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丁一的双手始终都在摩挲着他的脸,他有力的双臂和强壮的胸肌,直到他再次开始猛烈的冲击……
  “小心,你的……腰……啊……”丁一不时地提醒着他,唯恐刚刚治好的腰病再次犯了。

  江帆坏坏地说道:“放心,这是两股劲……”
  丁一娇嗔地笑了,最终陶醉在爱人无尽的情爱中……
  第二天,彭长宜送走吴冠奇后,他没有去接女儿,而是先来到了部长家里。自从部长夫人走后,彭长宜每周回来都要来看看他,有的时候就跟他喝两杯,有的时候就跟他聊聊天。
  今天,他刚一进门,就感到院子里很清静,也很整洁,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高声喊道:“谁在家呢?”
  没人应声,估计王圆和雯雯还有孩子都不在家,不然他们早就出来接他了。
  果然,直到他进了屋子,也没看见人,这时,他看见书房的门半开着,就推开了门,看见部长正在打电话。就听见部长说道:“好了,挂了吧,长宜来了,有时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拜。”
  从部长温和的语气中,彭长宜似乎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了,他没有进去,而是坐在了外面的沙发上。
  一会,王家栋拄着拐出来了,他的脸上难得挂着笑意,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彭长宜说:“昨天晚上就回来了。”
  王家栋说:“怎么没带娜娜来?她又没开学?”
  部长夫人去世后,彭长宜曾经带着娜娜来过两次,彭长宜说:“我还没去接她,刚把吴冠奇送走,顺便就到您这儿来了。”
  “哦,是你那个同学?”王家栋问道。
  彭长宜曾经跟王家栋说起过他跟吴冠奇的关系,就说道:“是的,昨天晚上来的,住我那儿了,小圆他们呢?”
  王家栋说:“带孩子去北京海洋馆了,自从他妈妈去世后,小圆一直没什么精神,我就劝他,你妈享福去了,这日子还得往前奔啊,也该谋划一下以后的打算了,不然你妈走着也不安心啊,所以这几天好多了,今天雯雯也休息,他们一早就带着孩子去北京了。”
  彭长宜说道:“您放心,过了这段就会好的,他会走出来的,毕竟这个家将来靠他支撑呢,我跟他有过相同的经历。”

  部长知道彭长宜说的话的意思,当年,彭长宜的母亲也是突然离开,彭长宜在感情上也是难以接受。
  彭长宜又说:“小圆最近有没有什么打算?”
  王家栋若有所思地说道:“他前两天倒是跟我磨叨着,考察了一下电器市场,想卖电器,我说卖电器的太多了,天天不是广告大战就是价格大战,昨天又跟我说想卖手机,我听着这个倒是能行。”
  彭长宜说:“嗯,卖手机比卖电器好些。是不是宾馆和酒店他不打算做了?一直包给别人?”
  王家栋说:“不是他不打算做,那毕竟是他的老本行,只是,恐怕他接手后难做,尽管亢州有你在,但真要做起来不容易,再说太累,昨天他跟我说,等亢州的房价起来,他想把那块地皮开发成商品住宅。”
  “哦?”彭长宜想了想,说道:“别说,小圆就是有市场头脑,这个保证行,昨天晚上我们还和江帆讨论了半天房地产市场行情呢,阆诸的房子已经涨到了1200左右,去年秋天的时候才800左右。让我说啊,趁着我还在亢州,他也别卖什么手机了,直接运作这事吧。今年把手续跑下来,明年开工建设,两年就能收回投资。”

  王家栋说:“现在他不能做,要重新积累资本,他现在什么都没有,再有了,真要开发,他现在没有任何资本,还是过两年看看再说吧。”
  “他可以跟别人合作开发啊?”
  王家栋说道:“我也是这么说的,他最近也没闲着,总往北京跑呢,那里有他过去的一个朋友,也是在搞房地产生意,最近总是跟这个人在接触,今天去北京就是朋友邀请他们三口子,有些事他没跟我说那么详细,好多也是我自己瞎琢磨的。我就跟他说,如果看上这块市场了,就先跟人家打工,看人家是怎么运作的,你猜他怎么说,他说搞房地产是最没有市场含量的了,只要拿到地,傻子都能赚钱,我放摆着有地,所以我沉得住气。”

  “是这个道理。”彭长宜很是认同王圆的说法。
  哪知,王家栋却说道:“什么道理?你怎么也这么跟着他说?你知道吗,昨天下午朱国庆来家里找小圆来了,说是有人想出高价买下现在亢州宾馆那块地皮,显然,人家买就是要搞房地产。”
  “哦?他就是为这事来的?没有旁的什么事?”彭长宜警惕起来。
  王家栋说:“当然,他还说来看看我,看我身体怎么样,如果生活上有什么问题,尽管找他,或者给他打电话。别的没说。”

  彭长宜又问道:“小圆怎么答复的他?”
  王家栋说:“小圆不在家,这几天,小圆也开始往外跑了。我说等小圆回来,我把这个消息转告给他,因为生意上的事,我不管。”
  彭长宜说:“那可不能轻易卖。”
  王家栋说:“当然不能卖,小圆还指望着这个地方翻身呢。不过现在小圆的压力也很大,他除去这块地外,一无所有,如果有人使坏,酒店和宾馆都没人承包了,那么银行的利息就能把他压死,到时候不卖还能有什么办法?”
  彭长宜显然明白部长话的意思,说道:“您放心,我现在还是亢州市委书记,没那么悲观。”
  王家栋松了一口气,说道:“这倒是,但不得不有这样的忧虑。”
  彭长宜说:“现在看来,您当初让他买下宾馆这块地是正确的。这块地,给多么高的价都不高,真是要卖的话,最起码要卖出三年预期的价格,否则不能出手。”
  “那倒是,这块他比我懂。我的担心不是未来效益,我担心是其它方面的。”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我懂,其它方面不会有问题,您放心吧。小圆的事就让他去做吧,您有古街的房子养着您,您也不用愁,小圆好歹做点事情就能养家糊口,现在关键是您要把自己照顾好,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王家栋点点头,说道:“是的,我昨天也是这么跟他们说的,我说我照顾好我自己,不给你们添麻烦,就是对你们的支持。”
  “哈哈。”彭长宜笑着说:“您哪是吃闲饭啊,照顾孙子,有时还给他们做饭,早已经进化成保姆级别了。”
  王家栋笑了,说道:“雯雯上班一天也很累,我呆着没事,做做饭不算什么。跟你说啊,我现在疼雯雯比疼小圆还厉害,那个孩子嫁到我们家后,没享几天福,最难的那段日子多亏了她,如果没有她,我们这个家就垮了。”
  彭长宜说道:“的确是这样,这一点值得您去疼她。”

  彭长宜不想总是让部长回忆那段灰暗的日子,就转移了话题,问道:“您刚才在跟谁通话?”
  王家栋抬起头,没想到彭长宜问得这么直接,就说道:“你小子怎么忽然多了好奇心?”
  彭长宜笑了,说道:“早就有,只是没暴露过。”
  王家栋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小卓,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