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41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算得了什么?他才七八岁大的时候就会想法子卜算找到了家里跑失的狸奴,这事儿对他来说不过小菜一碟。”李复林说着有些懊恼:“说起来,早年为师要是多学学这卜算之术,今天倒不必求助于人了。”
  晓冬打起精神,在师父面前还开了句玩笑:“师父难道也想学找猫吗?”
  李复林摸摸晓冬的脑袋:“这话说的就是孩子话了。艺多不压身,多学一样本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救命呢。”

  晓冬站起身来恭敬的应了一声是,李复林摆摆手:“又不是训诫,你不必这样。本来为师才回来,应该多在山上待些时日好好指点你一二,只是这事赶事,眼见着又要出一趟门,还不知道得耽搁多久才能回来,一来二去的,只怕师父误了你。”
  晓冬忙说:“师父不要这样说,师兄他们都很照应我,跟着师兄徒儿也学了不少本事。只是师父才回来又要出远门了吗?”
  他心里颇为不舍,却也知道李复林说要出门,必然跟昨晚的事情脱不了干系,这门是不得不出。
  “为师不在山上,你要听你师兄师姐们的话,同门之间有如手足骨肉,可不要互相斗气。要是你师兄他们有哪儿待你不周到,等师父回来替你出气。”
  师父你就当着师兄师姐的面这样说合适吗?
  晓冬默默在肚里给师父丢个鄙夷的白眼,嘴上却得说:“师兄他们再不会欺负我的,只怕我太笨,总是惹师兄师姐们劳累生气。”
  师父大大咧咧一挥手:“生什么气?那是他们该当的。”
  晓冬冷汗都快下来了,师父这真不是替他招恨的吗?幸好师兄师姐性子豁达大度,要不然就凭师父这句话就不能待见他。
  大师兄还笑着附和一句:“师父只管放心,我一定照看好师弟师妹们,不叫师父在外头还为家里悬心。”
  其实莫辰刚才心里很为难。

  他不太放心师父一个人出门,虽然说师父有着一身惊人艺业,但是一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二来双拳难敌四手,蚊多还咬死象呢,他想同师父一道去。
  可李复林说让他留下照应门派里的一干事务,尤其是照顾好几个师弟师妹。师父话说得很明白:“那些早年的恩怨有什么要紧?师父这趟出去也不是为了争这一口闲气,觉得人家欺上门来掀了回流山的脸面。要紧的是你们几个,你若同我走了,留下这山上的人和事,谁来管呢?难道你就能放心?”
  他确实也不放心。
  这真是左右为难。
  师父已经拿定了主意,他也只好领命。

  “这次让你受了惊吓,师父回来的的时候给你带点儿好东西,保证是你没有见过的。”
  晓冬摇头,乖巧的说:“师父在外头要一切小心,平平安安回来最好,我不要带什么东西。”
  “放心吧,师父一定好好儿的回来,能算计我的人这世上可没有几个。想当年师父还年轻的时候,因为卷进一桩大麻烦里,当时天南地北多少人想找师父的麻烦,师父不一样风风光光全身而退了?我同你讲,你知道师父当时怎么脱身的吗……”
  这些话晓冬没有听过,可是其他几个徒弟已经听得耳朵快起茧子了,莫辰重重咳嗽一声,打断了李复林的又一次吹嘘:“师父,这次出去都要带些什么?徒儿帮您打点行装吧?”
  李复林说:“将剑带着,上回回来的东西还没放下,正好也不用再收拾了。”
  晓冬瞅着空子,赶紧问:“师父,四师兄他真的走了吗?”
  问这个的时候他心里颇为忐忑。
  李复林摸摸他的头,并没有为这个生气:“他是走了。晓冬惦记他吗?”

  既然师父都这么说,那就假不了了。
  要说惦记吧,晓冬觉得四师兄一声也不说就这么走了着实不妥。师父对他有恩,师兄师姐们大家都是同门,他这么一走,把其他人当成什么了?
  可要说不惦记吧,晓冬也有些替他担心。
  四师兄不是已经没家了吗?他离开回流山能去哪儿?他会不会遇着什么麻烦出什么岔子?
  晓冬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有一点儿。”
  李复林说:“虽然他没把我当师父,但既然没有正式将他逐出,这件事情就不算了结,将来总要有一个说法的。”
  晓冬不是太明白师父的意思。
  是要将四师兄找回来吗?
  还是师父要正式将他开革驱逐?
  晓冬一脸茫然的神情。
  师父要走他很舍不得,还有些惧怕。师父在,所有人就都有主心骨了,遇事也不慌,尤其是刚出过事的这当下。师父一走,就不一样了,好象头顶遮风挡雨的大伞没了一样,不止晓冬一个人惶然不安。

  师父说走就走了,山上一下子又显得清冷起来。外门弟子之中一下子少了好几个人,余下的人也换了居处,原来住的零散,现在都住到了一个院子里,怕的是再有什么事情相互间好有个照应。就算这样没大用处,人多起码人气旺,能壮胆。
  晓冬当天晚上也被大师兄给挪了地方,住到大师兄的院子里去了。他的东西本就不多,把暖木一携,铺盖一卷就搬了。
  不过在收拾东西时,晓冬又看见了四师兄送来的那个兔毛护手。东西还在,可是送东西的人却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他把护手放进了箱子里头,小心的盖上了箱盖。
  玲珑师姐给晓冬拿来了一件儿新袄,一双新鞋。

  “这是齐婶儿给你赶出来的,这回是量了你的尺寸做的,可比上回的合身了。”
  晓冬接过袄子来套在身上,果然又合身又暖和。齐婶儿心细,针线活做得也好,里面絮的新棉花喧腾腾的,穿在身上又轻又挡风。
  “多谢师姐,也替我跟齐婶儿道声辛苦,多谢她费心了。”
  “不用这么客气,你穿上给她看看齐婶儿就高兴了。”玲珑也知道小师弟丢了要紧的东西,心里很是同情。
  小师弟也是够不顺的。
  晓冬一直想着那天在梦里,师父和师兄他们说的话自己只听着一半就醒了,不知道剩下一半还能不能再接着听到。要他向师兄打听,他可不敢那么莽撞。这事儿肯定很机密,师兄要问自己是知道的,可怎么解释呢?晓冬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这样本事,他自己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儿呢。
  师父一走,大家都有些无精打采,晓冬晚上一点儿都不想吃饭,可是不想大师兄再为他担心,硬是吃了两个饼喝了一碗汤,直着脖子往下咽,噎得差点翻白眼,看得莫辰又好气又好笑,手贴在他的背上替他运气调息。
  “慢些吃,没人和你抢。”顿了一顿,又说:“等你吃完,师兄带你出去走走。”
  日期:2017-07-16 06: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