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冠奇说:“权力的味道,一种很特别的味道。这就跟你到了巴黎,自然就闻到了飘荡在空气中的浪漫味道,到了梵蒂冈就闻到了宗教和庄严的味道,到了银行,你会味道那种无处不在的铜臭的味道,到了中国各级各地的行政办公区域内,你闻到的自然就是权力的味道。”
  彭长宜侧头,看着他,不屑地说道:“又在跟我卖弄你的见识,那如果到了美国的白宫,该是什么味道?”
  “自由的味道。”吴冠奇不假思索地说道。
  彭长宜撇着嘴说道:“幼稚。”
  “哈哈。”吴冠奇笑了,他抬起胳膊,指着周围的环境,说道:“不知你注意到没有,主导这里的建设者,有一种很宽广的胸怀,你看,这里尽管是阆诸最高权力集中的地方,但是你发现没有,整个行政办公区域里,没有一道围墙,一道栅栏,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当时的建造者是个很开明的领导,‘高墙围大院,进门查八遍’,这是在老百姓中间流传的一首打油诗。你听说过吗?”
  吴冠奇说完,看着彭长宜。彭长宜仰着头,低垂着眼,而且是斜着看着他。
  吴冠奇说:“我知道你不爱听这话,但是没有墙的政府大院,恰恰是政务公开的一个最好的手段和途径。你看美国那些州政府、甚至白宫,都没有围墙,老百姓可以任意进去参观,甚至可以去政府上厕所,我们这里行吗,别说上厕所了,就是你在政府大院多徘徊几分钟,立马就会出来个保安问你话。”
  彭长宜继续斜着眼看着他,不以为然地说道:“托洛斯基说过:落后国家通常要吸收先进国家的物质和知识成就,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应该亦步亦趋,重复历史上的所有阶段……我们的政府不设围墙,有不设围墙的道理,但绝不是简单模仿发达国家的模式,何况,你说得那些美国的政府机关,也并不是自由地可以任意出入,你不信,你在白宫门前晃悠两分钟,立刻就会有便衣过来,你要是敢在那里奔跑甚至高声喧哗,保证会有警员把你铐离此地,甚至拿枪瞄准你。这么大的人,这么有思想的吴冠奇,怎么忽然弱智了呢?”

  吴冠奇说:“你别用斜眼珠看我,我现在看的是现象,本质的东西不是我讨论的范围。”
  彭长宜“哼”了一声,说道:“幼稚。”说着,就在马路牙子上走了两步。
  吴冠奇说:“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的意思是,尽管这里没有围墙,而且环境优美,景色宜人,假山、树丛、鲜花,但是你发现了没有,并没有多少人在这里陶冶情操,也没有多少人在这里锻炼身体,这么好的地方,来的人却不多,就连那些自由的鸟儿都很少出没,你知道为什么吗?”
  吴冠奇不说,彭长宜还真没有注意到,的确如此,这里无论环境多么的美丽如画,却少了人气。
  “这里煞气太重!”
  “杀气?”
  吴冠奇说:“我说的是煞气,你说的是杀气,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不知现在,就从市长落马这一件事来看,这里曾经上演过怎样惊心动魄、你死我活的斗争。”
  彭长宜眼望着西部路边的这三栋呈‘品’字形的大楼,说道:“照你的说法,哪里都有厮杀,哪里都有斗争。”

  吴冠奇用一种很抒情的语调说:“但这里更加丰富,权力、暧昧、温馨、灿烂、阳光、阴谋、仇恨——”
  彭长宜回过身,看着他,说道:“你没吃错药吧?”
  “哈哈。”吴冠奇恢复了正常,说道:“好了,上车吧,别让你的朋友等得太久。”
  彭长宜最后看了一眼那“壮阔”的风景,也许,后人看到的只是这片区域内的壮观和美丽,但是却很少有人会记起这个大手笔就出自阆诸那位前市长潇洒、恢宏雄伟构想。
  巴尔扎克在《人间喜剧》里说过:“每一笔巨大财富的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罪恶。”套用这句话,就可以说:在中国,每一处宏伟、壮观的工程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利益输送!也可能是笔者的偏激,但事实无处不在。
  时间不早了,等彭长宜和吴冠奇出现在市政府办公大楼的停车场时,阆诸市政府秘书长肖爱国和江帆的秘书邸凤春一同迎了过来,他们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
  彭长宜下来后跟他们握手,说:“肖秘书长、邸秘书,让你们久等了,这是我的朋友吴冠奇,吴总。”
  肖爱国和邸凤春又跟吴冠奇握手。
  肖爱国说:“彭书记,市长等着你们呢。”
  彭长宜抬头看了一眼高耸的办公大楼,就跟着肖爱国他们向楼里走去。
  江帆早就站在玻璃幕窗前看见了彭长宜他们进来了,他一手拄着腰,一手就将办公室的门提前打开,站在门口迎接着他们。

  彭长宜首先跟江帆握手,随后把吴冠奇介绍给他,江帆握着吴冠奇的手,说道:“吴总,你这个人我可是神交已久了,名字也是如雷贯耳啊。”
  吴冠奇微微倾了一下身子,说道:“彼此彼此,江市长,久仰。”
  彭长宜听了吴冠奇的话故意打了一下冷战。
  他的这个动作逗得江帆“哈哈”大笑。
  吴冠奇没有笑,仍然恭恭敬敬地看着江帆。
  江帆说:“快进屋,快进屋。”说着,就把他们让进了屋。
  里面,邸凤春正在给客人泡茶。
  江帆看着肖爱国说道:“肖秘书长,晚饭就给我们安排点有咱们阆诸特色的饭菜吧。”
  肖爱国说:“好的,我已经给饭店打过招呼了,那我先过去看看?”
  彭长宜说:“别忙,还有一个重要的朋友,马上就到。”
  江帆说:“哦?又是什么惊喜?”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个老年朋友,精通经络按摩推拿技艺,您的腰不是扭了吗?我让老顾接他来了。”
  “哦,真来了,太好了!我正发愁到哪儿去治呢。你想得太周到了!”

  彭长宜说:“没什么,老人耳背,七十多了,吃饭的时候几乎不怎么吃主食,除去红烧肉和酒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嗜好。推拿技艺非常神奇,只给您按摩几个点,而且劲不大,可能您会认为很失望,我这么疼,怎么不给我使劲按,但第二天起床后,您就会感觉疼痛减轻了很多。他的两间小诊室,天天坐满了人,老人几乎不出诊,这是老顾在他诊室的大门口蹲坑,来人就让人家回去,说有急诊,就是这样他还等了十来个人都走了,才把老人接了出来,不然根本就出不来。”

  “高手在民间!”肖爱国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