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822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翠云脑后的长发突然朝两边散开,露出一张狰狞的鬼脸。
  没有别的路可走。虽然,她心中万分舍不得,但是理智告诉她,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自己死了,叶少阳虽然会痛苦一段时间,但也不用再保护自己,一切的麻烦迎刃而解。
  现在的她,只是很后悔当初没有跟叶少阳在一起呆太多时间,不过想到这样叶少阳将来忘记自己的时候,应该用的时间也会短一点,心中也是感到一丝酸楚的欣慰。
  后卿猜出了她心中的打算,面色发冷,之后叹了口气,说道:“我不会杀你,有我在,任何人也杀不了你,你好好呆着,我过阵子再来。”
  说完,他毅然走出了洞府。
  芮冷玉瘫坐在地上,情绪爆发,哭成泪人。
  这一切,一切的一切,叶少阳并不知道。他还在为了实现心中的想法在奋斗。现在,他在赶尸。
  叶少阳三人,每天晚上赶路,白天住进沿途的赶尸客栈因为公堂义庄经常赶尸,不管是往东西南北都有几条常走的路,算好脚程,会联系一些山民,开设类似湘西的那种赶尸客栈,有的地方没有人烟的,就会搭建一个庵子,用来停放尸体和歇脚,总之一定不能让尸体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
  赶尸的前三天,一切都很顺利,有陈三这个老司机领路,叶少阳控尸,配合得非常好。翠云跟在叶少阳身边,起初晚上走夜路的时候会有点怕,后来也就习惯了,作为一个长期干农活的农妇。如她自己所说,她的体力也没什么问题。唯一不方便的是路上方便,翠云起先有点不敢自己一个人去草丛里,后来实在忍不住,只好拿了叶少阳给的灵符,去草丛里方便。慢慢也习惯了。
  陈三估摸着,如果一路顺利,还有三四天的路程,就能够走到目的地,然而在第四天的时候,最让他们不想卡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天快黎民的时候,他们赶到了一处义庄在路上搭的庵子,住下来,打算在这里呆上一天,晚上再赶路。
  叶少阳把尸体全赶到庵子的嘴里侧,竖成一排站着,然后三人在外侧睡觉。

  赶了一夜的路,三人本来都很累了,结果睡下没多久,就被哗哗的雨声吵醒了。
  雨下的很大,狂风暴雨,几乎将庵子都要吹垮的感觉。三人只好将蒲团往庵子里面挪,离那些尸体近一点。本因为这种暴雨下不了太久,没想到一直下到下午,虽然雨势转小,但还没有停。
  没办法,三人只好在庵子里呆着,用庵子里简易的土灶做了饭,吃完之后干坐着聊天,希望雨早点停,这样晚上赶路的时候,地面能稍微干燥一点,不然人还好,有很多地方尸体不好走。
  下雨之后,天色转冷,三个人都找出了略厚的衣服,坐在庵子里看雨。
  “叶先生,我听说你们茅山一向分南北二宗?”陈三摸出一管旱烟,坐在蒲团上啪嗒啪嗒地抽着,跟叶少阳闲聊起来,说了半天,发现叶少阳一言不发,表情凝重,盯着外面发呆,不由说道:“叶先生,这是怎么了?”
  “有东西。”叶少阳双眼紧密在对面的山林里巡视起来。
  “什么东西!”陈三急忙站起来,朝外面望了一圈,结果什么也没看到。

  “脏东西。”叶少阳吐出三个字。
  “啊!”陈三倒吸冷气,又看了一圈,还是什么都没发现,却是吓的舌头都打结了。“哪、哪里有,我怎么看不见?”
  “我也看不见,但是我感觉到了,就在周围。”
  陈三听他这么说,一下子就慌了,赶尸的最怕遇到孤魂野鬼之类的,因为现在的尸体属于有体无魂,对这些孤魂野鬼来说,正好是一个容器,一旦借尸还魂,修炼起来好处颇多。荒郊野外,孤魂野鬼之类肯定是会有的,不过赶尸匠贴在尸体上的灵符,会掩盖大部分尸气,免得被这些孤魂野鬼发现,假如真的遇到了,只好赶走,实在赶不走,就只好斗法了。
  这时候比的就是双方的手段。
  陈三听见叶少阳说附近有鬼,立刻就头大了。毕竟在他们赶的几具尸体中间,有一具与别的都不同的尸体,一旦有鬼魂附体,引起尸变的话人形煞也不是闹着玩的。
  只见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只小皮鼓,走到庵子前面,一边腰鼓,口中一边拿腔作调地唱了起来:“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水涨船高路途顺,全靠西风把吹鼓帆嗨嗨,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莫让路人心为难,我家祖上吃皇粮,八路神仙皆有缘,做人做鬼留一线,青山绿水好相见哎,青山绿水好相见”
  陈三唱完了之后,从屋里拿出个劳盆,摸出一大把准备好的纸钱,在盆里烧了起来。
  翠云缩在叶少阳身后,本来听说闹鬼,她已经完全吓呆了,听了陈三的连唱带吆喝,逐渐也被吸引住了,好奇地打量着他,有一种想听他继续唱下去的感觉。
  叶少阳心中也是惊奇,但没有时间多问,继续感知周围,已经没有了那种被邪物偷窥的感觉。难道陈三唱的这一段起了作用?

  “好像是走了,我们警惕一点。”叶少阳说道。
  陈三嘿嘿笑道:“估计是个过路的孤魂野鬼,被我这一嗓子给吓走了。”
  “这这唱的是什么路子,我怎么没听过?”危机解除,叶少阳的好奇心也上来了。
  陈三道:“这是赶尸匠唱的‘安魂歌’,是唱给孤魂野鬼听的,先礼后兵,让对方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一般只要不是真正的恶鬼,都会拿了纸钱走人。”
  “这什么安魂歌,是你们自己发明的?”
  “哪能啊,我也是照葫芦画瓢,跟别个学的,我听说这安魂歌最早的出处,是东北跳大神的那群萨满唱的,被赶尸匠学到,改了词,就成了我刚唱的这个。”

  萨满,是早年流行语东北满人中的一种巫教,叶少阳是大致听说过的,据说萨满的起源比道佛二宗还要早。
  叶少阳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本能地停滞了一瞬间,翠云的手已经捏住了女尸面门的灵符,朝下面撕去。 ./p
  叶少阳回过神来,手的灵符也对着那张脸贴了下去。/p
  这不是真正的脸,而是鬼魅幻形,在脑后凭空生出了一张脸,定魂符贴在这张脸的额头,鬼魂立刻尖叫一声,被打回了翠云体内。/p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叶少阳势往下一压,将灵符顺势贴在了翠云的后脑勺。/p
  翠云浑身哆嗦起来。/p
  叶少阳按着灵符的右手,感受到她体内那只鬼试图从她体内冲出去,冷冷一笑,左手一抖,将墨斗弹了出去,从脖颈绕过,右手接住,勒住了翠云的脖颈,打了个法结,右手摸出一枚铸母大钱,按在她后脑勺的灵符,左手结印,口念着咒语:/p

  “天地清,万物明,小小铜钱索魂灵!太一伏波,急急如律令!”/p
  右手用力一按铜钱,一道光华闪过,渗入翠云体内,拘了那鬼魂,朝铜钱里拉去。/p
  那鬼魂挣扎片刻,见无法挣脱,居然做出了一个同归于尽的举动:拉扯着翠云体内的三魂七魄,一起抵抗着铸母大钱的灵力。/p
  日期:2017-07-16 06: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