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0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喜欢一个人需要道理吗?”
  “喂!这种时候讲电影台词出来,是不是有点犯规?”
  董初瑶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笑了一声,眼眶里积蓄的泪水又挤下来几颗,顿时便红了脸,羞涩的坐了回去。
  萧晋扯过一张纸巾递过去,笑道:“又哭又笑的,明明还是个孩子,不好好在学校读书将来建设社会主义祖国,非要跑出来学人家谈恋爱,那么没出息呢?”

  “要你管?”董初瑶擦了眼泪瞪他一眼。
  “好吧好吧!我不管。对了,话说,你是怎么认识翠翠的?都熟到能一起逛街了,啥时候的事儿呀?翠翠那死丫头都没告诉我。”
  看到董初瑶破涕为笑,才端着咖啡走过来的梁翠翠正好听见了最后半句,不由微微一怔,赶紧放下托盘,一脸紧张的问:“哥哥,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没有,”萧晋哭笑不得道,“哥哥虽然是个大坏蛋,但也没到喜欢殴打美少女的程度吧!你至于这么害怕么?”
  “我不怕被哥哥打,”梁翠翠很认真的说,“我只怕惹哥哥生气,不再喜欢我了。”
  “傻丫头,放心吧!”萧晋欣慰的揉着女孩儿的脑袋,说,“只要你不辜负你自己的人生,无论做什么,哥哥都不会不喜欢你的。”
  梁翠翠放下心来,甜甜笑着,眯起眼享受他的抚摸,像只正打呼噜的小猫。
  尽管知道两人之间不是那种关系,可董初瑶看着这一幕,心里还是有些微微发酸。
  这个混蛋对她啥话都说毫不客气,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柔的对待过她。
  “哥哥,既然我没做错事,那你刚才干嘛说我是死丫头啊?”梁翠翠问。
  “哦,我就是再说你怎么都没告诉我认识了瑶瑶的事情。”

  “我是今天上午才认识的瑶瑶姐,本打算晚上给你发信息说这件事的,没想到就在这里碰上了你。”
  “今天上午?”萧晋哑然失笑道,“刚认识就独自跟她出来逛街,就不怕她是人贩子把你给拐卖了呀?”
  董初瑶闻言不满的瞪他一眼,他回以一笑。
  “我是跟桐桐姐和瑶瑶姐一起出来的,只是中途桐桐姐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任务,就先走了。”梁翠翠回答道,“而且,桐桐姐也跟我讲了你和瑶瑶姐的事情,还说她还抓过你们呢!”

  想起在大排档的那次小插曲,萧晋下意识的望向董初瑶,却发现女孩儿也正好把目光转向了他,四目相接,他心头一软,就开口说:“要不,晚上我们一起去吃小龙虾吧!”
  董初瑶的双眼立刻就亮的灿若星辰。
  陪着两个女孩儿又坐了一会儿,萧晋就让她们继续购物,而他则驱车来到了玫瑰庭院。
  身为龙朔江湖长辈级的人物,钱老头自然知道外面对萧晋的追杀,虽然觉着有贾雨娇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可要是有个万一,他儿子就彻底完蛋了。
  所以,他这一个星期来吃不下也睡不好,眼看今天就是最后期限了,要是萧晋来不了,儿子岂不是要像他所说的那样,一辈子都当个有毒瘾的弱智?
  当门铃被摁响的时候,已经六十多的钱老头立马就窜了过去,竟比佣人阿姨还先一步到达门前。
  打开院门,看见站在门外的萧晋,钱老头的眼珠子立刻就红了,一把攥住萧晋的手,很用力,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
  萧晋各种莫名其妙,不由问道:“钱老,你这是咋了?难道你儿子出了什么问题?”
  “没……我、我是太激动了!”钱老头一阵摇头,颤声道,“萧先生仁义啊!如此艰难时刻,还肯前来为犬子治病,实在是……实在是……”
  萧晋了然笑笑,打断道:“没事,钱老不用这么客气,我既然答应了帮你儿子戒毒,就一定会尽全力做到,再说,诊金你都已经付过了,我身为医生,哪有拿钱却不办事的道理?”
  钱老还是摇头,“话不能这么说,如今外面对于萧先生来说,可以称得上是危机重重,即便你不来,也是理所应当,可你还是来了……老头子一想到自己在元府做的那些混帐事,就……唉,惭愧!惭愧啊!”
  萧晋放着娇滴滴的董初瑶和乖巧的梁翠翠不陪,跑来给个劳什子大烟鬼治病,已经很郁闷了,哪里还有心情听钱老头说惭愧?当下便道:“钱老,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再提了,时间紧迫,还是让我先去看看你儿子吧!”

  “哦哦,对!你看我,都激动糊涂了,萧先生快请进,请进!”
  钱老头赶紧让开大门,萧晋也不客气,大踏步的走进别墅直上二楼,推开钱文远所住的那个房间,见老头的儿子正坐在窗前犯傻,就直接走过去,拉过他的手腕就把起脉来。
  片刻后,他放下手,对钱老头说:“脉搏比七天前强了一些,这说明药方对症,接下来还按照我所说的继续喝,我估摸着,最多三个月,你儿子体内的毒素就能排个七七八八,到那时,我就可以开始正式帮他戒断了。”
  一听儿子三个月后就有希望,钱老头自然是喜不自胜,搓着手,正要开口说些感谢的话,就听萧晋又接着道:“接下来,我就要为你儿子施针放开对他大脑气血运行的封闭了,也就是说,他很快就要经历一次痛苦无比的毒瘾发作,还希望钱老做好心理准备。”
  钱老头的神色瞬间就变得凝重起来,点点头,喊进来等在外面的佣人,说:“把少爷扶到准备好的那个房间里去。”
  佣人答应着,就搀扶萧晋离开了房间,萧晋有些不解,但他也懒得问,反正马上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钱老头所说的那个房间并不远,就在隔壁的隔壁,门一打开,萧晋就高高的挑起了眉毛。
  只见房间里的地面和四面墙都铺上了厚厚的软垫,连窗户的位置都堵得严严实实,显眼的位置还挂了一套精神病院和监狱常用的那种拘束服。

  看着两名佣人麻利的给钱文远换上拘束服,萧晋就很想抽自己几巴掌,连钱老头都知道给儿子准备这些防护性的东西,自己身为医生怎么就想不到呢?要是昨天贺兰艳敏是在这样一间房子里毒瘾发作的,虽然痛苦不会减轻,但肯定不会受到那么多的外伤。
  不行,这次回去的时候必须也弄一套回去,在种草药的院子里腾出一间房全包上,反正艳敏现在的性格就像孩子一样,应该会很喜欢住在一间到处软绵绵的房子里。
  等那两名佣人给扣好了拘束服的锁扣,萧晋就拿出银针,在他脑袋上刺了几下,疏通了经脉之后,就快速走出了房间。
  钱老头心疼不舍的看了儿子一眼,才让佣人锁上了房门。
  日期:2017-07-0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