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0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怪不得他会说自己对薛良骥的势力不感兴趣,一个跟夏凝海和董雅洁那种层面的人也能平起平坐的家伙,完全有资格对薛良骥不屑一顾。而且,也不可能会是贾雨娇的手下。
  “你……”辛冰深吸口气,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萧晋翻个白眼:“这个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呀!”
  “山村教师?”辛冰讥诮一笑,说,“萧先生,你不觉得我们要是合作的话,坦诚是必须存在的基础吗?”
  “我都愿意把自己的未来都交给你了,还不够坦诚?”
  “不够,”辛冰摇头道,“我怎么知道那看似光明的选择是不是一个火坑?你愿意把自己的未来交给我,只代表了我能让你信任,并不代表我就可以因此而无条件的去相信你。
  另外,一个需要代理人的家伙,本身就很可疑的吧?!”
  “那很抱歉!”萧晋摊开手,说,“现在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我是一名山村教师,而且在今后的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内,只能是一名山村教师。“
  “这就是你需要代理人的原因?”辛冰问。
  萧晋点头:“是的。”
  辛冰沉思片刻,又问:“你有很强大的敌人。”
  萧晋再次点头。
  “那我如何才能确定自己不会被你连累?”
  “只要你代理人的身份不被我的仇家知晓,你就是安全的。换句话说,就是只要我的身份不暴露,你就是安全的。”

  “那也就是说,你把未来交到我手上的时候,我的一切也会被绑在你的身上,我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萧晋笑了:“怎么?这难道还不值得你赌一把么?”
  辛冰想了想,也微微一笑,道:“说实话,这确实值得赌一把,但我还是想确定一下,当了你的代理人,除了危险之外,我还能得到什么?”
  “得到我在那家公司的所有股份,”萧晋毫不犹豫的说道,“那家公司发展起来之后,所能获得的财富、名誉、地位通通都是你的,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当我需要它为我出力的时候,你必须无条件的配合我。”
  “感觉还是在为你做嫁衣嘛!”
  这话一出来,辛冰和萧晋都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一旁的罗小萌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辛冰,心中不停地嘟囔着:夫人刚才是在撒娇吧!怎么听都是在撒娇呀!她居然会对那姓萧的混蛋撒娇!老天,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那又如何呢?”萧晋笑道,“到了那个时候,你辛冰的大名必定已经响彻世界商界,你想要恢复的辛氏荣光也都已经实现,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你对那家公司这么有信心?”辛冰挑眉问。
  “我是对自己、对你有信心。”
  辛冰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沉吟片刻,说:“我需要时间来考虑。”
  “能理解,但我希望这个时间不要太漫长。”

  说着,萧晋站起身来,伸过去手,接着道:“那就先这样,祝我们能够愉快的合作。”
  辛冰握了握他的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萧晋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又回过头来,说:“给你的那瓶药膏还是别用了,我挺喜欢你的那道疤的,没了可就太遗憾了。”
  最后一句话,萧晋看似是随意说说,实则却是他对辛冰的最后一道考验。

  如果辛冰真的是一个十足的性情中人,那她必然会因为他的这句话而留住那道伤疤,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得一知己连死都可以,一点容貌上的缺憾又何足道哉?
  尽管萧晋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但毕竟事关重大,他不得不慎重对待,反正只要结果是好的,手段卑劣无耻一点,也无伤大雅。
  至于为什么要突然跑来找辛冰摊牌,而不是用更稳妥的温水煮青蛙式的手段去慢慢调教,则是因为贺兰艳敏的惨状对他的刺激太深了。
  当他坐在门外听着贺兰艳敏在房间里的哭叫哀求时,他想到了不得不像条丧家之犬背井离乡的自己,就在不久之前,他不也躲在绿皮车厢的污臭厕所里无助痛哭么?
  好在,老天待他不薄,将他送到了一个温暖如家的村庄,还给了他一个东山再起的机遇,他必须抓住这个机遇,还要快,只有这样,他才能在有生之年重新拿回自己所丢失的一切。
  对于贺兰艳敏惨状的无力感,让他没有耐心再去等待什么,人生在世,总是要冒险赌一把的,一辈子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又有什么乐趣可言?
  现在,赌局已经开始,赌注也已经押下,就看辛冰敢不敢接了。
  对此,萧晋非常的有信心。
  嘴上得意的吹着口哨,他乘着扶梯一路向下,在从三楼通往二楼的时候,有两个女孩儿恰好踏上了旁边从二楼上行往三楼的扶梯。
  六目相对,萧晋有点傻眼,而那两位姑娘,脸上却都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喜。
  “哥哥!”
  梁翠翠欢叫一声,就要从扶梯上往下跑,吓得萧晋赶紧出声阻拦道:“站着别动,哥哥去找你。”
  梁翠翠乖乖的停下,眼珠子却一眨不眨的看着萧晋下到二楼,然后再乘上行的扶梯回到三楼。
  “你个死丫头,电梯是往上走的,你往下跑什么?要是摔着了怎么办?”
  萧晋一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训的女孩儿脑袋低低的,满脸都是委屈。
  “你够了啊!”旁边的姑娘看不下去了,揽住梁翠翠的肩膀,瞪着他道,“翠翠也是因为见到你太开心了才会那样,你作为当事人,不赶紧找个地方偷着乐去,居然还真当自己是长辈了,你脸咋那么大呢?”
  听了这话,萧晋就有些诧异的看看那姑娘,然后一脸严肃道:“你是谁?你把我家瑶瑶怎么了?她是绝不可能这样跟我说话的。”
  那姑娘赫然正是他许久不见的董初瑶。
  董初瑶冲他皱皱鼻梁,撇着嘴说:“你很了解我么?我为什么就不能那样对你说话?”

  是啊!为什么呢?萧晋知道答案,却打死都不敢说出来。
  呵呵干笑一声,他就伸手摸了摸梁翠翠的头顶,柔声道:“行了,别委屈了,哥哥不该对你发脾气,向你道歉。”
  梁翠翠连忙摇头:“不用不用,哥哥也是为了我好,说什么都是应该的。”
  “嗯!我家翠翠还是那么懂事,没有被城市的乌烟瘴气给腐化,哥哥很欣慰啊!”
  “喂!死狗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指桑骂槐的说我变得不懂事了吗?”董初瑶看上去非常的不爽,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
  萧晋又看了她一眼,然后叹息一声,说:“好吧好吧!上次来龙朔没有通知你,是我不对,我也向你道歉,希望董二小姐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呗!”
  听到他这么说,董初瑶就想笑,可不知怎的,嘴角刚刚翘起一点,心里忽然涌上来一阵委屈,眼眶就开始泛起红来。
  “那这次呢?这一次我……我是不是还不在你的行程规划里?”

  萧晋无话可说,因为陆熙柔的病情只允许中断治疗两天,也就是说,他最迟大后天就得赶回青山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