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1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人变化着手法,一会用指头戳,一会用手指关节顶,一会揉,人们发现,他并不是单独针对江帆的腰部,而是从颈椎到脚后跟,江帆不时地忍不住叫出声。

  这样揉捏了一会后,老人说道:“好了,双手扒住床边,扒紧。”
  江帆往床边噌了噌,双手紧紧地扒住了床边。
  老人又说道:“你们谁的力气大?站在他的脑头,抱住他的两只膀子,一会我在下边用力的时候,别让他往下来就行。”
  邸凤春站在江帆的头前,他抱住了江帆。
  老人说:“不对,这样,一定不能松劲。”
  彭长宜走了过去,说道:“我来吧,我比他知道怎么用力。”

  江帆笑了,说道:“要开始上刑了。”
  彭长宜果真熟练地抱住江帆是两只膀子,弯腰,屈膝。
  老人看着邸凤春说道:“他这个姿势对。”
  彭长宜说:“我见过他给别人就是这么治的。”

  老人来到江帆的腰部,双手不停地揉着,最后冷不丁地双手掐住江帆的腰往上、往下,一百五六十斤重的江帆,就被老人轻松地提起。
  江帆疼得呲牙咧嘴。
  这样反复了两下后,老人将他放下,跟彭长宜说,注意,说着,就拽住了江帆双脚抖落了一下,然后放下,冲彭长宜挥了一下手。彭长宜离开,老人就从上到下拍打着江帆,最后直起腰,说道:“趴会再起来。”
  他说完,就走了出去。外屋的吴冠奇和老顾就看见老人满头是汗。

  肖爱国跟了出来,递给老人一块湿毛巾,老人冲他摆了摆手,有些气喘着说道:“一会。”
  吴冠奇说:“看来卖了力气了。”
  老人抹了一把汗水,跟肖爱国说道:“他好多了,不胖,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那次是真费力,肉厚,我抓不住,提不起来,太重了。”
  老顾给老人倒了一杯水,递给老人,老人同样摆摆手,说道:“一会等着喝酒。”
  他的话,逗得吴冠奇大笑了起来,他拍着老人的肩膀,说道:“老头儿太可爱了。”
  江帆穿好衣服,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顾说:“您感觉怎么样?”
  江帆摸了一下脑门,说道:“疼出汗了。”
  老人笑了,说道:“转转腰,看看还疼吗?”
  江帆抬起双臂,不敢动。

  老人说:“没事,轻轻地转。”
  江帆闭着眼,自言自语地说:“但愿别疼。”
  肖爱国笑了,说道:“疼怕了。”
  江帆试着轻轻地往左转了一下,不疼。他又慢慢地试着往右转动了一下,也没疼。他睁开眼,再次重复了一下刚才的动作,惊奇地说道:“真的不疼了。”
  他还要转,老人说道:“别转了,小心再扭了。”
  江帆立刻停住了。
  老人说:“这今天少吹空调,少活动,过今天巩固了就好了。”
  江帆凑到他的右耳边,大声说道:“我能跑步吗?”
  老人说:“慢跑没事。”
  江帆又说:“还用捏第二次吗?”
  老人摇摇头,说道:“不用。”
  邸凤春凑到老人跟前,说道:“用贴贴膏药吗?”
  老人说:“我不卖膏药。”
  “哈哈。”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江帆看着彭长宜说道:“好了,咱们去吃饭,太晚了,让吴总饿肚子了。”
  吴冠奇说:“不晚,还不饿。”
  肖爱国从裤兜里掏出二百元钱,塞进老人的手里。老人看着钱,又看看彭长宜。
  彭长宜走进他,大声说道:“收下吧。”

  老人抬头看着彭长宜,说道:“太多了。”
  肖爱国大声说道:“不多。”
  老人低头看着两张大钞,说道:“是太多了,我平时捏一个人才要五块钱。”
  吴冠奇惊讶地说:“五块钱,跟不收费有什么区别?”
  彭长宜说:“就是五块钱,老人不图挣钱,他的家境比较好,孩子都挣钱了,自己还有退休工资,他工作比我高,高级教师职称,当年被打成臭老九,蹲牛棚,这个手艺就是那个时候学的。”
  江帆说:“难怪老人的气质不一般。”

  老人坚持留下一张钱,他将另一张钱退给肖爱国,说:“要不了那么多,我要一张都是巨贪。”
  “哈哈。”他的率真再次逗笑了大家。
  肖爱国不要,彭长宜说:“听老先生的吧。”肖爱国这才收回了一百元钱。
  江帆说:“小邸,书橱里有两瓶好酒,一会给老先生带上。”
  “好的。”邸凤春答应着,就去开书柜拿酒。
  老先生将手里的一百元对折,又对折了一次,他装进自己的裤兜,这才发现兜里有东西。他掏出一小包用报纸包着的东西,递给江帆,说道:“这是洗药,回家洗洗好得快。”
  彭长宜凑到老人跟前,大声说道:“看见钱了才想起给药啊?”
  老人笑了,说道:“这药是给你拿的,我以为是你哪儿不好呢,就给你掖了一包洗药。”
  彭长宜大声说道:“别盼着我不好。”
  老人笑了。
  江帆打开,见是一撮中草药,凑近他大声说道:“怎么用?”
  老人打岔说道:“好用,这都是我自己采的药,自己配的,治疗特别管事。”
  彭长宜凑到他跟前,捂着他的耳朵大声说道:“市长问怎、么、用?”
  老人轻声说:“找一个干净的脸盆,用热水一冲就行了。拿毛巾热敷,要是脚扭了就直接泡,非常管事。”他再次强调了管用。
  江帆闻了闻,有一种刺鼻的清香。
  彭长宜再次凑到老人身边,大声说道:“告诉市长注意事项。”
  老人看着他,说道:“什么注意事项?”
  彭长宜笑了,说道:“上次你怎么嘱咐我着?”
  老人笑了,说道:“你有种情况,江市长不会有。”
  彭长宜故意冲老人撅起了嘴,说道:“见人下菜碟。”
  江帆说:“什么注意事项,你告诉我不就得了。”
  彭长宜说:“老头儿的药别看就这三四种,而且量也不大,但是药效大,作用强,家里有孕妇的话不能接触。一般的人他不给这中草药,这些都是他自己进山采的,每年他都到西部山区住上几天,在当地把药晒干才带回来,所以数量有限,不是特别重的病人他不给。我上次肩膀抻了,没有时间去找他治,他就给了我这药。我一打开,就是树叶和草,特别失望,我故意跟他开玩笑,说,就这还能治病?他就乐了,说道:信不过还给我。我说,给了就别想拿回去。结果用完后,的确管事。”

  “这么神奇?”江帆说道。
  老人许是感觉出他们在说什么,就说道:“我这药跟药房的不一样,没有炮制,保留了植物原有的绿色,好多药经过炮制后,颜色丧失,功效丧失,你看我采的这药,颜色还是绿的,但已经干了,这也是我的独门技术。”
  江帆笑了,向老头伸出手,说道:“再给一包?”
  老人笑了,伸出一根手指:“就带一包,要不是以为给他看病,我一包都不带,他总是跟我要。”
  彭长宜说:“今年我跟你进山采药,咱们拉它一大车回来。”
  老人笑了,说道:“光说不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