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1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彭长宜解释说:“我早就跟他说,带他进山,吃住有人管,不用他掏钱,甚至也不用他亲自去采药,让别人采,他负责收,他说不行,别人采的药他不放心。我说了两年了,都没跟他去过。”
  江帆低头包好药,放进手包里,冲着老人又竖了竖大拇哥,大声说道:“我拜您为师!”
  老人急忙摆手,说道:“这都是废人干的活儿,你们用不着学习。”
  彭长宜注意到,尽管他告诉江帆孕妇不能接触这药,但是江帆还是放进了手包里,说明他们目前还没有情况。
  他们来到了阆诸宾馆的酒店,江帆将老先生让到了正座上,老先生看着彭长宜,笑着说:“是不是我只能坐这儿?”
  彭长宜笑着,将他按在座位上,大声跟他说道:“您老不坐,我们没人敢坐。”

  席间,老人对大家敬他的酒来者不拒。江帆悄悄问彭长宜:“长宜,老先生能喝多少酒?”
  彭长宜说:“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没跟他喝过,闲聊的时候知道他喜欢喝,但喝多少我不知道。”
  吴冠奇说:“还是悠着点吧,毕竟这么大年纪了,另外,别敬太勤了。”
  江帆端起酒杯,看着吴冠奇说道:“吴总,不好意思,你们来了后大家净顾着忙活我这腰了,冷落了新朋友,来,我敬你。”
  吴冠奇急忙站起,双手端杯,说道:“谢谢江市长,您以后别叫我吴总,叫我冠奇,或者小吴……”
  “或者随着我叫。”彭长宜抢过话头说道。
  江帆笑着问彭长宜:“你怎么称呼他?”
  “我有时叫吴总,叫冠奇,叫吴同学,最经典最具有传承性的一个称呼不但被他老婆一直沿用至今。”

  “哦?什么称呼?”江帆问道。
  一旁的老顾噗哧笑出声。
  彭长宜说:“你笑什么?”
  老顾掩着嘴,说道:“我吃得差不多了,我去看电视。”
  江帆见他们神秘的样子,说道:“尽管我不知道具体称呼,但是凭着我对长宜的了解,这个称呼一定是十分经典。”
  彭长宜说:“市长,让你说着了,不但他老婆沿用,就连他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叫他。老吴,还是你告诉市长吧?”

  吴冠奇故意扭扭捏捏地不好意思说。
  江帆说:“你们把我的胃口吊起来了,到底是什么称呼?”
  “奸、商。”吴冠奇故意低声说道。
  “什么?”江帆怀疑自己的听力,再次问道。
  吴冠奇稍稍提高了点声音,说道:“奸商。”
  “啊?哈哈哈。”江帆大笑,旁边的人也都跟着笑了。
  老人尽管听不见他们说的是什么,但见他们笑得很开心,也跟着笑了。

  彭长宜看着老人,说道:“你笑什么,又听不见。来,敬您老人家。”
  他端起酒杯就敬老人。老人跟他碰杯,就干了。
  江帆抹着眼泪说道:“你爱人和孩子也这么叫你?”
  吴冠奇痛苦而无奈地说:“是的,这要感谢彭书记,托他的福。”
  “哈哈。”江帆再次大笑,说道:“凭我对长宜的了解,他的话一般都是反说。”
  吴冠奇叹着气说道:“我开始追求我老婆的时候费老鼻子劲了,您知道为什么吗?就是他给灌输的,说我是奸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奸商,就成了我老婆对我的昵称。后来我的大女儿出生了,刚学会说话,我老婆就教她,让他跟我叫奸商,直到女儿懂事,才让我给纠正过来。”

  “哈哈。”江帆说道:“难怪长宜说这个称呼有传承性。”
  吴冠奇低声说道:“是有传承性,我小儿子又开始这样叫了。”
  “哈哈。”大家都被吴冠奇逗笑了。
  吴冠奇站起来,端起杯,说道:“来吧,江市长,我见到您,就跟见到救星一样,我知道,天下只有两个人能管得了他,一个是您,一个是他的老领导。老领导我不好去打扰,今天见着您了,我得给他告状了,他欺负我达六七年之久了,我原以为他调出三源后,属于我的春天就要来了,没想到,三源这帮人全听他的,我根本没有机会翻身,所以今天来阆诸,也有投靠您的意思。”
  江帆见吴冠奇敬自己,他也想站起来,但怎奈腰部不敢用力,手刚要抓桌边用力,就听彭长宜说道:“我说,你坐下敬行不,就显你个儿高?再说,你也不具备优势,比市长还矬呢,就不要站着敬了。”
  吴冠奇没有坐下,说道:“市长,我知道您腰不好,你坐着,从长宜这儿论,您是老兄,老弟敬老兄必须站着敬。”

  彭长宜有在旁边说道:“不从长宜这儿论,你也是老弟,好像从长宜这儿论你吃亏了?”
  吴冠奇端着杯,走了过来,他略微弯下腰,跟江帆说道:“市长,我们喝,有他在的场合我永远别想好。”
  江帆仍然想站起来,被吴冠奇按住了,两人碰杯。
  就在他们说笑斗酒的时候,老顾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着阆诸新闻,丁一赫然出现在画面上。
  吴冠奇说:“这个主持人气质优雅,形象端庄,怎么这么眼熟啊?”

  彭长宜故意小声说道:“别套近乎,你不可能眼熟。”
  吴冠奇认真地说:“我知道,但就是眼熟。我想起来了,她长得特别像一个人,原来国家顶级媒体的主持人,林稚君,是不是?无论形象还是气质。”
  肖爱国笑了,说:“吴总好眼力,我们都是这么认为的,你说的林稚君就是我们阆诸出去的播音员。”
  江帆笑了,说道:“顾师傅啊,关了吧,她一出来,没人跟我喝酒了。”

  “哈哈。”肖爱国和彭长宜都笑了。
  老顾听江帆这么说,就关了电视,说道:“我刚才就寻思着可能小丁今天上直播,不然您就叫她过来了,好几年都不见她了。”
  江帆说:“是啊,她上直播的日子,就是我无依无靠的日子,今天长宜打电话说来,我就非常高兴,年纪大了,最不想过的就是流浪的生活,好在长宜来了,不然我就又得流浪一晚上。”
  吴冠奇听到这里,说道:“长宜,刚才电视里的那个……”
  彭长宜说道:“呵呵,幸亏你没说这个主持人不好,不然在座的有一半儿以上的人会跟你翻脸,包括我。”
  “天!真是郎才女貌,一对璧人。来,江市长,我还得敬您,敬您讨得这么一位美丽、优雅的夫人。”
  江帆乐得合不拢嘴,他双手抓住桌边,坚持着站了起来,说道:“谢谢吴总夸奖。在我们阆诸啊,可能没人认识江帆,但大部分人都认识她,尤其是老人和孩子都喜欢她,这一点我很欣慰。”
  旁边的肖爱国说:“是的,我们丁主播非常善良,她为福利院的孩子们做了许多善事,所以在老百姓中的认知度中的确不次于市长。”
  江帆说:“我没她好,我这半年没干别的,光干了挨骂的事儿了,没少拆房子。”
  肖爱国说:“都是违章建筑,我们今年上半年工作主要任务就是治理整顿城市中的违章建筑。”
  吴冠奇说:“这就对了,就像当年彭书记在三源治理整顿矿山时一样,被少数人骂,被大多数人拥护。”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么年来,你还是对一次表扬我哪,尽管是在表扬江市长的同时,我是被你捎上的。”

  江帆等人又是一阵大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