宜发现院子里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冲地面,彭长宜以为是沈芳找的小工,因为沈芳前段时间装修着,刚刚装修完,家具也刚搬进去。他走到台阶时,就听那个男人叫了一声:

  “彭书记。”
  彭长宜停住脚步,这个人面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那个人放下水管,走过来跟彭长宜握手。说道:“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市工会办公室的张才。”
  彭长宜打量着他,不知道这个人跟沈芳是什么关系,便冲他点点头,说道:“你好,我来接孩子。”说着,彭长宜就走了进屋子里。
  娜娜正在看电视,沈芳也一边看电视,一边拿着一块抹布在擦橡皮树的叶子,因为装修,这些植物便搬到了外面,叶子上有了一层尘土。
  看见彭长宜进来,沈芳说道:“娜娜,看谁来了。”

  娜娜回头,高兴地叫了一声“爸爸”,就继续看电视。
  那个叫张才的人也跟着彭长宜进了屋,他说道:“彭书记什么时候学习结束?”
  彭长宜说:“结束可早呢,明年春天去了。”
  那个人又说:“每个礼拜天都回来吗?”

  那个人不知道凭自己的身份还能跟市委书记说什么,就有没话找话地说道:“我给你倒点水,没带水杯呀?”
  就冲张才这句话,彭长宜就断定沈芳又有人了,他冲张才点点头,说道:“不用客气,我的水杯在车上呢,你忙你的,我等会她。”
  沈芳有些反感张才不拿自己当外人,她大声对娜娜说道:“娜娜,别看电视了,回你屋,我跟你爸爸说点事。”
  娜娜装听不见,坐在那儿没动。
  倒是张才识趣,听她这么说就走了出去,继续握着水管冲刷水磨石的地面。
  彭长宜见这个人出去了,就站了起来,走到沈芳前面,坏笑着说道:“这谁呀?这么不拿自己当外人?也就是三天半不到吧,就俨然成了这个家的主人了?”
  哪知沈芳却说道:“你管得着吗?你看,这个大家大业的,总得有个家长吧?怎么,你吃醋了,要不你还回来当家长?”
  沈芳的口气里尽管明显透露着挑衅的意味,但是彭长宜无论如何都不能顺杆往上爬,他赶紧说道:“我没那意思,我祝你幸福,祝你快乐,行了吧?”
  看着他瞬间认真的神情,沈芳的眼里现出一抹深深的失望,看来,眼前这个男人自己永远错过了。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说道:“彭长宜,成心气我是吧?我上辈子真是欠你的,遇到你我倒了八辈子霉了,你说我现在招你惹你了?”

  彭长宜听沈芳这么说,赶忙点着头说道:“对不起,你批评得对,我刚才只是好奇,这么快就有替补队员赶上了,真是前仆后继啊。”
  沈芳一听,低声说道:“你放屁!”
  “哈哈。”这时,就听娜娜大声笑了起来。
  彭长宜和沈芳赶忙闭嘴,都看着女儿。原来,娜娜正在看电影《甲方乙方》,看到高兴处,忍不住自己笑出了声。
  沈芳看着彭长宜,这才发现彭长宜也在看着她。彭长宜扬眉,冲着外面的老张努努嘴,说道:“他什么情况?”
  “你管着吗?”沈芳强忍住眼泪说道。
  彭长宜赶紧冲她举起双手,说道:“我多嘴了,对不起。”说完,就坐在女儿的旁边,看着电视。
  沈芳放下抹布,走了过来,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说道:“他老婆年初去世了,剩下他和女儿一个人。她女儿今年大学毕业,边创业边找工作。娜娜不是报了一个英语班吗,这个英语班就是他女儿办的。我经常去工会开会,跟他也有些接触,娜娜学英语,有几次我没时间接,都是他送回来的,一来二去我们就由认识到熟悉。”

  彭长宜问:“他不上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